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女乘客坠亡案:为什么说司机周春阳有罪?

律界一鸣

2022-01-09 17:21律师,知名法律人,前法官
关注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年2月6日晚,23岁女孩车某某在货拉拉平台下单搬家货运服务,司机周阳春前往接送,车某某在跟车途中坠亡。随后,长沙警方介入调查此事。周阳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进入司法程序。

如今,货拉拉案二审结果终于落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阳春犯过失致人死亡罪一案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的9月10日,岳麓区人民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周阳春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笔者要为法院的判决结果点个大大的赞,司机周阳春应当为其违法行为买单。

为什么说货拉拉案的司机“有罪”?理由如下:

从法律上看,周阳春的行为构成刑事犯罪。在周阳春行为的罪与非罪问题上,综合相关报道及裁判文书,笔者认为他是有罪的。作为货拉拉公司的签约司机,周阳春在案发时负有职务上要求的作为义务以及由其先行行为产生的作为义务。其因等候客户装车时间长,提出收费搬运服务、延时收费被拒后,心生愤怒,执意偏航,态度恶劣,导致车某某心生恐惧而离开座位并探身出车窗直至坠车。案发时周阳春具有作为能力,有作为可能性。司法机关在案证据证明其有空间和时间条件采取有效制动措施,避免悲剧的发生。遗憾的是,他并未尽到作为义务,轻信危害结果可以避免,主观上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周阳春的过失行为与车某某的坠车死亡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因此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不是意外事件。同时由于周阳春具有自首情节等,一审法院采纳公诉机关量刑建议,在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的“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内判决。二审法院经审查认定原审判决正确无误,因此维持原判。至于二审为何不开庭审理,是因为本案不属于法定的应当开庭审理的案件,法院有权依法决定不开庭审理。

从道德上看,司机周阳春无疑“有罪”。在道德上,周阳春的过错,一是违反货拉拉平台的安全规则及司机行为守则。根据货拉拉平台有关规定,司机应当按照导航规定路线行驶;在接单过程中应尽到保障跟车人安全的义务,包括但不限于提醒跟车人系安全带等。本案中,周阳春恰恰就是严重违反了平台的安全规则,体现在:客户跟车,他不提醒系安全带,同时完全不顾客户反对偏航行驶的意见多达四次。坠亡事件的发生,看似偶然实属必然。二是缺乏对客户最基本的人性关怀。作为货拉拉公司的司机,周阳春不仅丝毫不注意维护平台形象,而且对客户缺乏人性关怀。其提出的收费搬运服务理应由客户自主选择,延时收费也因未达到时间要求而无从产生。然而,就因为客户不满足其多收费的要求,他便对客户的情绪漠不关心。试想,假如周阳春能及时消解之前产生的愤怒情绪,多站在客户的角度考虑问题,与车某某进行正常交流,又怎会发生这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

从情理上看,司机周阳春岂能无“罪”?在一场夹杂着愤怒情绪的凌乱争吵中,眼见一个23岁的鲜活生命从自己车上坠落,猝然离世,司机周阳春的内心作何感想?在这起事件中,周阳春失去的是少赚的几十元钱,而车某某失去的是再也无法挽回的生命。诚然,法院的依法判决降低了周阳春的社会评价,他今后的工作和生活或许会受到一些影响。然而,相比于车某某父母痛失爱女所承受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他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前不久,有报道称,周阳春首次面对镜头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女孩心有愧疚。

然而事实是:一审时,周阳春自愿认罪认罚;随后又上诉,认为车某某跳车坠亡纯属意外,自己无罪。良心强调的是“应该”二字。扪心自问,周阳春真的认为自己在这起事件中“无罪”?真的可以安然自若地度过余生吗?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