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洛阳文物大案保护伞:数位民警举报厅官17年,有人积郁病逝

新黄河客户端

发布时间: 2021-12-07 15:53济南日报报业集团官方帐号
关注

这是一封永远也无法反馈给写信人的举报信。这份长达数千字的实名举报信件,来自一位五年前已经去世的公安干警,矛头直指河南省司法厅原厅长王文海,控诉他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滥用职权打击迫害打黑公安民警的恶劣行径。这位公安干警名叫张建岳,他还有一个不被外界熟知的身份——2002年公安部督办“12·10”文物大案专案组核心成员。张建岳在2016年去世之前,跟当年专案组的另外几位成员一起,一直向上级主管部门实名举报王文海,但每一次举报都石沉大海。张建岳死后,其他成员秉承着他的遗愿,继续坚持举报,连续17年未曾停止。

张建岳生前的手写举报者

直到2021年7月14日,执掌河南省司法厅9年的原厅长王文海落马。12月2日,洛阳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王文海的名字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被指充当洛阳“宋氏四兄弟”犯罪团伙的保护伞。“建岳兄弟的在天之灵,总算可以告慰了。” 专案组其他成员无不感叹。

一起部督文物大案,十余人命运被改变

十二月的天渐渐凉了,风也冷了许多。走在洛阳的大街上,任凭凛冽的风吹到脸上,看着路旁杨树的枯枝在风中乱舞,发出一阵哗哗的声响,似乎在诉说着命运的残酷不由自主。“建岳走了五年多了,当年如果他不进专案组,就不会受到迫害,也不可能走得那么早。”妻子宋女士回忆起丈夫,依旧难掩伤心。

18年前,因为一起部督大案,张建岳和其他十余名办案人员的命运,彻底发生了改变。

妻子展示张建岳年轻时照片

2002年底,一封来自海外的举报信,令洛阳地下文物盗卖猖獗的现象进入国家公安部视野。经有关负责人批示,公安部刑侦局召集河南、广东两省公安厅负责人召开专门会议,要求查清洛阳经广东直通境外的文物盗掘、倒卖网络。随后,“1210”专案组成立,在河南洛阳展开调查行动。该案由洛阳市公安局具体负责侦办,时任公安局长的张太学亲自“挂帅”。张建岳,时任洛阳市刑侦支队党委委员、政工科长,后被抽调到“1210”专案组后,负责具体侦察指挥工作。

“他以前是个工作狂,平时在刑侦支队工作就忙,整天加班到很晚。进入专案组以后,比以前更忙了。直到那一天,他就突然失联了。”宋女士回忆说,那是2004年五一节前,当天他们二人刚刚领到新家钥匙,准备迎接这一喜事。张建岳突然接了个电话,被单位叫了回去。第二天, 她发现丈夫联系不上了,去刑警支队一打听,才得知人被抓走了,涉嫌经济方面问题,正在接受调查。

专案组成员被“专案”,有人积郁成疾早逝

“我当时一下子就蒙了,他怎么可能在经济上出问题?”宋女士告诉新黄河记者,丈夫工作多年以来,可谓是两袖清风,家里日子过得相当紧巴,还要省下钱供孩子读书,平日在吃穿上都特别节俭。唯一这套新房还是她们单位分的福利房,是把原来旧房子卖了,又借了几万块才凑齐的房款。

张建岳当时牵扯进去的,是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小金库”事件。当时,“12·10”专案组主要办案人张建岳和政委王宗文被“双规”,公安局副局长、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小选和刑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尤益民被叫走谈话。吊诡的是,当时被“双规”的张建岳,趁工作人员看守不紧,镇定自若直接走出了双规地点,并且跑去北京上访。被领导劝回来后,张建岳又返回单位正常上班,他“双规”后出逃的事,却无人再追查,最后竟不了了之。“他回家后跟我说,因为办理的案子牵扯太深,专案组集体被人陷害了,他们都没有违法违纪。”宋女士回忆说。

尽管如此,由于多名核心成员先后“出事”,要么被“双规”,要么被调离原来工作岗位,“1210”专案组被迫解散,正在深入调查的文物大案也被迫暂停。专案组被解散后,张建岳被调任洛阳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任副局长,等于降了职级,工作上也逐渐被边缘化。“这些年来,他一直过得很苦闷,心里有个疙瘩解不开,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宋女士说。

2016,张建岳因常年积郁成疾,跟肺癌斗争三年多后离世,享年55岁。

蹊跷“小金库”事件,盗墓贼背后的 “保护伞”

时隔多年之后,“1210”专案组成员涉及的“小金库”事件,依旧争议不断,疑点重重。

2004年2月,河南省纪委的调查组进驻洛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突袭“小金库”调查。纪委调查显示,1994年至2004年的10年间,该支队共存有总额1600多万元的账外资金。

“这是一个体制遗留问题,当时在全国是普遍现象。那个年代为了弥补办案经费不足,只能靠其他部门给支队拨付经费,再加上缉私罚没品的返还等,这些上级部门都一清二楚,账户收支明细管理规范,所有费用都开销在办案上,警察个人在经费使用上均未出现违规。”针对小金库事件,深受牵连的专案组成员们如此解释道。

实际上“小金库”的调查结论呢?从几名被“双规”的办案民警的遭遇来看,“小金库”的问题似乎并没有那么严重,当事民警没有一人被查出“个人问题”。然而,事态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到无法挽回地步。出事后,“1210”专案几名核心成员均发生了变动,张太学被调任河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副局长李小选被调至洛阳政法委,张建岳被调任洛阳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任副局长,尤益民调入巡警支队任副队长,王建国被调去警犬基地养警犬。专案组十余名骨干成员在很短的时间内被相继调离,离开了热爱的刑侦岗位,部督大案就此搁浅。

一个市公安局下属二级单位的小金库问题,为何会被省纪委抓着不放、不断升级?专案组成员们一致认为,这与当年在河南省纪委任职的王文海有关。“王文海当时任河南省纪委第五监察室主任(副厅级),2004年案件侦查进行到深入阶段,我们查到王文海的一些违法犯罪线索,以及与洛阳盗墓团伙’宋氏兄弟’有关联,还没等展开调查时,省纪委的人就来查账了。”一位专案组成员告诉新黄河记者。该成员同时推断,当时仅凭王文海一人恐怕无法推进省纪委查账,背后应该还牵扯到利益链条上的某些大人物,希望专案组能够适可而止。

17年艰辛举报路,厅官退休后终于落马

“我们并不惧怕黑恶势力,也不怕这股势力背后的保护伞,从来就没有认输。” “1210”专案组解散之后,李小选、张建岳、尤益民、王建国等多位核心成员,开始对王文海进行实名举报,一是指其曾交通肇事后逃逸,并找人“顶包”,二是充当盗墓贼宋氏兄弟的“保护伞”,利用职权拆散专案组,迫害专案组成员。在张建岳生前的一份十几页的亲笔举报信中, 新黄河记者看到,信中言辞犀利激烈,也充满了委屈与不甘。“不断举报的那些年里,他也担心对方会打击报复,担心我和女儿受到牵连,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他曾告诉我,只要对方整不死他,他就会一直告下去。”妻子宋女士回忆说。

专案组成员集体控告王文海

根据专案组成员的举报材料显示:1998年6月22日,王文海酒后驾驶省纪委办案暂扣的奥迪轿车,闯红灯将市民史某撞倒。史某左小腿被撞成两截,四次手术后还留有残疾。事发后,在“12·10”文物大案中文物贩子蔡武堂的帮助下,王文海找来刚刑满释放的高某,当晚由高出面为王文海‘顶包’。 此外,王文海还涉嫌年龄造假,13岁即参加工作(参军),刚满16岁即入党。

“一些举报内容证据确凿,但无奈对方势力太大,这些年的举报一直没有结果。”一位专案组成员告诉新黄河记者,他们连续17年将举报函寄给河南省委及中央有关部委,寄出了无数封举报信,但从未收到过任何反馈。2011年,有媒体记者在调查此事时,与时任河南省司法厅厅长的王文海通了电话,通完电话后不久,该记者的手机莫名被充了3000元话费。

公开资料表明,王文海在任河南省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不久后,便被调到河南省监察厅任副厅长,2006年2月任省委政法委副书记,两年后改任省司法厅厅长、党委书记,直至2017年退休。2021年7月14日,河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王文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12月2日,在洛阳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关于公开征集宋彦彬、宋彦海、宋彦庆、宋彦洪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中,王文海、曲金华被指是宋氏四兄弟的保护伞。遗憾的是,张建岳未能等到这一天的到来。

专案组成员祭奠张建岳

7月18日,在王文海落马后的第四天,多位“12·10”专案组成员、曾经并肩战斗的同事们,一起来到河南洛阳盘龙陵园,来祭拜已逝世五年的张建岳。站在张建岳墓前,他们念着王文海落马的通知,潸然泪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正义永远不会缺席。建岳兄弟,你泉下有知,可以安息了。”

新黄河记者:郭吉刚 摄影:郭吉刚 编辑:赵珊珊

本文由百度“扬帆计划”合作媒体【新黄河客户端】创作,独家发布在百度百家号,百度公司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