嫌疑人看守所内被打致脾脏切除,管教民警被处分,曾申请保外就医

海峡都市报

2022-01-12 17:12海峡都市报官方百家号
关注

嫌疑人在看守所中被打,脾脏切除手术后身上留下疤痕

2021年初,39岁的刘小艳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被刑事拘留,羁押在河南省开封市祥符区看守所内。

2021年11月5日,刘小艳同监室的室友向他借衣服,因为没有答应,6名室友将其围殴,持续时间5分钟。医院检查发现,刘小艳脾破裂、肾挫伤、肺挫伤、肋骨骨折,进而进行了脾脏切除手术。之后,切除脾脏损伤被鉴定为重伤二级。

目前,已有两名殴打刘小艳的在押人员被提起公诉。

刘小艳妻子认为,丈夫被打成重伤,在未痊愈的情况下即被收押显得“不近人情”,因此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对此,看守所负责人表示刘小艳因不符合变更强制措施条件,现在仍在羁押中。

切除脾脏的手术记录

102监室内的群殴

刘小艳是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花园镇人。39岁的他初中毕业,曾辗转深圳、北京等地以给私人老板开车为生。在妻子宋小兰眼中,丈夫为人随和,做事踏实。

因长年开车,刘小艳腰椎间盘长过息肉,激光手术恢复后他改了行,回到湖北老家,开始做一些货品买卖,赚差价。

最近一年,刘小艳夫妇与父母一起生活,妻子只知道他搞货物批发,不知道具体做什么,但工作上时常不顺。加上宋小兰在家带孩子偶感烦躁,两人曾拌过几句嘴。

据宋小兰称,2021年3月7日下午,丈夫开车去武汉买东西,晚上回到家后,宋小兰准备睡觉时,丈夫又出门去孝昌街上,当晚没有回家。

3月8日早上,开封市公安局民警来家里,要带宋小兰去孝昌县公安局审讯,她才知道丈夫刘小艳涉嫌犯罪,凌晨在孝昌县街上被捕。

10日下午6点多,民警让宋小兰给刘小艳带上1000块钱和几件衣服,两人在孝昌县公安局匆匆见了一面后,刘小艳被警察带往河南,两天后,他被刑拘。

拘留通知书显示,河南省开封市公安局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分局侦查发现,刘小艳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拘留通知书显示,自2021年3月11起,刘小艳被羁押在开封县看守所(祥符区看守所)。

深一度从多个信源获悉,刘小艳被羁押在祥符区看守所102监室,同时其在押人员还有张五一、李歌等人,主管监室的管教民警名叫刘卫东。

11月4日这天,刘小艳收到家人寄来的两套类保暖的厚睡衣,并将其中一套借给了一位在押人员。

据刘小艳回忆,当时,另一在押人员李歌对他说“你的衣服有没有地方放啊?”他没应声。李歌接着问“能不能给我一套?”刘小艳说了句“已经借给别人一套了,怎么再借给你呢?”此时,李歌一边说着“你想借给谁就借给谁啊?”,一边走近借到衣服的在押人员,让其把衣服脱掉。

记者从多个信源获悉,多名在押人员都看到了这一幕,监控录像也记录了这一行为。

刘小艳认为,李歌的态度从说第一句话时已经显得“嚣张”,他看情况不对,就按下了警报。他向值班民警提出要求,要见驻所检察官,民警只说了一句“好的”,驻所检察官没到监室。

当天下午,管教民警刘卫东到监室巡查,刘小艳请求调换监室遭拒。之后,刘卫东得知上午的事情后分别找到同监室的在押人员谈话,但仍不同意调监室。刘小艳表示,他曾对刘卫东说过“不给我调,我一定会挨打”。

针对此事,深一度多方联系刘卫东,未果。祥符区看守所工作人员表示,刘卫东对刘小艳反映情况的处置措施是,告诉李歌“人家借给谁衣服是人家的自由”,并通知了李歌家属送衣服给李歌。

11月5日早上8点,刘小艳被在押人员张五一打在眉头上一拳,紧接着被李歌扇了一巴掌,倒了在铺位上。他想按警报但被阻止,要去帮他按警报的在押人员也被打。当时,刘小艳趴在地上抱着头,他只知道好几个人围着他拳打脚踢,持续约5分钟。最终被另一在押人员叫停。此时的刘小艳已瘫在地上。

多个信源向深一度透露,看守所的现场录像画面上能看到这一幕。但祥符区看守所工作人员称,刘小艳自入监以来表现很好,从未出现过与人发生矛盾的情况。102属于非重点监控监室,也没发生过打架事件。

当天,事发1个小时后,其他人都出去放风,刘小艳挪着身子按下警报。10点刚过,他被送往开封市第三人民医院救治。

事后,管教民警刘卫东受到党纪处分。

脾脏切除致重伤二级

入院记录显示,2021年11月5号10点59分,刘小艳已出现神志差,头部疼痛,腹腔积血的症状。诊断结论为,创伤性脾破裂、肾挫伤、肺挫伤、左侧第6和7肋骨骨折、腹腔积血、腰椎间盘突出。中午12点25分,他接受了脾脏切除手术。

这天下午5点多,妻子宋小兰接到看守所负责人打来的电话说,刘小艳被人打了,做了脾脏切除手术,叫宋小兰去医院看护。

据宋小兰描述,11月6日上午,此时刘小艳麻醉已经消退,身上插了很多管子,全身不能动,无法进食,嘴唇干裂。11月10日和12日,刘小艳先后被送去做超声检查和CT检查,两张报告单均显示,身体多处损伤未恢复。

11月18日,刘小艳能被扶着坐起来,宋小兰回忆,“坐一会儿他就说脑袋特别晕,身上没有力气,肋骨很痛。”20日,刘小艳小解时尿里带血。

2021年11月20日,开封县公安局作出鉴定意见通知书,通知书显示,刘小艳脾脏破裂手术切除的损伤程度被鉴定为重伤二级;左肾挫裂伤并包膜下血肿损伤被鉴定为轻伤二级。

11月22日凌晨,护士来给刘小艳抽血。23日上午,民警带刘小艳出院回到看守所,出院依据是抽血结果,以及“能下地走路”。

出院前半个小时,得到看守所民警允许后,医生给刘小艳做了超声检查,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刘小艳被带上警车。

这次超声检查结果为疝气,当天出院记录上面写的“患者要求出院”。据妻子宋小兰所说,他们并没有同意出院,当时刘小艳没力气,爬着上了警车。

2021年12月15日,刘小艳被查出“左侧第9肋骨骨折”

保外就医申请未获准

刘小艳回到看守所后,家人只能通过代理律师了解刘小艳的身体状况。律师称,刘小艳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时,看守所会给开药吃。刘小艳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比较差,律师形容上一次见他,“走路时腰直不起来”。

宋小兰曾向看守所申请,请求对刘小艳变更强制措施。收到的回复是,刘小艳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其代理律师认为,刘小艳的伤情包括但不限于肺出血、脾脏摘除、肾挫裂伤、肋骨骨折,但警方只对他做了脾脏摘除和肋骨骨折两项鉴定,伤情鉴定不全面。

宋小兰要求看守所复查,但未获批准。 深一度获取的医学检查报告显示,看守所分别于12月15日和24日带刘小艳去医院做了检查。15日的诊断报告显示,脾脏伤切除术后、左肾损伤治疗、左侧第9肋骨骨折,医生手写处理意见为“继续观察”。

24日的诊断报告显示,血小板稍高、双肺散在纤维灶、腰间盘膨出。医生意见为“随诊复查”。 看守所负责人解释说,刘小艳未获得保外就医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刘小艳去医院做的伤情鉴定,达不到法定的保外就医的条件。二是开封市人民检察院称,刘小艳的案子很可能是5年以上刑事案件,依法不支持取保候审。宋小兰觉得伤还未痊愈就把人关押太不近人情。

来源:北青深一度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等问题,请与本公号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