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阿尔斯海默药进医保,背后绿谷集团曾因“中华灵芝宝”引争议

北青财经

2021-12-04 20:10北京青年报财经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除了多款罕见病药物外,最受关注的就是甘露特钠胶囊(GV-971)被纳入新的医保目录。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这款适应症为轻度阿尔斯海默症的药物从获批开始就争议不断,本次该药被纳入医保后,网上也掀起了新一轮的讨论。

GV-971再战医保谈判成功 患者自付部分降至600元/月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根据公开的资料,GV-971是中国原创、国际首个靶向脑—肠轴的阿尔茨海默症治疗新药,是由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耿美玉研究员领导研究团队,在中国海洋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与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接续努力研发成功的。GV-971是以海洋褐藻提取物为原料,制备获得的低分子酸性寡糖化合物,是我国自主研发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该药在2019年11月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有条件上市。

而2020年,GV-971进入当年的医保谈判,但最终因为价格与预期不符原因落选。GV-971在国内的售价为是895元/盒,“36周治疗期”的费用为3.2万人民币左右。2021年4月,GV-971在国内开启“6+3赠药计划”,患者最多可获赠12盒药品(大约价值1万元)。

根据绿谷制药公众号信息,被纳入医保目录后,按每月4盒计算,患者用药费用将由原每月自费3580元,降至1184元,按全国门诊平均50%医保报销比例计算,患者每月自付不到600元,直接用药成本大幅降低。同时,该公众号文章显示,该药目前产能可满足每年约100万患者用药。

GV-971进医保再次引发网友质疑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阿尔斯海默症发现100年以来,辉瑞、罗氏、礼来、默沙东及强生等全球顶尖药企纷纷折戟这一领域,320多个临床研究药物宣告失败。而GV-971成功进入医保目录本来对企业和患者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但却在网上掀起讨论。

其中,被新浪微博认证为北海道大学神经科学硕士、科学科普博主的庄时利和发文称:“971创造了一个奇迹,就其他药物/疫苗出现热点新闻时大家常有争论,而971这么多天以来这么多沸沸扬扬的新闻,我所知道的专业人士没有任何一个出来声援971。”

在网友的评论中,不难发现,对于GV-971的临床数据和有效性的质疑之声。

而这些质疑的来源之一就是国家药监局在有条件批准该药上市时提出的要求要求申请人上市后继续进行药理机制方面的研究;继续进行长期安全性有效性研究;完善寡糖的分析方法。

此外,在绿谷制药披露的GV-971中国Ⅲ期数据也是该药被质疑的原因之一。绿谷制药在官网表示,有818例受试者参加、全国34家三甲医院开展的为期36周中国Ⅲ期试验主要疗效指标数据中称,该药“在36周的观察期内持续平稳地改善患者的认知功能,在第36周认知功能改善明显,与安慰剂组相比认知功能改善2.54分;安全性良好,不良事件发生率与安慰剂无显著差异。”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张鑫

GV-971的临床III期数据图

但是其所配的疗效曲线趋势图却成了争议点:治疗组与安慰剂组从第4周开始出现组间差异,之后两组发展趋势类似。前24周治疗组、安慰组基本属于同向变化,差异似乎不大,但在24到36周期间安慰剂组患者病情似乎变差,导致最终出现2.54分的评分。丁香园等科普公众号曾撰文称,阿尔兹海默症属于慢性退行性疾病,这么显著的病情变化是否有一定疑问?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观察做更长时间随访,或补充一个III期临床数据呢?

截至目前,绿谷制药暂未披露更多GV-971的临床数据。

知名学者曾质疑该药 并举报相关研发人员学术造假

事实上,对于GV-971疗效的质疑早在2019年,该药有条件获批时就开始了。

2019年11月,网上流传着一封“举报信”,是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教授发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李静海主任的。在这封信中,著名生物学家、博士生导师、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教授实名举报了三位知名学者,并恳请该部门加以调查。这其中就有GV-971的研发团队带头人耿美玉。2020年7月6日,饶毅教授以《Cell Research》期刊编委的身份在该期刊上发表了文章,再次质疑了耿美玉研究员的研究成果。提醒耿美玉团队需要引用先前发表过的文章 GV-971 原创性成果,同时指出其文章有“吹嘘”的成分。

当年7月13日,耿美玉团队在 Cell Research 在线发表题为“Geng et al. reply”的回复文章,正式回复了饶毅的质疑。文中提到,饶毅对其报告的GV-971多方面机制提出了个人关注,他声称“从未遇到过具有如此多靶标的单一药物来治愈或减轻一种疾病”。其不同意这个评论,并举例了二甲双胍。

2021年1月21日,国家科技部官网公布了《有关论文涉嫌造假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其中提及耿美玉研究员的5篇论文,存在不同程度的“图片误用”,未发现有造假。

同年1月30日,绿谷制药发布严正声明称,饶毅发表了毫无事实依据的言论,包括“所谓治疗老年痴呆症的GV-971被很多人认为是假药”,并称“如果没有严格的调查,就不能排除GV-971成为中国二十一世纪最大造假案的可能性”。该公司已要求饶毅先生及相关媒体立即停止针对该公司名誉的损害行为并删除不实言论。对任何未经调查核实而进行恶意诽谤、传播不实信息的个人和机构,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GV-971背后的绿谷

创立“会销”模式 旗下药品曾创国内药品违法广告之最

而将GV-971投放市场的绿谷制药的大股东——绿谷集团在坊间也是争议不断。其董事长吕松涛曾因为参与史玉柱的巨人集团背负巨额债务。吕松涛翻身靠的产品是“中华灵芝宝”,该产品的发明人是陈金生。按照绿谷方面的介绍,1994年,陈金生发现了灵芝提取物对体外癌细胞端粒酶活性能起破坏作用。1996年“中华灵芝宝”研制成功并获得生产批号。

但根据媒体报道,1996年2月6日,陕西省明德制药厂向陕西省卫生厅打报告申请“中华灵芝宝”陕卫药健字号。2月15日,该药厂向时任陕西省卫生厅药政处处长赵斯安行贿,次日即获得了批文。其间没有做药理药性、毒理毒性和临床试验。当年5月15日,赵斯安再度收受上海巨人集团出资、陕西省明德制药厂送上的现金。加上2月份那次,共收受1.5万元现金。上海巨人集团和明德制药厂,负责人都是吕松涛。随后, 上海巨人集团后更名为上海绿谷集团,陕西明德制药厂成为绿谷下属的西安绿谷制药公司。

除了在各大地方报纸和电视上打广告宣传中华灵芝宝,吕松涛还私自印刷发行《抗癌周刊》、《东方健康抗癌特刊》等多种刊物与广告,雇人在各大肿瘤医院大批量派发,并请来各路“专家”和上百个所谓的“抗癌勇士”,召开研讨会现身说法,在全国大搞坐堂会诊,更是创立了“会议营销”这一模式。

广告的虚假很快被真实疗效戳破。自上市后,中华灵芝宝遭到各地工商部门处罚;2000年底,国家药监局收回该药的药品广告审查批文,禁止其发布广告;2001年,滕州市检察官刘云毅与绿谷制药对簿公堂,直指中华灵芝宝是假药……

2002年,在多方质疑下,中华灵芝宝被取消批号,退出了医药市场。随后,当时媒体报道称,“中华灵芝宝”重新包装,改名“双灵固本散”并拿到批文得以上市。目前仍旧是绿谷集团股东的陈金生还曾撰写了论文——《双灵固本散抗肿瘤研究及临床应用》。该论文称,双灵固本散对肝癌细胞抑制率高达93.6%,肺癌抑制率高达100%。

《健康时报》曾统计,截至2006年年底,双灵固本散并同原来的中华灵芝宝,被列入国家级《违法药品广告公告》次数高达800余次,创造了国内药品违法广告之最。2007年,国家药监局收回了双灵固本散的批文,理由是申报虚假的实验数据,随后工商部门又迅速查封了绿谷西安药厂。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张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