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意味着什么?

重庆马路社

2022-01-10 10:01
关注

上个月举行的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重庆四川党政联席会议第四次会议上,为落实《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提出的培育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相关精神,两地党政部门审议通过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实施方案》(简称《实施方案》)。《实施方案》提出,到2025年,川渝装备制造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超过1万亿元,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初步形成。这意味着继世界级万亿汽车产业集群、世界级万亿电子信息产业集群之后,川渝共建的第三个世界级万亿产业集群正式呼之欲出。

在川渝装备制造产业生态圈方面,《实施方案》首次提出“两核一带”,即重庆中心城区和成都德阳,以及G93成渝环线高速产业协作发展示范带,发展能源装备、航空航天装备、轨道交通装备、智能制造装备等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今年3月,重庆、四川各自出台“十四五”规划纲要均提到“协同打造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此次《实施方案》的落地,表明川渝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正式进入实操阶段。

主流观点认为,装备制造业是为经济各部门进行简单生产和扩大再生产提供装备的各类制造业的总称,是制造业的核心部分,承担着为国民经济各部门提供工作母机、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的重任,可以说是制造业的心脏和国民经济的生命线,是支撑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基石。相对应的,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指的是在全球装备制造业发展规模和技术创新的竞争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包括掌握世界领先的核心产业技术和创新能力、拥有世界级的龙头企业和品牌产品等等。

我们注意到,除川渝外,近年来国内还有不少地方也都提出打造世界级装备产业集群。去年7月,《上海市先进制造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上海重点发展航空航天、船舶海工、智能制造装备、高端能源装备、节能环保装备、轨道交通装备,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高端装备制造基地;同年8月,湖南省明确表示,努力培育以工程机械、轨道交通、中小航空发动机及航空航天装备为重点的长株潭装备制造世界级产业集群。此外,早在2018年,《山东省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规划》就提出,到2025年山东建成全国一流、世界知名的高端装备制造基地。

估计有人会问,川渝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有何意义?我们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回答。

一、筑牢中国经济“压舱石”

2018年中美经贸摩擦以来,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基础能力整体较弱,不少环节严重受制于人的短板凸显,其中装备制造业尤为突出。比如,美国将以华为为代表的一大批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芯片和关键零部件进行限制出口,给企业的正常运行带来了重大影响,其最终限制的也是如光刻机等高端装备产品。

事实上,除了光刻机外,中国在高端数控机床、分析实验仪器、工业机器人等装备制造领域同样严重受制于人。赛迪智库规划研究所所长程楠指出,建设制造强国,不能仅仅停留在产品中国制造,如果严重依赖国外设备才能生产高质量产品,那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制造强国。

据媒体报道,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不仅有进一步强化对中国高端装备出口限制的趋势,甚至还利用当前产业链供应链重构的机会有意将高技术、高附加值装备产品的生产能力陆续收回至本土。为改变现状,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去年3月出台的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促进产业基础高级化,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而增强中国装备制造业的能力和水平又是促进产业基础高级化、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的重中之重。

得益于独特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悠久的历史文化,成渝地区在近代史上是中国无可替代的战略后方与相对安全的战略纵深。去年10月公布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进一步明确,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是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的一项重大举措。我们知道,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前提和基础。

因此,对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来说,保障供应链产业链安全稳定,除了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引领,持续建设中欧班列、西部陆海新通道等对外通道外,还在于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而这也是川渝依托自身的产业及区位优势等,提出打造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的重要原因之一。换句话说,川渝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首先应该放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之下来认识。

重庆汽车制造业

需要说明的是,经历了抗战、三线等重要时期的战略布局,目前川渝地区建设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的条件初步具备。比如,重庆的汽车摩托车、精密仪器生产在全国具有比较强的竞争力,近年来航空航天、轨道交通、工业机器人、数控机床等产业发展迅速,成都的航空航天、轨道交通、工业机器人等产业的竞争优势比较明显,而介于成渝地区之间的地区,包括德阳、绵阳、内江、资阳、广安等地在发电、铸造、节能环保、油气钻采设备等装备生产基础雄厚。

放眼未来,川渝两地都在积极谋划。根据《重庆市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重庆除了将装备制造业规模做大到三千亿级外,还提出建设国家重要的中高端数控机床、城市轨道交通车辆、新能源装备产业基地和西部领先的工业机器人、增材制造装备产业基地。四川则表示,“十四五”期间将做优做强清洁能源装备、航空航天、燃汽轮机、先进轨道交通装备,培育壮大数控机床、工业机器人等智能装备,积极发展现代农机装备、自然灾害防治技术装备。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川渝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进程的加快,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对于保障供应链产业链安全稳定,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作用会更加明显。

当然,我们应该看到,目前川渝两地的装备制造业还存在着总体规模偏小、核心产业技术和创新能力不足、配套产业不够完善、龙头企业缺失、产业协同布局尚未形成等问题。这些问题,都应该在川渝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的背景下,逐一解决。

二、有利于增强成渝地区产业竞争力

我们知道,装备制造业具有产业链条长,带动示范效应强、配套体系全等特点,其涉及设计、制造、检测、控制等多个领域,钢铁、铝材、橡胶、塑料等多个基础性行业,以及铸造、焊接、电镀、喷涂等多项技术。不仅如此,在产业发展日益交叉和融合的背景下,工业互联网、软件服务业、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与装备制造业相互赋能融合发展的趋势将会越来越明显。

在这个意义上,发展装备制造业尤其是高端装备制造业其实就是一个系统集成和协同创新的过程,即以装备为引领,带动相关行业和领域的技术突破和产品创新。这意味着川渝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可以带动川渝地区的汽车、电子、钢铁、材料等传统优势产业实现创新型发展,从而提升整体的核心竞争力。此外,基于高端装备制造业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交叉融合的趋势日益明显,如果川渝两个地区接下来能够在高端装备、战略新兴产业发展上实现群内分工、相互协作,创新发展的话,那么不仅会装备制造业关键技术上实现突破,还会带给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新的机遇。

三、助力成渝地区迈向成熟型城市群

按照华略智库·上海城市创新经济研究中心的观点,世界级产业集群的核心特征可以概括为三大关键词:世界级、集群化、协同化。世界级,即产业集群必须在全球产业发展和技术创新的竞争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集群化,即世界级产业集群往往都是依托城市群之间的分工协作来共同打造。纵观国际,世界级产业集群也大多集聚在经济发达的世界级城市群内,通过城市之间的联动发展形成整体的竞争力。如美国底特律汽车产业集群就位于北美五大城市群。协同化的意思是,产业集群还必须同时具备产业链协同、产业布局协同以及创新网络的协同

上文我们分析得知,装备制造业不同于一般广义的制造业,也不同于普通的机械制造业,它是专门为其他行业提供工业母机的制造行业,比如为汽车、电脑等提供各种设备,且具有产业链条长,带动示范效应强、配套体系全等特点。因此,川渝共建的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相比于其它产业集群,其“集群化”、“协同化”的特质将更加明显。

如此看来,在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建设的带动下,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不论是构建功能分工格局、促进产业协同发展、增强协同创新发展能力,还是构建支撑高质量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等,都会迎来重要的突破。世界级城市群的发展经验告诉我们,成熟的城市群重要标志之一是,中心城市与次级城市、节点城市之间有着较明确的分工,且整个区域的创新网络结构日益紧密。在这个意义上,川渝共建世界级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对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抓住新一轮技术革命机遇,提升创新能力和产业支撑能力,加快迈向成熟型城市群,以及进击世界级城市群,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本文由重庆马路社(ID:cqmalushe)原创,欢迎关注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