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得没空吃饭、可能会被打,还需有演技……解密密室剧本角色扮演者→

解放日报

发布时间: 2021-12-07 16:40解放日报官方帐号
关注

给你两个小时换一种人生体验,你会怎么做?许多人会选择看一场电影、赏一出戏剧,一些年轻人则将目光投向密室逃脱或剧本杀,在特别设定的剧情和场景中实现一次“时空穿越”。在上海,1000余家密室和剧本杀等实景娱乐场所,正吸引着大批15-35岁的玩家。

当越来越多新玩家入场,为玩家们“造梦”的主角——密室及剧本杀NPC(剧本角色扮演者)也迎来了诸多挑战。这些NPC多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流动率很高。不少人因对密室娱乐感兴趣“误打误撞”入行,发现能做满一年半已是“资深”员工。

在实景娱乐这个快速发展的新兴行业,密室NPC们是谁?他们正在经历怎样的挑战?

新玩家入场,NPC遭遇挑战

作为一名密室游戏深度爱好者,玩家周小建的签名档是“不是在密室,就是在去密室的路上。”

最开始玩密室,周小建沉醉于解开谜题的成就感。后来他发现,密室的剧情越来越丰富,每进入一个主题就像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经历了一次新的人生,有时感动、有时欢乐。现在,他几乎每周都会去玩一两次密室逃脱,短暂地忘却现实世界的烦恼。

不过,像周小建这样的资深玩家只是少数。这两年,上海的密室和剧本杀行业飞速发展,越来越多新玩家入场,给密室从业者带来了诸多挑战。

毕业于上海理工大学的张靖雯,在徐汇区一家密室做了一年半NPC。她敏锐地发现了这一变化:“去年我刚入职时,来密室玩的主要是20来岁有经验的玩家,他们通常很了解密室游戏的规则,也非常配合NPC的演绎和指令。但现在来密室的玩家多是新手,初中生也有,NPC的引导任务会更重。”

按照设定,密室NPC既要根据剧本角色和玩家进行面对面的沉浸式演绎,还要随时能接住玩家们抛出的各种问题,不能“卡壳”。经验丰富的玩家会认真观摩NPC的表演,跟着指令推进游戏。如果遇到一些特别闹的玩家,每个人都在自说自话、提问题,NPC就会应接不暇。“还有一些家庭会带着老人一起来玩密室,老人对这类游戏的反应相对慢一些,需要讲得很明白才能开启下一步的环节,这时NPC大部分的精力就得花在引导上。”

唐得力(左)和另一名NPC演绎密室剧目《红色恋人》中的交易场景 。 孟雨涵 摄

在黄浦区一家密室担任NPC的郭晓敏,对玩家们“太闹”的情况也深有同感。在密室剧目《如梦令》开场,郭晓敏扮演的富家千金曹小姐提着灯笼出现在树屋,周围只有偶尔闪烁的灯光和有些阴森的背景音乐。

有一次,进来的玩家是一群初中生,只要有一点点恐怖的音乐响起,他们就开始大叫。“几乎所有人都在叫,根本不听我在说什么,中控台的语音提示也要放三遍才行。喊声大得感觉整个屋子都快炸了!”郭晓敏苦笑着说,这时NPC就需要想办法让玩家们尽快平息下来,推动游戏继续。

不礼貌的玩家也会有。初次与玩家面对面,NPC通常会与玩家互动:“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一次,一位“熊孩子”玩家恶搞式地接了一句:“我是你爹。”张靖雯说,遇到这样的情况,NPC会选择性忽略玩家的反应。

由于密室光线普遍较暗,有的主题还会设置爬梯、下坡类的关卡,一般密室都会明确规定饮酒者、孕妇等禁止入场,但还是有玩家不那么遵守规则。张靖雯所在的密室就曾遭遇一位酒后入场的玩家,在游戏过程中吐了一地,NPC只好紧急叫停游戏,清理完毕后再重新开始。

还有一次,一位女生玩到游戏接近尾声时,突然对扮演“黑帮”的NPC说:“不要抓我,我是孕妇!”吓得NPC赶紧暂停游戏,将完全看不出怀孕样貌的女生请到旁边坐下休息,生怕有什么意外。

密室娱乐群体中年轻玩家云集,多数人都会追求“微恐”氛围和轻微刺激感。但真正身临其境,玩家们的反应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无法预料。正确应对玩家们的应激反应,也成为每个NPC的必修课。

做过密室NPC的吴立,就曾遭遇过一次玩家的应激反应。当时,吴立就职的密室以一处废弃校舍为场景,让玩家们闯关后走出学校,NPC的主要任务是扮演“丧尸”,以声音和肢体动作营造气氛。

密室剧目《光株》中,NPC表演“军官”和”长毛怪“激烈打斗。 孟雨涵 摄

今年4月中旬的一天,一对年轻情侣来到了密室游戏中的一个房间。早已等候在此的吴立扮演的“丧尸”突然从半空爬下,给这对情侣来了一个“贴脸吓”。“啊!啊!”女生惊声尖叫,男生也被吓得眼睛一闭,本能地将手中的道具“令牌”在空中一通乱挥。只听“咚”的一声闷响,“令牌”砸在了吴立手腕的骨骼上,一阵钻心的疼!

“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但我只是用眼神盯了他们一会儿,没说什么。”吴立说,这对情侣没有再继续后面的游戏环节,选择提前退场。退场时,男生对前台工作人员说:“我刚才好像不小心打到了NPC,如果他有受伤,我们愿意赔偿。”听到这番话,吴立觉得玩家的态度挺暖心,瞬间就原谅了他。

演戏之外,互动技能也很重要

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密室剧目导演张宇航,经常要培训密室NPC。在他看来,密室NPC和专业的舞台演员不一样,他们需要打破舞台和观众席之间的“第四堵墙”,在密室里实现全沉浸式表演。除了声音、台词、形象、表演这些基本要求,能否给玩家们带来愉悦感和互动价值,是衡量密室NPC工作的重要方面。“NPC从事的其实是服务行业,什么样的玩家都会遇到,光会表演是不够的。”

成为NPC前,毕业于山西一所大学的郭晓敏读的是学前教育专业,曾经做过几年的手绘师。长期的伏案工作令她的颈椎不堪重负,于是考虑转行。

郭晓敏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参加NPC面试的情景。当时,她根据通知来到指定地点参加面试,一起来试岗的还有另外两名女生。导演先初步测试了一下她们说话的功底,然后要求她们分别用开心、生气和悲伤的语气说一段话,根据现场表现打分。最终,郭晓敏顺利入职。

《红色恋人》中,沃克为解救之云与巡警持“枪”对峙 。 孟雨涵 摄

把台词背熟、摸清楚整个密室游戏的流程,试用期前的培训只有短短7天。郭晓敏原本以为,NPC只需要把自己的戏份演好就可以了。上场后才发现,只会演戏远远不够。“刚上场时,心里想得最多的是顺利地把台词说完,进入下一步的分派任务环节。这时如果玩家突然抛出一个问题,怕忘词的我就只好先不回答,继续演下去。这样的互动显然有瑕疵。”

上场次数多了,郭晓敏进步很快,不仅能接住问题,还能随机应变。在《如梦令》中,给玩家介绍完自己的“身世”,她会说自己正在这里等人,希望玩家帮忙找道具寻人。这时,会有玩家反问:“你在等谁?”NPC既要作出回应,又不能提前剧透,郭晓敏就接上一句:“我在等谁?我也不太记得了。有了你们的帮助,也许我会很快回忆起来的……”

做了一年半NPC,张靖雯也学会了从玩家的反馈中了解他们的喜好:表现欲强的玩家,会在她参演的密室剧目《谋玉》中和她搭戏,她就和他们多聊聊故事发生背景民国时的事;有些玩家偏爱研究密室机械设备,游戏结束后复盘时,自己就给他们多解释游戏中暗藏的机关;初中生玩家多半喜欢热闹,想办法逗笑他们就可以很开心……

《光株》中,张靖雯(左)扮演一名有些疯疯癫癫的女科学家。 孟雨涵 摄

每天与不同的玩家面对面,NPC们也会遇到很有趣的人。有的玩家状态很放松,会和NPC“飙戏”,表演唱歌跳舞等才艺;也有玩家因为过度沉浸,会直接代入剧情。

有一次,一位13岁的小女孩跟着妈妈和姐姐来玩《如梦令》。小女孩取槐树上的铃铛道具时不小心摔了一下,郭晓敏扮演的曹小姐及时递上了创可贴,小女孩开心地说:“谢谢姐姐!你真温柔,真漂亮!”因为有了这个互动,在剧情最后,得知爱人被害的曹小姐准备喝药自杀时,小女孩突然一把抱住她,带着哭腔说:“姐姐你不要死!不要死!”游戏结束后,小女孩还征得她的同意加了微信。郭晓敏说,玩家的善意和认可,也是NPC的工作价值所在。

因为玩家过于沉浸剧情,张靖雯还遭遇了一次啼笑皆非的情况。在《谋玉》游戏中,经过之前的铺垫,玩家们最后需要在两个NPC中留下他们认为是“好人”的那一个作为队友。这时,一位女性玩家突然挥起手中的“权杖”,打了她认为是“坏人”的NPC一下,当时扮演这个角色的正是张靖雯。

“猝不及防地挨了一棍,疼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很想哭!但戏还没演完,忍住了。再说玩家也不是故意的,只是过于投入。”张靖雯说,入场前,密室前台一般都会提醒玩家不要用语言和肢体伤害NPC,自己遭遇的情况是极少数。

据了解,当下的密室游戏中,视剧情需要,不同剧目所需的NPC角色从3-8人不等。由于每个角色在剧中的戏份多寡不一样,绝大多数NPC都需同时掌握多个角色的演绎。在密室剧目《红色恋人》中,郭晓敏有时演女主角之云,其他同事演女主时,她就会身兼“管家”、许老板和小商贩三个角色。其中的许老板这个角色,需要和剧中的巡警周旋、对峙,出场时间最长,也最难演好。

忙季连轴转,月入过万已是高收入

在密室娱乐行业,NPC从业者年轻人多、流动性高已是常态。出生于1994年的郭晓敏今年4月入职,担任NPC7个多月以来,身边同事已经换了两三茬;1997年出生的张靖雯做了一年半NPC,已是行业内的“资深”员工。

曾在密室扮“丧尸”的吴立干了半年,现在跳槽到了一家纯表演性质的剧场上班。刚满19岁的吴立似乎更怀念密室的感觉,“密室游戏比较刺激,也会遇到一些很好玩的玩家。剧场的互动少,枯燥不少。”

工作强度大,是密室NPC流动率高的主要原因。冬天通常是密室游戏的淡季,一些密室工作日的营业时间是13时至22时。但在暑假、“五一”假期或国庆黄金周这样的旺季,密室每天早上9时开门,最晚可能凌晨1时半才结束营业。这样的节奏下,NPC们到岗时间更早、下班时间更晚,连轴转上一段时间,许多人都会打退堂鼓。

郭晓敏在《如梦令》后半场中扮演昏死过去的曹小姐 。 李宝花 摄

国庆假期的旺季,郭晓敏每天早上7时30分到岗,化妆、换衣服、检查密室中的道具是否复位,为9时开场的游戏做好准备。第一批玩家们入场后,就进入正式的工作状态。通常,一场游戏走完需要两小时,但因为密室之间有分隔,前后半场互不干扰。演完前半场情节的NPC不用等整个游戏走完,就可能需要马上换装,用另一个角色迎接下一批玩家,行业内称之为“滚场”。

“滚场”不断,NPC们也就一场接着一场演,忙得几乎没有吃饭的时间。有一次,郭晓敏和同事们直到晚上8时,才吃上当天的第一顿饭。还有些时候,同事们帮忙叫来外卖,NPC就在密室候场的间隙匆匆扒拉几口饭菜。“我们都习惯了。”说到忙季时毫无规律的吃饭时间,郭晓敏和她的同事唐得力不约而同地说。

张靖雯工作的密室位于徐汇区文定路,周围是热闹的商务街区,热情高的玩家也多。“早上9时开演,凌晨1时半下班,去年暑假连着两个月几乎都是这个节奏。对体力的要求很高,也几乎没时间吃饭。”张靖雯说,这样的工作确实只适合年轻人,她认识的NPC里基本没有超过30岁的人。

《红色恋人》中的布景、道具力求符合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 。 孟雨涵 摄

年轻人扎堆的NPC待遇如何?每家密室的算法都不一样。工作定下来前,郭晓敏曾去面试过好几家密室,对方给到的底薪在4000元至5000元之间,加上提成能再加上去500元左右。

吴立曾就职的密室给他开出的底薪是4600元,店里玩家多的时候有提成,最高时能拿到5000-6000元。他说,密室将他们这些NPC分成一星、三星、五星三个等级,每往上升一个级别就加200元底薪,根据玩家入场人次的多少,还有少许提成。

NPC工作资历最长的张靖雯,去年暑期最忙的两个月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5小时,能拿到上万元收入,淡季时就少得多。她的理想是先攒点钱,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将来想去小城市开个密室,自己当老板。

实景娱乐发展将提升薪酬水平

针对当前密室NPC人员的情况,上海休闲娱乐行业协会理事、奇闻密室创始人陈晓明坦言,目前上海密室NPC演职人员中,85%都不是表演专业科班出身。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曾参加过高校的表演类兴趣学社,或者对沉浸式表演感兴趣。

从平均薪酬看,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生的薪酬基本在万元以上,这对于密室工作人员来说是前15%。但对于上戏毕业生整体而言,这个薪酬水平不算高,而且少了很多往影视剧方面发展的空间。

陈晓明说,这些年随着实景娱乐的发展,密室及剧本杀的制景道具、剧本故事、机械电子自动化都在不断升级,再加上更多演职人员的加入,密室娱乐的客单价也从早年的百元以内,逐步上升到中高端主题密室的100元至300元。其中,北京和上海的一些大型主题密室客单价达300元至500元。

行业人士表示,密室行业兴起于上海。当国内一些城市的密室仍停留在“黑追电”(注:密室很黑,追着有电火光才是出路)的恐怖风格时,上海的密室已经开始主打剧情演绎风格,有些密室的机械类装置技术含量颇高,还有被称作密室“天花板”的UMEPLAY中演技满分的NPC,被玩家津津乐道。即使从全球范围看,上海的个性化实景娱乐发展也处于领先水平。

《红色恋人》中的仓库对峙场景中,会出现NPC吊威亚的情节 。 孟雨涵 摄

“上海集聚了大批高质量的文创从业人员,消费者对新生事物的包容和接受度都比较高,这些有利因素令密室娱乐行业的新陈代谢节奏比较健康。”陈晓明认为,密室娱乐行业的高速发展将催生更多高质量产品,吸引越来越多优秀人才加入,从而提升从业人员的薪酬水平。

目前,在剧本杀和密室这两个细分领域,中国已成为全球最重要的产能输出方和最大的消费市场。全球知名的沉浸式体验娱乐行业媒体和服务公司NeXT SCENE创始人范哲提到,中国的密室产品,以及密室机关、密室主题等成功出口海外,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等多个国家落地。

行业人士认为,一旦中国的实景娱乐行业真正打通设计、制作、运营的上下游产业链分工环节,控制好成本、提升生产效率,最终不仅玩家受益,也将在相关领域实现中国制造和中国文化的海外输出,让更多国际玩家近距离感受和体验“中国故事”。

《光株》布景之一,玩家需要想办法将围栏内的白色道具桶取出。 李宝花 摄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李宝花

微信编辑:泰妮

校对:佳思敏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