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上海文峰:老板看“面相”起家,靠“造神”和营销话术打造商业帝国

上游新闻

发布时间: 2021-12-07 16:14重庆晨报上游新闻官方帐号
关注

12月6日傍晚,位于上海市普陀区的世界美容师大厦里,还有几盏灯亮着。

这里是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以下称上海文峰集团)的总部。经历了12月5日董事长“开天眼”舆论风波后,这里的进出检查更为严格。

雕梁画柱的门楼搭配高层办公楼,建筑风格显得与周围建筑格格不入。在这处“混搭”风建筑中,上海文峰集团董事长陈浩,正在搭建他的商业帝国。

▲12月6日,位于上海市普陀区的世界美容师大厦,系上海文峰集团总部。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上海文峰集团官方自称是集美发、美容、科研、生产、教学、服务、推广为一体的集团化企业,在全国已有400多家门店。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梳理和采访发现,董事长陈浩从小懂命理,靠看手相、面相起家的发家史早已成为该集团人尽皆知的“励志”故事。因此,该集团信奉的“销售话术”,也均以风水和命理有关。

熟悉上海文峰集团的多名知情人士称,在文峰集团内部,陈浩被塑造成“神”一样的存在。但实际上,其被指虚假宣传、“套路”营销等违规行为早已在业内传开。近年来,因销售高额预售卡产生的纠纷,也引起业内人士的猜测:靠“风水”盈利的上海文峰集团在为踏足金融圈做资金池积累。

12月6日,上游新闻记者在门卫处被告知不得进入后,拨打了上海文峰集团对外公开电话,表明采访意图后,对方挂断电话。此后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上海文峰集团董事长陈浩曾在内部会议称,面对媒体曝光要心态好、有格局。图片来源/上海文峰集团

陈浩其人

从小爱美 书包里总藏着一把小圆镜

在上海文峰集团,董事长陈浩就是“神”。曾在上海文峰集团工作过的员工称,陈浩的话,就是上海文峰集团的“指示”。其集团公众号“今日文峰”,就是“面向文峰内部员工,用于浩哥思想、浩哥政令、文峰资讯”的发布平台。

陈浩的发家史,成为造“神”第一步。据上海文峰集团官网及“今日文峰”描述,出生于1961年的陈浩是湖南省常德市人,自称年幼家贫,儿时以放牛为生,还要照顾几个弟弟妹妹,从小就担负着家庭的责任。读书的时候一直当班长,当学校学生会会长。

陈浩称,他从小爱美,才两三岁的时候,洗澡之前都要跟她妈妈谈条件,洗完澡必须穿新衣服,结果妈妈帮他洗完澡后拿出来的是旧衣服,心里就非常不开心。小时候,他常常偷偷拿着妈妈那把只剩三根齿的梳子,把头发梳得光光的。在他的书包里,总是藏着一把摔碎了的小圆镜,上课前都要拿出来照一照,看一看脸上有没有不干净。这样的经历,被描述为“成功人身上与生俱来的天赋”。

高中毕业后,陈浩开始学习摄影,并承揽了当地学校拍升学照和学生证照片的业务。拿下全乡身份证拍摄的权利后,陈浩开始拓展业务,收获了第一桶金。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多篇关于陈浩创业的文章中,陈浩的成功被认定为“命中注定”。

“今日文峰”发布的一篇《浩哥创业故事:命中注定,与美同行》中提到:“浩哥属牛,性格天生勤奋执着,而且是腊月十二月初四的牛人,命中注定一辈子不但不干重体力活,而且受人供养。浩哥落地的时辰是早上五点,此时紫气东来,漫天飘雪,大地银装素裹,父母给取名为陈章雪,小名‘雪儿’。古话说:居家风水住得好,子女吃喝不用愁;祖坟葬得好,儿孙一生富贵到老。浩哥小时候的家,前有灶后有靠,左青龙,右白虎。浩哥家的祖坟就是处于当地龙头,而且高高在上。因此,无论是生肖、落地的时辰,还是居家和墓葬风水都很好,种种因素加起来,就为浩哥后面的成功打好了基础。”

▲上海文峰集团门店均以陈浩头像作为显著标志。图片来源/上海文峰集团

在官网的创始人思想中,陈浩自称,从小就研究美,从小就研究生命学,只要看到丑的人、有病的人,总是要主动上去跟他讲一讲。陈浩说,他身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对美丽健康长寿的灵感智慧远超常人,对宇宙之间的阳气、阴气的判断异常精准。这种超能量来自于对人与自然规律每天用心的观察、用心的判断、用心的思考,用心的总结。其博览天下关于美丽、健康、长寿、阴阳、中医中药之书,游走各名山大川,结识许多在这些方面研究精深的高人。而在照相时,还要给人看看手相和面相。

这样的描述,在上海文峰集团官网和“今日文峰”公众号中屡见不鲜。

在上海文峰集团公开发布的文章中,无一例外地都会加入对陈浩的赞美和鼓吹辞藻。今年12月5日,上海文峰集团陈浩的秘书白寅称赞陈浩“开天眼”后,此类文章被相继删除。“今日文峰”公众号也仅保留了今年7月之前的文章,但仍能找到将陈浩奉为“神人”的描述。

上海文峰的前员工称,从入职培训到后期营销,“陈浩至上”,已成为上海文峰集团的企业文化。

营销话术

发色配五行 来个洗剪吹就能“逆天改命”

1996年,陈浩来到上海,踏入美发行业,并将自己的头像作为“商标”制成门头。

上海文峰集团官网称,1996年至今,上海文峰集团已在上海、北京、长沙、武汉、南昌、厦门、成都、重庆、西安、昆明、郑州、太原、济南、青岛、天津、南京、苏州、宁波等城市,投资门店400多家。

12月6日,上海市多名市民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尽管门店多,但去消费的多以老年人为主。“推销的套路很多,剪头发都能被美发师说成改命,以此推销产品。虽然其它品牌店也推荐办卡,但没有文峰这样不靠谱的。”市民王先生说。

▲《浩哥说美丽标准》的内容,成为上海文峰门店奉行的话术之一。图片来源/上海文峰集团

来个“洗剪吹”,就能逆天改命?

这样的销售话术,来源于上海文峰集团公布的《浩哥说美丽标准》。陈浩称,“富贵在头发、毛发,头发长短要与身高相匹配,头发的颜色要与五行相匹配,头发的卷曲要与年龄阶段相匹配。如饿水命(生于阳历5月5日至8月7日),夏天烈日炎炎,火旺而水衰,头发颜色宜挑染蓝色、灰色、银色,忌用红色,紫色、橙色、粉红色。”

此外,在陈浩看来,人的脸型、体型也与命运息息相关。

记者注意到,关于上海文峰集团的公开报道中,多家文峰美发门店诱导消费者大额充值的“话术”中,“改命”是其中一种。

今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上海一位7旬老人,2016年到2019年3年间,在上海长寿路文峰理发店充值235万元,其中仅2019年一笔消费,就高达28万元。

一家理发店为何能诱导老人不断充值?

2021年6月10日,上海文峰集团官网上一篇《学习美容总管,用浩哥思想和浩哥功夫突破百(系企业内部考核指标)业绩大关!》的文章,自我揭开了其中的销售套路。

这名美容总管姓刘,在合肥一家文峰门店工作。刘总管表示,某天,门店顾客不多,她看到一位顾客坐在二楼美容间沙发上,主动上前打招呼。她问顾客,是不是要做养生?顾客回答:是。她立马安排美容师做准备工作,自己带顾客进房间。

刘总管称,这名顾客约五十岁左右,年龄比陈浩要小很多,但肤色比较暗淡,面部气色非常憔悴。于是,她把顾客带到美容间陈浩的图像面前对向顾客称,陈浩每周都由自己的学生给他做养生护理。当天她为顾客做了一次背部理疗,成交了一个和腰部套盒菜单,5/2个套盒。当这位顾客第二次来店的时候,刘总管和其他员工一起铺垫,由区域总管给顾客做六合还阳术护理,介绍称,一张好面孔,一生好运道;五官连五脏,五脏连百脉。并且结合陈浩说身体,帮顾客做了六合还阳术护理。最后在区域总管和美容总管的共同商议下,顾客点了10/2套六合还阳术护理,20/2套十四经络养生打包的菜单。

上海文峰集团前员工称,根据内部计算规则,该顾客两次进店消费金额在4万元左右,推销的均为上海文峰集团自己研发的产品套盒,但功效和手法效果仅是暂时的,并没有太大作用。

刘姓总管的上述销售经验,曾被陈浩作为学习榜样在上海文峰集团内宣传。该刘姓总管还称,“顾客当时就感觉神清气爽,而且心明眼亮,之前黄黑的皮肤变得亮丽了很多,觉得效果非常好。”

上游新闻记者在多个团购和美妆网站上看到,上海文峰集团旗下的美容美发店,评分仅在3分左右(总分5分)。上海一家门店的56个评价中就有38个低分评价,主要涉及推销、夸大宣传、技术差等问题。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上海文峰集团已涉及美发、美容、科研、生产、教学、服务、推广等多个产业。图片来源/天眼查

商业版图

多个产业被指无资质 曾把顾客按摩至脑干出血

25年的经营,陈浩在上海文峰集团,打造出了自己的商业版图。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陈浩任职企业达128家,包括美容美发、网络科技、健康咨询、中医药开发、企业管理、化妆品研发、生物制药等多个领域。

依托上述企业,上海文峰集团的门店,逐渐形成了自产自销的“销售闭环”。从居家和院用,从头发、脸部到身体,门店员工需要对照脾胃套盒、肾水套盒、肝胆套盒等10余种文峰产品给顾客定制套盒,十次为一个护理周期。

近年来,因美容、美发产品虚假宣传、在广告中涉及疾病治疗功能,以及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等行为,已相继被执法部门行政处罚近90万元。仅2020年3月16日,就因发布虚假广告,被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50万元。

相关部门工作人员透露,上海文峰集团多家店铺,还存在无资质从事医学诊疗类服务行为,多次被举报处罚。

公开报道称,2009年,上海市一名壮年男子在文峰美容洗澡按摩时死亡。

2009年,湖南长沙文峰美发美容店,曾让顾客误喝了84消毒液。

2017年12月,浙江嘉兴市上海文峰美容美发店,42岁男子吴某给妻子留下一句“舌头麻,腿伸不直了,快打120”后,就陷入昏迷状态。吴某被送入医院重症监护室后,诊断为脑干大出血。

公安、卫生等部门调查发现,当事人吴某事发当晚在涉事美容美发店分别接受由两名女性服务员实施的“肩颈推拿按摩”和“微针针刺”项目。其中“微针针刺”属于诊疗行为,必须在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进行,操作人员也必须为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卫技人员。但这两名女服务员并不具备从医资格。

除不具备医疗资质为顾客提供诊疗服务外,上海文峰集团各地的预售卡服务,也屡次被曝光起诉。2016年到2021年,仅上海文峰集团相关诉讼就达40余起,涉案金额上百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诸多法律诉讼和投诉中有消费者称,被诱导消费后,他们曾多次与该公司沟通要求退款,但一直无结果。此外,因不执行判决,上海文峰集团还先后被上海市黄浦区法院、虹口区法院、青浦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媒体的多次曝光和消费者提起的多起诉讼,上海文峰集团均未作出过官方回应。

今年11月底,对于媒体的曝光,陈浩曾在内部会议上称:“我们心态好,有格局,不抱怨猜疑、生气撒野,所以我们会做得更好,更完美,会经得起消费者考验,会经得起相关部门检查,因为有浩哥思想扎根在门店里。”

上述文峰集团前员工称,在文峰集团工作,每一次会议都像是被洗脑,所以门店销售也多采用洗脑套路,门店销售业绩不好,店员会把责任归结为自身原因,从不怀疑其经营策略,这就是“洗脑”的效果。

▲2020年3月16日,因发布虚假广告,上海文峰被罚款50万元。图片来源/天眼查截图

背后危机

涉嫌虚假宣传强制消费 顾客投诉量居高不下

投诉率居高不下,门店却消极应对。上海文峰集团在屡次被投诉、处罚后,在今年6月,还被上海市消保委第一次约谈。

上海市消保委表示,今年上半年,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共受理文峰美发美容相关投诉201件(截至6月3日),较去年同期增长1.2倍。

消费者投诉反映的突出问题有:一是诱导大额消费且拒不退款;二是售后服务拖延推诿;三是以“加盟店”为由,怠于承担企业责任。为此,上海市消保委会同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和市美发美容行业协会,于6月4日约谈了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

上海文峰美发美容门店多为“加盟”模式。上海市消保委要求上海文峰公司,在门店内显著标明特许人和被特许人的真实名称和标记,切实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严格依照国家规定限额发卡,即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1000元,并依法依规落实发卡备案,与上海市单用途卡协同监管服务平台实现信息对接;依法诚信经营、采取切实措施,杜绝诱导消费者,特别是老年消费者大额充值消费情况的发生;建立健全售后服务机制,依法妥善解决消费者投诉。

6月4日,上海文峰集团向上海市消保委递交整改书,并表示已成立专项客服小组。

5个月后的11月3日,针对大额消费拒不退款、售后服务缺位、价格不透明、虚假宣传、强制消费等问题,上海市消保委再次约谈上海文峰公司。上海市消保委发布数据显示,6月4日至11月3日,全市消保委共受理文峰美发美容相关投诉193件,投诉量仍居高不下。

11月17日,上海市消保委再次针对上海文峰发布商业模式或暗藏重大风险的提示。不到半年针对同一企业连发3个文件,此举在上海企业界并不多见。

在相关提示中,上海文峰集团主要存在以“产品+服务”的套餐预售规避预付卡监管,以套路营销行为逃避政府部门相关监管,以类医疗养生伪闭环,骗取消费者信任等问题。

上海市消保委称,根据消费者反映,上海文峰集团在美容美发业务中通过层层深入的诱导手法,如从头皮屑多到“头部发痒症状改善”再到“全身气血养护”,多是由店员向消费者口头推销。同时,在购买“产品+服务”的套餐以后,按照店方要求产品放在门店,消费者无法深入了解产品功效合规性。店员的口头推销和非公开售卖产品的做法,既造成消费者维权困难,又逃避了政府部门的日常监管。

另外,上海文峰从门店推销,到售卖自述有养生功能的产品服务套餐,再到“文峰医院”(实为上海美妍康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形成了伪闭环,让众多消费者特别是老年消费者对其各种“调理方案”和“效果保证”深信不疑。而文峰通过层层导流使众多老年消费者深陷其中。

面对多起法律诉讼、消保委约谈,面对法律和行政监督,上海文峰集团为何屡教不改?接近上海文峰集团的知情人士称,大额销售预收卡的目的,无疑是在扩充资金池。目前,上海文峰集团已涉及投资管理,或许后期将涉足金融,为从事相关金融业务做功课。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