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小暖

陈江河对于王旭的爱,一半来自于对骆玉珠的深厚情感,一半来自于自身温暖纯良的品性

如果说,骆玉珠在人生绝望处遇见王大山是她的幸运,那么王旭在本该无忧的童年遇见陈江河就是他的万幸。

这种感情更像是传递,王大山的出现温暖了陈江河最爱的女人,救了她的性命;陈江河的出现温暖了王大山唯一的血脉,给了他灿烂的一生。

后爹难当

很多网友都说:骆玉珠配不上陈江河,骆玉珠结过一次婚又带着一个孩子,陈江河找一个二婚的不值当。

这我想起了小S曾经在一档节目中问修杰楷:你不会在意贾静雯的过去吗?不会在意她带着与前夫的孩子与你一起生活吗?

修杰楷也特别坦诚地说:她的过去还有小孩是她生命里的一部分,我爱她,是爱她的全部。

贾静雯也曾表示,修杰楷是一个把她的过去接纳得很好很完整的人,彻底让她从过去的伤痛走了出来。

同样,陈江河也是一个把骆玉珠过去接纳得很好的男人,他娶骆玉珠,不是馋她的身体,不是馋她的样貌,而是发自内心地爱她,怜惜她。

爱一个人就是要接受她的全部,否则,那样的爱,只能是狭隘的。

柴静曾在《看见》一书中说:爱情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接纳一个人的全部,说起来很容易,可真正身体力行的时候,却很难。更何况,陈江河要接受的,还是一个“大活物”,而这个“大活物”起初并不待见陈江河。

一次,陈江河和骆玉珠在院子里谈心,两人情到深处自然而然地开始耳鬓厮磨,抚摸着,亲吻着,两人谁都没有注意王旭已经悄悄爬起床,透过门缝目睹了这一切,稚嫩的目光中透着不解和仇恨。

当骆玉珠和陈江河欢天喜地的领了证,成为合法夫妻时,邱英杰建议两人补办一场婚礼,陈江河拒绝了,他怕伤到孩子的心。

可让陈江河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他刚到家,就看到骆玉珠疯了一样往外跑找儿子,被陈江河拦住后,骆玉珠声音颤抖着说:他爸的遗像不见了,还有这个......

陈江河看着骆玉珠手里捧着的,被王旭剪碎的结婚照,脸色大变。

作家大冰曾说:孩子不比大人,孩子没有余地,孩子的世界就那么大,一疼就是一整个世界。

王大山的离开,已经是小王旭心头的一道伤疤,他曾经用稚嫩的声音问骆玉珠:妈妈,爸爸还会再回来吗?

随着时间的流逝,年龄的增长,以及和妈妈在人世间飘荡谋生的那段经历,让小王旭在本该无忧无虑的年纪里过早地体味了生活的风霜。

小王旭渐渐明白,自己的爸爸不会再回来了,当他费尽心力去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难免会心痛,可就在这时,生活中,又出现了妈妈的“新欢”,这对于小王旭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的事儿。

当骆玉珠和陈江河找到小王旭时,小王旭抱着爸爸的遗像灰头土脸地缩在那个扳道工小屋里,骆玉珠疯了一般的砸着木窗:你要急死妈吗?听到妈喊你,你为什么不吭声?

小王旭梗着脖子:我不出去,我要住在家里,这是我家。你背着我爸找野男人,你不是我妈。

骆玉珠尴尬地回头看了看陈江河,没想到的是,陈江河只是无声地笑了笑,转身爬坡,走到了王大山的坟前。

陈江河在王大山坟前有这样一段独白,原著中是这样写的:

陈江河将一支点燃的烟插在王大山的坟头,眯着眼对着王大山的遗像说:不知道你会不会抽烟,也不知道咱俩谁大,我叫你一声兄弟。玉珠命很苦,可又很幸运,在最难过的时候遇到了你。这么多年活得不容易,我明白。大山兄弟,你救了玉珠,就是我的恩人,小旭我当亲儿子养,你放心。每年我都会带他来看你,等小旭长大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我就带全家过来......

对于王旭,陈江河实现了在王大山坟前的诺言,他在王旭身上倾注的心血远远多于自己的亲生儿子,最后还将偌大的家业交到了王旭手中。

我想,亲生父亲也不过如此了。

感化

自从小王旭闹了一次离家出走后,骆玉珠便每天心事重重。她对陈江河说:我现在有点怕,怕小旭还是不接受,该怎么办?

这件事情确实让骆玉珠这个精明的女人犯难了。一边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一边是三生三世的爱情,无论哪一边,都是骆玉珠无法割舍掉的。

陈江河摸摸玉珠的头说:那我们就不睡一张床,你跟儿子睡,直到哪天小旭答应了,这还不简单吗?

骆玉珠怅然道:那你凭什么还守着我,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会烦的。

陈江河温柔地将骆玉珠揽入怀中说:是不是你妈走后,你就习惯不相信任何人了。

为了骆玉珠赴汤蹈火的陈江河,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心爱的人夹在自己和孩子之间犯难呢?王旭一天不接受自己,骆玉珠就要提心吊胆一天。

陈江河决定,带着王旭走一遍自己曾经和骆玉珠走过的路,给小王旭讲讲自己和妈妈之间的故事,让小王旭对自己的成见能少一点是一点,好让骆玉珠安心。

陈江河带着小王旭来到古石桥下,讲述自己和骆玉珠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这里是他和骆玉珠爱情的开始,又带着小王旭去陈家村,这是陈江河生长的地方,最后带着小王旭去见了陈金水,讲述着自己和骆玉珠是如何被迫分开的......

小王旭听得津津有味,接二连三的问题抛向陈江河,或许他听懂了,或许他似懂非懂,不过陈江河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慢慢的解开了小王旭的心结。

宫崎骏曾说:不管你曾经被伤害得有多深,总会有一个人的出现,让你原谅之前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

对于年幼时期的王旭来说,生活的刁难何止是丧父,还有那段本该无忧无虑的岁月里却要颠沛流离地讨生活,而陈江河的出现,无疑就是这个让王旭原谅生活里的刁难的人。

王旭对陈江河的感情,从爱答不理到愿意张口喊一声“叔”。

万里长征第一步,总是艰难的,而更艰难的还在后面。陈江河终究不是王旭的亲爹,即便陈江河愿意拿王旭当亲儿子,可王旭的内心始终住不下一个陈江河。

一次,邱岩向骆玉珠和陈江河表扬王旭,说王旭的作文得了满分,还受到了老师的表扬,骆玉珠和陈江河迫不及待的搬好小板凳坐在院子里,期待聆听儿子的作文。

小王旭拼尽全力地阻止,骆玉珠以为儿子是害羞,执意让邱岩念王旭的作文。

邱岩念:题目是我的爸爸,此话一出,陈江河开始是高兴的,他以为自己的用心良苦被王旭感知到了,他以为作文题目里的“爸爸”,是自己。

邱岩继续念:我的爸爸是一名扳道工人,每天晚上都拿着手电,带着工具去寻岗.......

听到这里,陈江河尴尬得不知所措,骆玉珠更加不知所措。

陈江河走进王旭的房间,看到王旭面朝墙躺着,一动不动。陈江河仰天躺在小王旭身边说:小旭写得真好,你一定是想爸爸了吧。跟叔聊聊你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习惯,喜欢给小旭做什么好吃的,经常带你去哪里玩?

过了半晌,王旭委屈地回答了一句:妈妈不让。

陈江河用力把王旭扳过来,两人面对面盘腿而坐说:来,我们拉勾,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告诉我,我以后可以照着你爸爸的样子去做,你就不会那么想爸爸了呀。

这世间最折磨人的,是站在原地以为还回得去。小王旭或许不知道什么是生死永别,但他慢慢地感知到,回不去了,当时间不再折磨他的内心时,剩下的就只有想念。而陈江河想把王旭这份想念,还原到现实里,让想念不那么缥缈,让活着的人不那么冰冷。

教与养

成年后的王旭,身上集合了骆玉珠和王大山所有的缺点。

像骆玉珠一样,只看眼前利益,小聪明很多,却无大智慧;像王大山一样,闷得要命,心思还极重。

面对这样的王旭,陈江河忧心忡忡,真不放心把家族大业交到王旭手中。

陈江河让王旭跟着陈大光跑客户参加饭局,学习应酬,王旭根本就看不上陈大光,处处和陈大光作对,也更加不理解陈江河的用意。

陈江河告诉王旭: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学习的优点,不要总是揪住别人身上的缺点不放,要学会容人,做大事,要有大肚量

当王旭提出要把铁锨铁揪卖给灾区时,陈江河勒令禁止,命令将所有的五金捐给灾区,王旭不解的反抗,为什么到手的钱,要让出去。

陈江河告诉王旭:有些钱能挣,有些钱不能挣,做生意不能只谈钱,这样你的路子将会越走越窄。

面对感情,王旭一直都不自信,他怕邱岩和莱昂去了西班牙,就被莱昂拐跑了,痛哭流涕地找陈江河说,能不能不让邱岩去西班牙。

陈江河大怒:不可救药呀你,二十多岁白活了,到现在还一心凭着自己的潇洒去活着,一点都不洒脱,满心装的都是恐惧,你装什么装啊。

面对怎么也教不上道的王旭,陈江河很是着急,而此时的骆玉珠却不理解说:现在只要一提到小旭你就烦,这孩子把你怎么了,招你这么烦?

其实,不是亲生的就是不是亲生的,如果换做陈路,骆玉珠也不会这么质问陈江河。其实,在骆玉珠心里,也还是有一点点隔阂的。

陈江河失望地看着骆玉珠:谁都可以怀疑我,唯独你不行,我是怎么对小旭的,你最清楚。我着急啊,我要培养接班人哪,他现在这个样子,教我怎么放心吧企业交给他?

这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大概也只有亲生父母才会有吧。

可是陈江河却太难了,他想要望子成龙,可这个孩子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和颜悦色的他,他不会成长;言辞激烈地训斥,又会被人误会别有用心,怎样才好?

人人都说“后妈难当”,给人当“后爹”的处境,又何尝不难呢?

作者:张小暖,愿你我在温暖而舒心的文字里相逢不晚,共同成长

原创不易,抄袭必究!

举报/反馈

张小暖情感说

112万获赞 48.3万粉丝
愿你我在温暖的文字里,相逢不晚,共同成长
优质影视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