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富豪,负债15亿后,妻子跑了,弟弟跳楼身亡,他摆摊还债

我是朱小鹿

2022-01-01 13:12博士,武汉大学,文化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如果有一天,马云在街头摆摊卖小吃,你想不想去瞧一瞧?

虽然,这只是开个玩笑。

但是,在台湾的街头,却真发生过类似的新鲜事儿。

有一个小吃摊,人气特别旺。

小摊位被围得水泄不通,过往路人纷纷拿起手机拍照,就像偶遇人气大明星一般。

有的人主动掏腰包买单,有的人冲着摊主鼓掌呐喊:加油!

再看摊主,一个身形消瘦的高个儿男人,一副斯文模样。

他一边挥动着锅铲,一边谈笑自若。

上一秒还有说有笑,下一秒就推着小车飞跑,见了城管,就像老鼠看见猫一样。

富豪郭正利负债15亿后,摆地摊还债

这个摊主是何方神圣?

说起来,他也是个能惊掉人下巴的角色。

很有名。

娶日本首富的女儿做老婆,婚礼轰动台湾和日本,高层名流都来赏脸。

很有钱。

曾是身价40亿的大富豪,一年至少买2栋楼,豪掷3000万现金开记者会。

也很惨。

一生大起大落,最后钱没了,老婆跑了,无儿无女,欠了一屁股债没还完,59岁就累死了。

他就是台湾风云人物:郭正利。

从上流社会的红人,到流落街头的小贩。

他经历了怎样的人生?

从阔少爷到穷孩子

1957年,郭正利出生在台湾省嘉义县的一个地主家庭。

父亲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郭正利衔着金汤匙,做着妥妥的阔少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开,郭正利8岁那年,郭家迎来一场飓风。

父亲为一个不靠谱的朋友做担保,一夜之间,赔光家底不说,还欠下巨债。

家里的生活眼看着“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落到底。

以前富得流油,现在穷得流汗。

不仅要忍受讨债人的威胁辱骂,还要忍受每日的饥寒交迫。

郭正利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3个弟弟。

父母每天一睁眼,就看见6张嘴等着吃饭。

为了养活一家大小,父母放下身段去夜市摆摊,卖炒面和炒饭。

刚上二年级的郭正利,每天放学后,要抽出两小时的时间,到摊位上端盘子,招待客人。

放在以前,他哪里分得清柴米油盐,哪里懂得人生艰难。

但端盘子的郭正利,不仅知道了饭菜是怎么做熟的,还终于领悟,每一分钱都是吃着油烟、流着汗水换来的。

日复一日的煎熬,被催债的压力,自尊心崩塌,压垮了父亲。

他抛弃了老婆孩子,玩起了失踪。

男人跑了,看着4个年幼的孩子,母亲决定再苦也要撑下去。

迫于无奈,她带着孩子逃回娘家,在亲兄弟那里落了脚。

就这样,郭正利在舅舅家过了几年寄人篱下的生活。

虽是至亲,也难免要看人脸色。

那时候,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尽快赚钱,让母亲和弟弟们早日住进自己的房子。

听说从军有经济补贴,郭正利不顾艰辛,毅然前往。

在部队时,他将自己的补贴全部寄回家里。

复员归来,他去日本留学,开启了半工半读的求学之路。

别人留学,是沉浸在美丽的象牙塔,而郭正利,却在学校之外摸爬滚打。

从打工仔到大富豪

在影视剧的剧情中,大人物的起点通常都很辛酸。

郭正利也是如此。

留学期间,他做过各种各样的兼职。

端盘子、拍广告……只要能赚钱,他都抢着做。

为了找到薪水高一点的工作,他还苦学日语。

日语能说了,郭正利很快找到一份心仪的导游工作,专门接待来日本旅游的中国游客。

这段做兼职导游的经历,敲开他的财富之门。

留学回来,郭正利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高雄的白金汉饭店做门房小弟。

郭正利说:

“我对这份工作印象很深刻,因为当时包吃包住,我家里地方又小,来这里上班,不用回家吃住,这样就省了一笔开销。”

工作虽不起眼,但郭正利却用心服务。

他擅长交际,会说日文,还有眼力见儿,很快就得到领导的器重,遂被派往台北五星级的喜来登饭店。

在这里,每天都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上层人物,郭正利大开眼界。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跟一个来往印尼的导游大姐聊天,这一聊,敏锐的郭正利嗅出了商机。

他逮住机遇,立马行动。

1990年,郭正立在繁华的开封街上,花了8000块钱租了一间9平米的办公室,天喜旅行社正式开张。

随后,一条广告出现在民生报上:日本樱花之旅,尽在天喜。

这是郭正利“斥巨资”600块,为旅行社第一笔业务打的广告。

消息一出,订单爆火,第一天就接到300多个咨询电话。

一个老板,3个员工,不到一天,所有订单全部售完。

那时的台湾,旅游业竞争激烈,大都是低价团。

郭正利另辟蹊径,专做“日本高端旅游”。

因为“不走寻常路”,天喜杀出重围,在台湾立稳了脚跟。

一时间,能言善道的郭正利,成了媒体眼中的热点人物。

他被冠以“精致旅游教父”的名头,频频接受专访,天喜的知名度也一路飙升。

在郭正利的带领下,天喜高歌猛进,创下了一天30个团,一年53亿的惊人业绩。

郭正利摇身一变,成为身价40亿的大富商。

金钱有了,名气有了,这样的成功人士还缺点什么?

人们津津乐道:郭正利活了半辈子,身边竟没个女人。

黄金单身汉,迎娶白富美

娶妻生子,赚钱养家,这是大部分男人一生的轨迹。

但是,郭正利偏不一样。

在外人看来,他聪明睿智又多金,找个老婆轻而易举。

可眼瞅着快50岁的人了,他还是个单身汉。

对于他这样不结婚的“钻石老王”,外界多有揣测。

圈内人提到他,总是会心一笑:“他是不是个同X恋?”

郭正利从不解释,他用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彪悍地回应质疑。

2007年9月9日,郭正利迎娶日本首富千金新滝祥子。

婚宴的地址,应该是郭正利有意挑选,就是曾经他做门房小弟的喜来登酒店。

当年堂下客,如今座上宾。

婚礼的排场之大,令人咋舌。

高成本。

整场婚宴耗资1600万,仅新娘的婚纱就花费了400万。

给宾客包的红包,将近600万。

高人气。

参加婚礼的人数多达1000人,打破了酒店10年来的最高纪录。

台湾、日本两地的旅游业和航空业的高层,都来参加。

一个是身价40亿的旅游新贵,一个是身价70亿的富豪千金。

这场婚姻,明眼人都看得出,与其说是感情的投缘,不如说是利益的捆绑。

而新滝祥子却公开说,自己相亲不下200次,之所以选择郭正利,看中的,是他的诚实和认真。

婚礼现场,二人亲吻拥抱,看起来恩爱和美。

50岁的郭正利,左拥商业帝国,右抱白富美妻。

真可谓,人生直达巅峰。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人满则颓。

看着自己庞大的事业,圆满的生活,郭正利不免有点膨胀。

人一膨胀,就容易跑偏。

极度自信的郭正利,开始了盲目投资,他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玩火”。

“富翁”变“负翁”

有钱人喜欢投资房地产,郭正利同样为之疯狂。

他说:

“我平均一年买一次房地产,除了保值性相当高,也是展现经济实力,让旅客相信我们。”

2004年到2008年,仅4年时间,他就购买了27处房产。

为了买更多的房子,他不惜用已买的房产抵押借贷,再去买房。

如此滚来滚去,各种贷款盘根错节。

据估计,郭正利房贷高达3.62亿元,以利息3%计算,每月要还的房贷利息高达1000万。

而天喜的资本只有3100万,如果业绩稳定,日进斗金,资金还能周转过来。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一些中小型旅行社纷纷关门倒闭。

郭正利同样焦头烂额。

业务锐减,加上日元升值,已卖出的订单不得不赔钱去做。

天喜是高价团,意味着赔钱更多,几乎是出一团赔一团。

为了十几年的口碑,郭正利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2009年,天喜传出丑闻:开出的空头支票无法兑现。

为了平复争议,郭正立提了3000万现金,一捆一捆摆在桌子上,他再三承诺,公司资金没有问题。

看似表面稳定,但事实已是欲盖弥彰。

2011年,郭正利又卷入了同性吸毒派对,J方在他的旅行包里发现了D品和安全T。

郭正利卷入舆论漩涡。

面对媒体追问,他试图辩解:

“我不碰这玩意儿,我和老婆有正常的夫妻生活。”

对于同X恋,郭正利也有清醒的认识:

只要是美好、有才能的人,无论X取向如何,我都欣赏。

债务问题还未解决,又涉嫌触碰法律底线。

银行不再给他放贷,他连员工薪水都拿不出了。

那时的郭正利,还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做着房产增值的美梦。

但是,房地产不仅没有给他带来希望,反而成了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不得不亏本卖掉14处房产,来缓解债务压力,但这么做也只是杯水车薪。

2014年,郭正利一手创办的天喜破产,欠债高达15亿。

古人云:失意休气馁,得势莫轻狂。

在低谷时,郭正利能够做到自强不息,但成功之后的所作所为,着实有些高调张扬。

他太过自信,盲目投资,把居安思危的道理忘了个一干二净。

凡事都要留一线,如果不给自己留退路,很可能最后都没了活路。

妻离弟亡,祸不单行

郭正利变成了“穷老头”,他身价70亿的日本太太在哪里呢?

那个爱他诚实和认真的太太,早已远走高飞。

金钱考验人性,同样考验爱情。

当郭正利从峰顶跌落,曾经高调示爱的日本太太,及时做了财产切割,屁股一拍回了娘家。

外界讨伐日本太太的冷血无情,郭正利却说:

“人家也没错。结婚几年,在一起吃饭的次数都不超过10次,债务问题也不想连累人家。”

以妻子娘家的实力,能买得下整个旅行社,但是郭正利不肯张口求人。

事实上,他心里也明白:

这场利益捆绑的婚姻,哪里有人情可言。

凭什么别人要跟你患难与共呢?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抛家弃子,何谈别人?

事业一败涂地,还欠下15亿,和当年的父亲相比,郭正利更惨。

父亲事业失败,还有老婆孩子,而他却是赤条条一个人。

怎么办?

郭正利的内心纠缠不清,横竖不如去死,一了百了。

在他万念俱灰之时,一条信息犹如一盆冰水泼醒了他。

“谢谢大哥从小最疼我,辛苦你了。不过,当你的弟弟也很辛苦,希望有朝一日大哥能重振雄风。”

发完这条信息,他的弟弟跳楼自杀了。

因为给郭正利做担保,弟弟郭国辉也陷入巨额债务。

忍受不了催债的压力,一天清晨,44岁的郭国辉给哥哥发了这条短信,然后从自家14楼跳了下去。

亲弟弟间接因为自己而死,老婆背叛跑路,心灰意冷的郭正利,看着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做了一个决定:

活下去!

他不能像当年逃亡的父亲,让家人再度失去依靠,漂泊无依。

他要做个男人,扛起所有。

“人生起起落落,腰要软,头要低,我将再起。”

郭正利卸下昔日的光环,抛去失败的耻辱,重起炉灶,发誓东山再起。

生命不息,还债不止

2015年,在迪化街头,郭正利支起了炉灶,卖起了小吃。

他亮出了自己的新招牌:郭妈妈麻油鸡。

此时的郭正利,不再是西装革履,坐着豪车的大老板。

他穿着199元的廉价运动衣,认真钻研一碗50块钱的麻油鸡。

他告诉记者,要想做出好汤头,不仅有火候的把握,还要做好食材的选择。

一般的麻油1瓶300块,他偏要选一瓶850块的,只因芝麻的颗粒不一样,香味有差别。

哪怕一碗普通的麻油鸡,他也要像经营旅行社一样,做到“精致”。

有人看他的“笑话”,调侃他落魄至此。

郭正利却反问道:“摆摊叫落魄吗?我不觉得。做人,要乐观进取。”

他想踏踏实实,通过卖麻油鸡挣钱还债。

面对镜头,郭正利向自己的债权人保证:

“我绝对不跑路。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会把所有的债务还清。”

但是,事业并不如他的预期,他用心经营的麻油鸡在2016年5月收摊了。

经历了曲曲折折的人生,郭正利笑着说:

“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我是吃过苦的人,天底下绝对没有撑不过去的难关。”

当时他还不知道,天底下什么难关都能撑,却唯独病魔这一关。

麻油鸡失败,郭正利立即投入他的老本行,准备大干一场。

但是,他的健康却亮起了红灯。

在修改了50多次工作方案后,郭正利累倒了。

他因肺炎紧急入院,在长庚医院的加护病房接受紧急救治。

让人遗憾的是,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已是无力回天。

2016年11月10日,郭正利病逝,享年59岁。

陷入昏迷前,他没想到自己会再也起不来了。

他还想着康复出院,继续赚钱还债,不想对不起借钱给他的朋友。

然而,他终归是做不到了。

15亿的债款,只剩下2400万,他再也还不上了……

生命无常,诚信无价

在郭正利的葬礼上,几百名前天喜员工忍着悲痛,来送大哥最后一程。

在他们眼里,郭正利很海派,讲义气,懂得付出。

大哥的遭遇,大哥的人品,大哥的遗憾,每每提起,都让人扼腕叹息。

他的一生,一直被财富戏弄。

从锦衣玉食的阔少爷,到寄人篱下的穷小子。

从拼命挣钱的打工仔,到身价上亿的大富翁。

最后,成了流落街头的小摊贩。

每次大起大落,他都坦然接受。

赏得了高处的风景,也能经得住谷底的黑暗。

他的一生,一直被身边人抛弃。

小时候被父亲抛弃;中年时,弟弟撒手人寰,老婆跑路。

到头来,无儿无女,单身汉守着老母亲,背负上亿债款。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郭正利享受了一段褪去繁华后的朴实人生:

陪陪老母亲,做一碗温暖人心的麻油鸡。

哪怕处境落魄,也不放弃内心的一份执着:

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尊重,对责任的担当。

难怪,网友对他竖起大拇指。

“欠债不赖、不躲,努力还债,这点就是真爷们!”

生命无常莫测,人生起起落落。

郭正利教会我们:柔韧弯曲,诚实守信,才是做人最难得的品格。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