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CEO李斌揭秘全球化战略 竞争加剧面临众多挑战

财经移动新媒体

2021-12-20 15:02财经移动新媒体官方帐号
关注

《财经》新媒体 高素英 王婧雅/文 潘西/编辑

特斯拉的爆增、蔚小理的逆袭,造车新势力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就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蔚来在NIO Day2021大会上发布了一款智能电动轿跑ET5。用业界的话来形容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太想要一个爆款了,而此前没有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爆款成为蔚来最大的痛点,那么ET5真的能成为蔚来的爆款吗?

综观新能源汽车市场不难看出,蔚来的身边从不缺竞争对手,特斯拉的Model 3Model Y,小鹏汽车的P7,以及威马、极氪,比亚迪等,那么蔚来该如何突围?与此前执着高端不同的是蔚来将ET5瞄准了中端,无疑市场下沉同样面临着更为严峻的市场竞争。

在李斌看来“Hello World”作为NIO Day2021大会的主题,不仅仅是布局海外市场的决心,而是面对大环境不安和焦虑的一种回应。那么面对挑战,蔚来将会在今后如何布局?如何看待新能源汽车和燃油车的竞争?针对一系列问题,李斌和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接受了《财经》新媒体等多家媒体专访。

左:李斌,右:秦力洪

ET5能否成为爆款?

记者:从昨天到现在,能否透露一下ET5大概的订单量,听说APP已经被挤爆?

李斌:从ES8开始,这是我们在过去五年NIO Day发布的新车中,订单量最多的一款车。当天涌进来的订单一度使蔚来的APP崩溃十多分钟,更多的用户是从没有订过蔚来的全新用户。

记者:ET5在配置上是怎么考虑的?如何看待ET7用户转订ET5,两款车型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秦力洪ET5出来后会有部分ET7的用户发生犹豫和转单是很正常的,但是ET5的订单主流不是来自于ET7的用户。ET5主要针对带3的车(特斯拉的Model 3),在性价比、科技感包括服务体验、全程体验方面比较有竞争力。ET7ET5的定位不同,ET7高档、大气、优雅。而ET5更运动、更年轻,因此定位人群不同。不过两款车型的价格也有不小的差距,相差12万元(目前ET5补贴前起售价32.8万元,BaaS方案补贴前起售价25.8万元)。

李斌:每辆车都适应不同的用户群体,用户根据自己的用途去选择很重要。

记者:ET5强调自研与前几个车型有一些区别,那么蔚来否在底层架构上用了更多的自研技术?

李斌:确实用的是自研技术,有很多非常有技术含量的专利在里面,其中包括空气悬架方面的自研,后副车驾的一体铸造的工艺、一体压铸的工艺以及从设计到制作的匹配都有涉及。蔚来在零部件自研方面将会加大投入,特别是和车的控制相关的一些部件。

记者:蔚来在新品牌上的开发进展如何?

李斌:今年将有一个新品牌进入主流大众市场,对于蔚来来说,定位非常清楚,就是做主流高端市场,而ET5在可见的未来将是蔚来品牌里相对来说入门级的车型。而用户在技术、服务等方面仍然有非常多的期待,因此整体来说将按照效率导向去开发。

目前特斯拉在效率导向方面做得很极致,而蔚来如何把智能化程度做好,同时又可以做一个效率导向型的车,使价格再便宜一些,正是当前研发的方向。目前已经有几百名员工进行品牌产品的研发,总体进展比较顺利。

进入全球市场面临巨大挑战

记者:蔚来已经进入挪威市场,目前市场状况如何?

李斌:目前蔚来在挪威的进展不错,平均每四名试驾用户中就有一名用户订车。蔚来在挪威是全体系自营模式,在中国市场所做的事情,在挪威市场也在同步进行。明年蔚来会进入德国、荷兰、丹麦和瑞典市场,其中将在德国重点建设蔚来服务网络。

记者:海外市场1000座换电站的具体规划是什么?

秦力洪:海外市场1000座换电站是概算,但大概率数量不够。市场有大有小,大到像美国,小到像新加坡,要完成市场布局1000座换电站只是基础,但在做之前,蔚来希望以稳健的方式呈现,将计划全部准确或超程度实现。

记者:你所提及未来五年的目标是要进入到二十多个国家,具体是怎么规划的

李斌:从2015年蔚来便开始在全球建立研发团队,为进入全球市场做准备。目前在欧洲,为适应当地法规,需要从数据保护、隐私等多方面对包括软件、当地服务体系等产品进行开发。在全球市场方面,今年正在做包括欧洲、美国各方面的准备工作。

记者:目前蔚来进入全球市场面临哪些挑战?

对一个中国背景的公司来说,特别是要进入到欧美这样的成熟市场,挑战是非常大,并且面对的是主流高端市场。雷克萨斯年初至今在德国销量仅有几千台,丰田在欧洲同样面临挑战,但中国汽车市场发展到今天,如果想参与全球竞争,必须有一些公司去做出尝试。

其实从主流高端市场来说看,中国是最大的市场,欧洲、美国加中国差不多占到全球90%的市场。蔚来作为一个主流高端市场产品,不去欧洲、美国,只在中国市场是比较辛苦的。一个基本的思考是,欧洲毕竟是奔驰、宝马、奥迪等公司所在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去的话难度还是会很大;当然去美国挑战也会非常大,用户对于品牌比较陌生,还包括一些边境税、数据保护等严格规定,因此需要提前进行好这方面的规划和准备。

对于全球市场,基本的原则是要长期去规划,精心准备,保持耐心。蔚来从来不期待一炮走红,所以这个是很长期的过程,希望业界用更长期视角看待进入全球市场的这样一个动作和计划。丰田当时去美国花了非常长的时间,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在美国市场非常成功,包括韩国现代也是如此。因此中国公司进入全球市场也肯定不是一帆风顺,不过还是非常有决心去做这个事情。

新能源汽车你进我退的竞争还远未到来

记者:今年的造车新势力增长迅猛,从11月份的交付数据来看,蔚小理变成小理蔚,如何看待这一排名变化?

李斌:蔚来不在乎这个称呼如何变化,更在意高端市场中与油车的关系对比。虽然蔚来月销量可达万辆,但宝马、奔驰、奥迪单款上万的车非常多,蔚来与其还有很大差距,同时,油车用户不信任电动车也是一个挑战。从今年市场表现来看,入门级20万价格区间的电动车比例有所提升,高端汽车市场渗透率与以往相比进步不大。中国主流市场规模约在400万辆,奔驰、宝马和奥迪均达到占比20%以上,如果蔚来也可以占比20%,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记者:怎么看待蔚小理这个称呼?未来的竞争格局是什么样的?

秦力洪:凡事存在都有合理性,蔚小理也一样。尽管蔚来、小鹏、理想及更多的创业公司都诞生于同一个年代和同一个赛道,但从行业和细分市场来看,大家各有细分市场,不能将表层的数字或产品放在一起看。从今年销量来看,中国乘用车总量几乎无变化,新能源车虽然受供应链影响,但很多品牌月销量达到五千台以上。

从市场角度来看,蔚来更看重与“BBA”传统燃油主流豪华车型的对比关系。随着蔚来进入高端市场,也替代了一些主流高端豪华燃油车,希望未来可跻身高端市场行列,将“BBA”变成“NBA”。未来1020年,是新能源大赛道发展的时间,新能源车作为一个整体,与燃油车形成两个阵营间的竞争,并不是蔚小理之间的对比关系,新能源品牌之间你进我退的竞争,还远没有到来。

未来研发仍是重点

记者:今年的蔚来工作重心在哪里?

李斌:今年工作重点主要在研发、人员招聘管理及准备全球市场方面。在研发方面,使用第一代平台的车有很多应用软件需要迭代;使用第二代平台的车即将量产,需要研究新技术、新芯片、传感器及整车架构等;同时,蔚来也在进行包括自动驾驶全栈自研等底层自研工作。在人员招聘及管理方面,因为今、明两年对蔚来而言是承上启下重要的节点,所以蔚来内部工作也较多,蔚来已从年初不到7000人的团队发展至16000余人。

记者:有传闻称蔚小理二次在港上市,目前蔚来进展如何?

李斌:蔚来会做对投资人最合理的资本市场安排。目前没有新计划。

记者:随着蔚来用户基数不断攀升,用户体量的增长对服务体系提出了新的挑战,如何确保服务质量,有哪些措施?

李斌:就蔚来而言,如何在用户基数及员工团队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保持服务品质,挑战非常大。一方面,蔚来需要做好基本功,今年将加大了换电站、服务中心、NIO House等基础建设;另一方面,建立内部管理机制,无论是产品质量、产品体验,还是用户体验、服务体验,各方面可快速形成迭代闭环。此外,蔚来将与更多用户进行坦诚、直接交流,获取用户反馈。

今年设立的目标是,不满意的绝对数量要比去年少,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过从目前来看,至少在态度类的不满意要比去年的量少了很多,能够看到这种进步。

记者:为什么选择做超充和换电两个方向投入?

李斌:蔚来考虑要满足用户的不同使用场景的用电需求。在家时,用户可使用家用充电桩充电,偶尔外出游玩或在出现无法安装家用充电桩时,换电也可快速满足用户需求。目前,有三个优势被低估,一个是储能优势,向13个电池的电池方舱,每块电池充80度电,共计一千余度电,在海外地区动态定价,优惠更大;另一个是自动补电、加电设备,第二代站已具备自动换电功能;此外还有灵活升级,可充可换可升级让用户可按照自己需求选择电池容量。

记者:MPV赛道非常火热,蔚来是否会涉足?

李斌:蔚来正在积极看如何定位MPV车型。长期来看,蔚来一定会有一款这样的车,但现在不是蔚来高优先级,具体何时进入该细分市场仍在考虑中。不过,一旦决定开发MPV车型,从技术角度看没有什么挑战。目前我们并没有把MPV作为战略性的车型去看,当然细分市场肯定要进,关键是什么时候进,什么定位,这个还没有特别想好。

记者:有什么措施可以解决供应链紧张问题?

秦力洪:供应链不是简单的国产替代。供应链是分层的,今年很多半导体缺失是由于三级以下供应链出状况。不仅蔚来,很多历史悠久的汽车公司都不清楚芯片到底来自哪里,只要管控好一级供应商即可。但从这次事件中,车企都要开始研究三、四、五级供应商,增强供应链管理能力。

记者:蔚来成立7年以来,营收超百亿,但是亏损仍在扩大,你认为目前资金和技术门槛哪个更重要?未来市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李斌:我觉得汽车行业还是高投入行业,高投入不仅仅是说固定资产方面,更重要是在研发和服务体系方面,以今天时间点来说,我个人觉得至少还要翻一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