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KID“挤兑”,只剩AI课在裸泳

字母榜

发布时间: 2021-12-02 18:58鲲鹏计划获奖作者,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关注

从0做到50亿营收规模,VIPKID只用了不到5年,远快于新东方的19年、好未来的13年,论跌宕,它的命运曲线同样醒目。

今年4月,VIPKID还在筹备冲刺IPO,受政策及其他外部因素影响,短短四个月后,它不仅砍掉全国各地的冗余分支、裁掉大量海外教师和国内运营人员,还要面对挤兑家长,解决退费问题。

多位申请退费家长向字母榜(ID:wujicaijing)透露,VIPKID目前给出的解决办法至少包括:

1.等待全额退费,工作人员称退款期限未知,且不会被视为优先退费对象;

2.家长把剩余的一对一直播课按1比3比例兑换成“基本课程”,不再退费;

3.家长将剩余一对一直播课中的三分之一,一比一兑换成“基本课程”,余下的三分之二课程款则可分两笔退回,工作人员强调这可能是最快的退款方案。

部分家长催问何谓基本课程,是不是之前的AI课?VIPKID工作人员表示肯定。

一位VIPKID的顾问告诉字母榜,目前VIPKID的100万在读学员里,75%完成了换课,这门AI 课也可以单独购买,60节课3220元。也就是说,VIPKID研发这套智学AI课程,不仅能填75万个学员学费的坑,还可以持续创收。

但是,很多换完课的家长大呼被骗。林雪莲说,她将手上原价166元一节的直播课全部换成AI课,换后才意识到,之前上过高度相似的AI课程只要20元一节。前后一算,每换一节AI课,就能听见35块钱打了水漂的声音。

AI课程溢价之外,体验也引发广泛吐槽。一位家长陪读时发现所谓AI课堪称糊弄学大师,有一次弹出答题窗口,孩子反应慢了,还没张嘴,系统就恭喜他得了满分,孩子先是蒙了,而后狡黠一笑,仿佛AI是助他听课交差的盟友。

A

如今被VIPKID拿来当退费挡箭牌的AI课,曾被视为在线教育的下一个风口。

AI课的前身是录播课。2013年,伴随着在线教育冒尖,录播课一度小火,但随即被即时性、互动性更强的直播课取代。

2017年前后,在线大班课、一对一直播课成为主流。彼时,在人工智能技术加持下,各大教育公司瞄准AI课市场,在录播课的基础上做了改良,纷纷推出AI课程。

在那样的时点,在线教育行业K12领域激战正酣,AI课程给资本市场带来了关于教育和技术革命的新故事:AI口语测评、AI批改机器人、AI自适应学习……凡是与AI挂钩的概念都在释放一个信号:AI课程是教育领域突围的好机会。

其中,启蒙AI课颇有潜力。据Frost& Sullivan当时预测,3-18岁的少儿语培市场在2016-2021年间将保持23%的年复合增长率,到2021年有望突破2000亿元。对于发力启蒙AI课的机构来说,低龄孩子是日后K12业务的潜在用户,能降低后续课程的获客成本。

AI课程赛道迅速被巨头、独角兽乃至一些非一线教育公司挤满。总体来说,启蒙阶段有作业帮“鸭鸭”、掌门教育“小狸”、猿辅导“斑马”、学而思“小猴”的厮杀,K12阶段有“松鼠”和字节的“小马”插旗。跑马圈地时,可爱点的动物名称几乎都被机构们拉来当青少年AI课的品牌了,加上字节面向成人的“开言简单学”,AI课程的生意基本上覆盖了全年龄段。

据CNNIC此前预估,2020年“AI+教育”将带来3000亿的市场规模。虽只是K12教育3万亿市场规模的十分之一,但一方面尚无绝对的头部玩家,还有竞争机会,一方面若行业成熟之后,AI课相对人工直播课的易复制和低成本,令各方充满想象。

为了抢占市场,各大机构不惜赔本赚吆喝。到了下半年,小猴AI课、小火花AI课限时秒杀,核桃AI编程课9.9元能拼3节,完课还送遥控越野车。

烧钱的效果也很明显,预算达20亿的瓜瓜龙在去年仅上线半年就完成了0到20万用户的增长。即使不关注教育的人,也能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快乐大本营》里看到瓜瓜龙,在罗永浩的直播间里和斑马AI课撞个满怀。

AI课的打法大致是:花不低的成本研发,大量烧钱做广告投放,再以低价揽客,之后的边际成本逐渐降低,直至进入盈利阶段。

铺天盖地的资本攻势下,有些青年教师甚至开始担忧自己的饭碗未来可能被AI砸烂。

B

“请大家看看,左边和右边,哪边是真人老师,哪边是AI老师?”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VIPKID重金挖来的前百度高管发问。

视频里,两个老师的表情、语言都很相近,得票数区别不大。过了一会儿,主讲人颇为自信地揭榜:“两位都是AI老师。”

对AI课程自信的不只是VIPKID。市面上,针对K12的AI课都打出了个性化辅导的卖点,一般模式是自行选择教材,通过答题触发相应练习,以针对弱项辅导。而启蒙阶段的AI课则更侧重兴趣培养,趣味性内容看上去也更热闹。

但当这些卖点飞入寻常百姓家后,很多用户却感觉不大对头。

家长@ya0206在微博上表示,孩子听了5分钟AI课就没动静了,过去一看已经睡着。上AI课很难集中精力,是学生普遍面临的问题,尤其是对2-8岁注意力发散的孩子来说,没有一个“真人”老师用犀利的眼神盯着,并根据孩子的精神状态给予反馈,不走神打瞌睡的难度较大,为了吸引注意力过多加入动画和音效,并不能解决互动性上的根本缺失。另外,对于启蒙阶段的孩子来说,AI课程的容错率较低,AI语音识别出现偏差的情况较多,一旦出错,大人往往能通过常识性的理解自主纠正,对于低龄儿童则要难很多。

年纪稍长的孩子,普遍认为AI课在教学能力上显得鸡肋。知乎@七翎安生是一名高中生,也是VIPKID的五年老学员,这次被迫换了AI课。据他反馈,AI课难度比外教一对一低很多,而且课程内容没有针对性,参与感低,让人兴趣索然。

有业内人士认为,打造AI教育的愿景是把大量线下传统的教育资源搬到线上,用VR、AR、AI的方式呈现出来,以增强教学的体验性,但现阶段市场上的智慧教育大多还处于加一块屏幕,做一套打卡系统,搞一个在线题库的阶段,是停留在表面上的智能,并没有真正解决学员痛点。

一位英语老师曾在采访中表示,真正的AI课应该是根据孩子的不同表现、反应来继续播放不同的视频,但是市面上的录播视频,对每个孩子来说播放的视频都是一样的,只是穿插了题目。

在可以预见的科技发展阶段,AI课的针对性、交互能力、情感支持都难于真人授课相比。为了弥补这些短板,很多AI课会配备辅导老师(或称为班主任),在课后针对每位孩子的学习表现进行评价和纠正,起到监督、伴学作用,但反响普遍不佳。

C

2017年,教育行业有过一场“人机大战”,三名17年教龄的老师和AI机器人同台竞技,结果在展示学生学习成果后,人类教师被AI教师碾压。

但在字母榜所接触的学生和家长中,没人因此而担忧人类教师会被AI取代,是现有AI课程的糟糕体验,帮助他们作出感性且坚决的判断。iTutorGroup创始人杨正大认为:“教育分为两部分,在知识传递上,也许AI能比人类出色,但在品格培养上,AI很难取代人类。”

苹果公司CEO库克则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逆向思考:“人们真正担心的,不是人工智能发展会使机器像人一样思考和做事,而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会变得像机器一样思考和做事。”

如果AI课产业链条上的教学、研发、运营人员被产品程式化的规则异化,只是把他们以为需要传授的知识点嵌进一个个APP里,就很可能触及教育的基本伦理。

苏令银在《论人工智能时代的师生关系》中提出理想的情况是:机械的信息收集、数据分析等指令性工作可通过AI技术代劳,而价值引领、情感感化等工作仍由人类教师进行,而非AI。

据报道,今年超过550万人次报名参加了教师编制考试,但全国仅招78.9万个岗位,报考教师资格证的人数也已从五年前的260万,猛增至千万量级。

另一边,AI课赛道剩下一地鸡毛,一众玩家还没收到韭菜,双减一个浪头打来,自己成了韭菜。布局K12的幻想成空,小马AI课、小猿AI课已停止售卖各学科课程,绕开K12的玩家还在挣扎,但已经难在成为资本攫取财富的噱头。

小火花AI课改名小火花启蒙,斑马AI课改名斑马,小猴AI课改名小猴启蒙,VIPKID也用基础课这样朴实无华的称谓替代了AI,AI课程市场较以往冷清了许多,好似一切未曾发生。

参考文献:

论人工智能时代的师生关系,开放教育研究

猿辅导、头条、腾讯混战,「启蒙教育」成巨头「斗兽场」 | ,36氪

“收割”低幼人群、99元的AI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界面新闻

AI教师来了,人类教师会被取代吗?,猎云网

VIPKID复制VIPKID,投中网

教师岗这么香,没有高学历进不去了?,中国新闻周刊

AI互动课,还有多久和在线直播正面交锋?,多知网

风口上的 AI 互动课:在线教育选手的「新战场」,多鲸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