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岁也追风,王健林要对车圈下手了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 2021-12-03 21:01鲲鹏计划获奖作者,钛媒体APP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关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汽车锋面

“(王)思聪没兴趣接我的班。”

接班人还没着落,67岁的万达掌舵人王健林只得亲力亲为继续往前冲。当雷军、许家印等大佬为造车争得不可开交时,不甘人后的王健林悄悄投出了“一个小目标”。

企查查数据显示,11月22日万达汽车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新公司的经营范围包含汽车新车销售、汽车零配件批发、机动车充电销售等多方面,但不见汽车制造、研发等造车的“重资产”业务。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万达进军汽车领域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复杂,新公司将提供汽车渠道服务,即线下销售服务。

诸多迹象也印证了王健林的“司马昭之心”,入局汽车行业并不只有造车一条路,而现阶段的万达显然意在卖车。

当然,聪明人不打无准备之仗。虽然对汽车行业而言,万达只算是个初出茅庐的门外汉,老谋深算的王健林却俨然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在万达尚未恢复元气之时,王健林的这步棋究竟是盲目自信,还是确有底气呢?

入门青铜竟有神助攻?

“万达卖得好车吗?”

面对外界的质疑声,王健林根本不慌,他信心百倍地笃定,万达卖车将是一场顺风局。

对于跨界的企业而言,圈外人想要破壁,少不得圈内人的引荐,而泰庆科技恰恰担任起了伯乐这个角色。

公开数据显示,万达汽车的两大股东分别为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泰庆(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虽然具体持股比例暂未披露,但作为一家10月13日才成立的新公司就拿下了与巨头万达的合作,想必泰庆科技的背景也不简单。

实际上,这家新公司的后台比想象中要更硬。

通过进一步翻阅资料发现,泰庆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岳曰安持股80%,同时他也是山东泰岳实业集团实控人,而汽车板块正是该集团的支柱业务之一。自2004年起陆续扩张4S门店至今,泰岳已是一家拥有30多家4S门店的汽车销售服务集团,销售品牌涵盖梅赛德斯—奔驰、福特、北京现代、一汽红旗。

泰庆科技的背后是实力雄厚的山东泰岳,这位股东可以说为万达的跨界卖车增色不少。一方面,万达拥有场地资金的硬件实力;另一方面,泰岳有销售经营的经验优势,新人万达与成熟的汽车销售服务公司合作,在很大程度上能趋利避害。

不得不承认,在跨界前王健林就把局内的优劣盘算得很清楚。

“在进军汽车领域战役中,万达显然落后了。” 财经评论员王赤坤向《汽车锋面》表示,万达不造车也是在回避自己的短板:“万达进军汽车销售行业,不仅能够避开即将红海的造车厮杀,还能掌握着消费关口,顺势利用其庞大的商业物业。此外,卖车相当于掌握了产业链的关键关口,掌握关口就掌握流量,掌握流量就能掌握消费市场终端。”

在造车新势力不断涌现的环境下,市场并不缺一台万达制造的汽车,万达也索性不凑热闹,掌握消费市场终端,才是属于万达的正义。

一辆红旗载不下的野心

放弃了700多万的迈巴赫,王健林把国产红旗的钥匙揣进了口袋。

这场备受关注的换车秀,还要从两个月前的一场商业合作说起。在万达因多次访问一汽集团引发媒体众说纷纭后,双方终于在10月时官宣牵手,伴随着万达与中国一汽战略合作的启动,共建“红旗用户体验生态”的大旗被高高挂起。

具体而言,万达将依靠自身资源在全国范围内建设红旗商超体验店,而新红旗车主可自2022年初起,享受如免费停车、免费观影等万达集团旗下多场景的优惠政策。

虽然老牌车企众多,但钟爱豪车的王健林还是选择了符合这一调性的一汽红旗,而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是,新公司股东泰岳集团正是一汽红旗最大经销商,可以说万达的两次合作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场合作,三方结盟。

这一切动向都在向外界透露着,万达要卖红旗汽车。

带领集团高管们集体换上红旗汽车的王健林深知,房企与车企跨界合作,总比单打独斗来得更稳妥些。

有了这场商业联姻后,一汽红旗自己省了大手笔的资本投入,万达也无需在技术研发上耗费心血,且万达手握国内大量的商业综合体资源,增加线下销售门店的做法在卖车的同时也将提高万达自身的曝光流量。

至于未来万达是否会合作更多车企,这个答案几乎毫无悬念。

如未来万达汽车业务向好,那么王健林造车也并非不可能,但在眼下,万达对汽车方面的技术水平和运营经验都存在缺口,因此与车企合作不失为一个保守且安全的选项。

“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王健林以小博大的出圈豪言和“先卖车后造车”的业界猜想在逻辑上不谋而合,或许在王健林的野心中,合作红旗只是开场的小目标。

造车黄了,卖车就稳了?

在这个人人都想在风口上分羹的时代,喝上头的宝能和恒大成了造车翻车的前车之鉴。

自2016起,一众房企杀入车圈,彼时炙手可热的新能源汽车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想赚钱又何尝容易呢?

宝能斥资65亿元入驻的观致汽车,累计被执行金额超5.2亿元,几乎处在停摆的边缘;空有噱头却迟迟不见量产的恒大汽车,近日被曝停工降薪……

赚钱不成反烧钱,房企难造车的魔咒如影随形,昔日的王健林也曾在这吃了个大亏。

2016年年末,董明珠拉上王健林、刘强东等人投资银隆新能源公司,颇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然而获得增资后的银隆除了发布一个品牌LOGO外再无下文,王健林投的5个亿大概率是打个水漂,即便如今的银隆新能源更名为格力钛,但造车盈利仍然遥遥无期。

在首次造车无疾而终后,心有不甘的王健林又卷土重来,记吃也记打的他选择用求稳的方式为自己的野心开路,即“汽车服务生态”。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与《汽车锋面》的对话中强调,匹配度和契合度是企业转型的重中之重:“汽车行业较大的市场规模以资金密集型的行业特点与房地产行业有较高的匹配度,这是多家房企选择入局汽车行业的主要原因,万达选择卖车的差异化打法是一种结合自身实体网点较多、企业品牌影响力强的扬长避短的理性之举。”

卖车的风险的确比造车要小得多,毕竟经历过2017年资金链风波的万达,才刚走出阴霾不久,在恒大汽车、宝能观致等不算正面的案例面前,王健林显然不敢直接去赌“造车”这个烧钱多、赚钱慢的买卖。

但想要卖车的王健林,还需要面对惨淡的现实。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2021汽车流通行业蓝皮书》中指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全年共有3920家4S店退出或关闭。

在4S店闭店潮的扩张下,不禁引发行业对汽车销售模式的思考,砍掉部分业务的体验店模式真的更有胜算吗?

此前与一汽红旗合作体验店的万达在接下来是否会试水4S店模式还未可知,但无论哪种销售模式都风险重重,4S店支出庞大难以盈利,体验店又难掩为他人做嫁衣的隐忧。

卖车和造车,显然都不是容易的差事,且看“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王健林能折腾出怎样的故事。

写在最后

时至今日,房企跨界进入汽车领域已不是新鲜事,但发力“汽车服务”的打法确不多见,合作泰庆和一汽后,王健林将获得更多行业资源的支持,待时机成熟后,万达造车的可能性也将大大提高,现在的王健林不求快,只求稳。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