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给县乡市场供应更好商品?专家们这么建议

新京报

2021-12-29 15:09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关注

曹洪涛和父母一起经营爱家超市,引入了社区电商模式。

新京报讯(记者 肖隆平 查志远) 日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提升新型城镇化建设质量。建设县域商业体系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推动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内容,是畅通国内大循环、全面促进农村消费的必然选择,是落实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客观要求。

为此,新京智库近日举办“持续扩大内需,促进县域消费升级”研讨会,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农业大学的专家学者就“县域消费呈现出什么样的规模、特点、发展趋势”、“如何打通‘快递(物流)下乡’的‘最后一公里’”等问题,为打开县域市场、提振县域消费建言献策。

县域市场消费潜力旺而供给不足

新京智库梳理发现,2016-2020年,我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人均消费支出不断增长,农村居民的钱包逐渐鼓起来,其消费能力不断提高。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6年的12363元增长至2020年的17131元;人均消费支出由同期的10130元增长至13713元。截至2020年,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增长速度连续8年快于城镇。

不过,从县域(农村)市场的供应角度来说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武拉平表示,与城市相比,县乡消费市场在产品品类、品牌等供给上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尤其是对新生代农村居民来说。其中有一群人现在叫“小镇青年”,这个群体的崛起,将成为县域市场中消费升级的新势力——他们是一群由新生代农民工和刚从农村走出来的青年人构成,有着更宽的视野和更高的追求。

图/受访者供图

然而,“我国现有的县乡居民消费渠道选择性较单一、便利化程度低”,武拉平介绍,虽然像自选超市、连锁商超等零售门店的新业态,在县一级发达地区已经是很普及,但在其他非发达地区,县城综合商贸中心、连锁商超数量少、规模小。在乡镇一级,零售网点主体仍以传统的“夫妻店”、小卖部为主。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陈明表示,过去有一个现象,在县城和乡镇上“仿冒品牌”特别多,就是一两个字与大品牌不同,不仔细看很难注意到的那种。

“并且县乡一级尤其到乡镇一级,产品质量低、商品种类、品牌单一”,武拉平介绍,一些品牌连锁店无论从产品质量还是经营模式、管理水平,都和城市有一定的差距。存在质量问题、无序竞争、假冒伪劣以及消费安全等众多问题。

导致这种现象难以解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物流不畅通。武拉平表示,县乡物流及时性、可靠性、快递成本均和城市存在较大差距。其中农村物流往往体量大、货物重,但单价低、数量小、频次少、收发地点分散。很多快递公司基于成本考虑,设点大多只到乡镇一级。快递到不了一些村庄,这让当地农民“没得选”。

电商业态的下沉,也在助力改变广大乡村居民“没得选”的现状。在河南省信阳市息县包信镇爱家超市,门口的铝制货架上经常整齐的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货架上商品种类繁多,水果、蔬菜尤甚。这都是包信镇以及周边村民在美团优选下的订单,由货车司机上午配送到超市。

图/受访者供图

爱家超市在镇上已经营业了24年。在这24年间,它见证了中国城市化、互联网发展,而其经营模式,也随着这一切的发展与变化而变化。随着社区电商业态的下沉,乡镇的超市也因之而改变,并为这里的人带来了不一样的就业机遇和经营模式。2020年11月,爱家超市申请成为美团优选包信镇的首批自提点,由此也出现了上述的景象。

连接线上线下,有助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那我国县域物流基础设施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现状呢?

武拉平介绍,我国县域的物流基础设施呈现出三个特征。首先,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存在“两重一轻”的发展态势,即重市区、县区,轻乡镇、农村。其次,农产品冷链配送体系不完善,缺乏冷冻冷藏硬件设备和技术,我国农产品腐损率高。再次,农村物流体系不健全,缺乏农村物流信息服务平台。存在物流网点基础设施落后、时效性差、人员素质低、网点信息化程度低、配送服务不到位等问题。

“我国县乡市场流通设施及网点密度大大低于城市水平,还无法满足当前消费需求”,武拉平说,网点布局常常止步于乡镇,配送“最后一公里”依然未打通,一些乡村的居民远距离取送快递是一种常态,还存在物流二次加价问题。

图/受访者供图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吕建军解释,物流覆盖不足的主要原因是偏远网点物流的收益和成本不匹配。因此,要对目前的物流设施和运力进行综合使用,比如可以利用乡村的小卖部或者相关的便民服务点同时作为物流网点,既增加现有便民商业网点的收入,又提高物流网点的覆盖率。乡村物流运输数量少、种类杂,可以充分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实行送取结合、混装等方式综合利用现有资源。

互联网正让更多人享受到“科技普惠”,让偏远的乡村、山区都能享受跟城市一样便捷的数字化生活。以美团优选为例,截至目前,其已服务全国2600余个市县。在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美团优选已经服务超过九成的区县居民,助力他们享受到便捷多元的数字化生活。在国家160个乡村振兴重点扶持县中,美团优选已经服务大多数县的居民。

图/受访者供图

自从成为美团优选的自提店以来,爱家超市也热闹了起来。在老板曹洪涛看来,这座城镇上的老人,是被快速发展时代“落下”的人。不过,现在他们也有机会通过智能手机获得不一样的消费体验。可以说,老人们现在是赶集、网购两不误。

对于曹洪涛和爱家超市而言,同样也是新的机会。最早经营这家超市的是曹洪涛的父母,而他则随着时代的洪流外出到珠三角一带打工。镇上的各种店铺生意,随着年轻人的外流而纷纷滑落。后来,因为各种缘故回乡的曹洪涛,在接触社区电商后,以这种新的经营方式为店铺带来了转机。“一家小店,两份收入”是曹洪涛超市的现状——收入更稳定,离家人也更近。

小镇超市的这种变化,让老百姓的生活也变得更方便、更丰富。居民想购买的产品,都能够通过美团优选下单,在第二天就收到货物,大大丰富了他们的消费需求。过去因为渠道、产品的单一或欠缺而无法实现的消费需求,现在都能通过社区电商满足。

图/受访者供图

传统的店铺和乡镇上的老人一样,不仅没有被时代所“遗忘”,甚至也都因此而迎来新的转机。

从宏观层面上,国家相关部委也在致力于改变现状。2021年2月,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到2025年,每个县城都要有连锁商超和物流配送中心,乡镇要有商贸中心,村村要通快递,要全覆盖”,我国将努力打通农村流通基础设施建设“最后一公里”。

4月6日,在《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发布会上,中央农办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表示,下一步,农业农村部重点要推动行政村以下,特别是行政村以下的“道路”。因为“道路”还有通村组的路,还有村内的主干道,还有发展产业的产业路、资源路、旅游路等,把这些路解决好。再就是农产品的仓储保鲜冷链物流,农产品的上行出村进城和工业品的下行进村入户。

充分发挥各级“农协”的作用

陈明表示,纵观发达国家,现代化的乡村空间布局形态是“大聚居、小分散”,大部分乡村居民点能够具有一定的规模效应(一般在1万人以上),少量散居的专业农户依托小城市获取公共服务。显然,当前我国大量中小村庄的分散性布局与此图景相去甚远。因此,完全照搬发达国家经验来解决农村消费问题也不现实。

武拉平亦表示,欧美发达国家农村市场发展的经验对我们国家可借鉴的地方确实不多,但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还是有可借鉴的地方。

以日本为例,他们注重发挥各类流通组织优势,建设农村消费品网络,进一步引导城市连锁和超市向农村延伸。建立由多种经济组织所构成的多种类型、多级层次、互相促进、互相依存的农产品流通体系、农业生产资料流通体系和农村消费品流通体系,提高市场流通效率,从根本上保证货畅其流。“就此而言,我们也需要建立起中国农村消费品流通的体系,以保障运输流通”,武拉平说。

与此同时,武拉平建议,应该发挥各级“农协”,推动农村消费合作社。日本、韩国等世界农业发达国家中的农民组织化程度非常高,发展农村经济合作,是推动农业产业化的重要途径,并且在扩大消费方面,消费合作社有效地维护农民利益,消费合作社通过按购买额返利、购买商品打折等形式将商业流通环节的利润返还社员,维护低收入消费者利益,以减少商业资本的盘剥。

“这种合作社形式受到农民的欢迎”,武拉平介绍,在日本,农户分布分散,“农协” 系统,不仅为农户提供生产资料购买便利,同时也为其提供服装、家电和日用百货等日用工业品。另外,日本“农协” 具有信贷业务,接受社员储蓄,并为社员的生产和生活提供信贷资金。

吕建军则认为,从发达国家对农村消费的支持来看,在适合农村和农民的生活用品、农用产品的研发方面有较好的做法。在生活用品方面,生产出专供农村居民使用的生活用品,价格低廉,深受农村居民的欢迎。在生产工具方面开发出结合农村生产实际的小型农用机械,代替人力完成繁重的劳动,减轻了农民的体力负担,市场需求旺盛。因此,企业如果能够结合我国农村实际,多开发些特色农用产品,将能有效刺激农村消费。

记者 | 肖隆平 查志远编辑 | 张笑缘校对 | 王心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