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8日,德国进入朔尔茨时代,默克尔想回家种马铃薯

国防时报排头兵

2021-12-08 09:43国防时报社官方帐号
关注

2021年12月8日,德国联合政府正式上台。从此,默克尔时代将成为过去时。

不过,人们不会忘记,在默克尔任期的这16年内,即在2005到2021年间,她带领欧盟度过重重危机,更让德国成为世界不容忽视的稳定力量。而在这16年内,美国换了四位总统,英国换了五位首相,法国换了四位总统,日本则是换了十任首相……

此前,默克尔曾表示想回乡下生活,花更多时间陪丈夫,做一些休闲活动,比如种植马铃薯。默克尔今年9月出席活动时称,自己或许会“先从什么都不做开始,看看情况再说。”

默克尔的功绩,历史不会忘记

2005年11月,默克尔成功当选德国总理,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2021年9月德国大选前,已任德国总理16年的默克尔表示不会连任。

默克尔常被称为“危机总理”,因为她理性、务实,常常会解决一些梗死的难题。带领德国民众度过许多艰难时刻,如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0年欧债危机、2015年难民潮、2016年英国脱欧,再到2020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

在16年的任期中,默克尔到过中国的北京、南京、西安、成都、杭州等城市,其为了解中国事务付出的努力,赢得了中国对其高度的肯定。中德双边关系被描述为“合作共赢的示范者”,默克尔过去16年的执政,更被视为中德关系的“黄金时代”。

目前,中国已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在2020年达到2580亿美元,即使有新冠疫情的冲击,这个数字仍比2019年增加了3个百分点。

不过,在今年3月,在美国的鼓动下,德国派出“巴伐利亚号巡防舰”巡弋亚洲,创下德国20年来的军事先例,尽管巡弋路线避开台湾海峡,但穿越南海的航行路线仍让中国遗憾。

在德国统一后,历届政府对中国都是友好的,但德国的新接班人会有意愿来延续默克尔的中国路线吗?

朔尔茨,是个理性冷静、低调寡言、喜怒不形于色,比较务实的人

今年9月2日,德国社会民主党在大选中以微弱优势获胜,经磋商,该党将和自由民主党、绿党一起组建政府联合政府。

在默克尔时期,德国是社会民主党和默克尔所在的民主联盟党进行组阁,但选前社会民主党表示不会与民主联盟党组阁,所以重视环保的绿党和力挺市场经济的自由民主党就成了组阁的人选。

目前,民主党的朔尔茨担任德国总理,绿党的领导人巴博科将出任外交部长,自由民主党领导人的林德纳将成为新的财政部长。3个党派因其颜色:红色、绿色和黄色而被称为“红绿灯联盟”。

人们对德国朔尔茨最大的印象是其理性冷静、低调寡言、喜怒不形于色,比较务实。朔尔茨和默克尔类似的遇事不惊、从不动怒的政治素质,正迎合了选民的期待。

在胜选后,有记者问朔尔茨是否吝于情感表达,朔尔茨回答:“我是来竞选总理的,不是来竞选马戏团老板的。”

朔尔茨生于德国下萨克森州的奥斯纳布吕克,在汉堡长大,毕业于汉堡大学。他17岁加入社会民主党。早期与他相识的社民党员评价他“高智商、善于辩论、做事主动、寡言冷静”。1998年,朔尔茨进入社民党的联邦议会党团,正式开启政治生涯。

2007年,他加入与社民党联合执政的默克尔政府,担任联邦劳动和社会部部长。此时的德国正遭遇全球性金融危机。为减少失业率并降低企业负担,朔尔茨推出著名的短时工作制,企业只需按员工实际工作时间支付工资。德国联邦劳工局向员工发放短时工作津贴,弥补因工时缩短甚至无法工作而造成的收入损失。当时约140万人适用短时工作制,避免了大规模失业的情况发生。

2011年,朔尔茨任汉堡市长。他雷厉风行地解决了之前一直困扰汉堡的住房危机,为客户进了汉堡的经济发展。

2018年,朔尔茨第二次加入默克尔内阁担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在任期间,他一反社民党在社会福利和基础设施建设上大量增加开支的传统,采取保守稳健的财政政策,成了德国政府的“预算守门员”。这一立场得到民众支持。

中国人最关注德国新政府对华外交政策

德国新政府上台,让中国民众最关注的就是对华政策。

2021年11月24日,德国新联合政府公布了联合执政协议,协议提出一系列核心施政目标。在对华政策方面,协议共12次提到中国,尤其是在关于外交政策的第七章“德国对于欧洲及世界的责任”中,多处与中国有关,并直接提到台湾、南海、涉疆、涉港等问题。如协议称“希望且必须在伙伴、竞争及制度对手的维度下建构对华关系”,还称“台湾海峡现状只有通过和平方式及在两岸均表示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得以改变”。

不过,朔尔茨表示,新政府首先将全力应对新冠疫情。

在外交方面,虽然早前组阁协议草案中曾多次提及中国,用词较过去相对强硬,但德媒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朔尔茨政府已经释出消息,正式上台后将延续前任默克尔政府的务实对华路线。

有分析认为,在短期内德国新政府或延续默克尔对华政策,但随着国际时事的变化,德国对华是否采取友好政策,还有待于观察,因为目前部分德国企业担心技术外流,担忧与中国的竞争渐趋不平等,所以他们期望德国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在未来,德国新联合政府在经济方面,或依旧遵循务实路线,以经济利益为主,在这方面相信会和中国维持经贸关系。

联合政府中的绿党重视气候议题,其势必更积极地推动“气候、绿能与环保”的政策,而自由民主党却不这么认为,这样一来,势必会有分歧,所以,朔尔茨要联合三个政党来领导整个德国并不容易。(井上蛙)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