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年疫情又起,边境城市满洲里全面停航停运

新京报

发布时间: 2021-11-29 22:02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关注

内蒙古疫情再起,这次的“风暴眼”是呼伦贝尔满洲里市。

11月27日,满洲里市在“应检尽检”人员核酸检测过程中,主动筛查出3例阳性人员。随后,确诊病例数量开始攀升,截至11月29日12时,满洲里市已有本土确诊病例28例。黑龙江省讷河市、内蒙古通辽市出现关联病例。

此时距离内蒙古上一轮疫情平息(病例清零)刚刚过去不到2天,距离满洲里的上一轮疫情刚好过去一年。11月28日,国家卫健委、国家疾控局再次向内蒙古派出工作组指导疫情处置工作。

疫情已关联三地,累计出现31名感染者

满洲里市的此次疫情开始于11月27日,当天,满洲里市在“应检尽检”人员核酸检测过程中,主动筛查出3例阳性人员,经专家组会诊,诊断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

随后,确诊病例数量开始攀升。先是27日报告的3名无症状感染者中的2名转为确诊病例;接着,集中隔离观察人员中发现17例确诊病例和1例无症状感染者……截至11月29日12时,满洲里市已有本土确诊病例28例。

与此同时,疫情出现向外传播的态势。

11月28日8时20分,黑龙江省讷河市在主动对省外返回人员核酸检测时发现1例阳性人员,经专家研判,诊断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

其行动轨迹与满洲里密切相关。该名无症状感染者于11月16日乘火车抵达满洲里,其间参加过婚宴,至23日再从满洲里乘火车抵达黑龙江齐齐哈尔,后由齐齐哈尔转乘客车返回讷河家中。在讷河期间,曾在外用餐、乘车。

11月29日,距离满洲里1000公里的内蒙古通辽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1例无症状感染者,为满洲里市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截至目前,满洲里疫情已经关联三地,累计31名感染者。

其中,黑龙江省讷河市的感染者尤其需要关注。讷河为齐齐哈尔所属县级市,地处黑龙江与内蒙古的交界处,流经讷河部分的嫩江为两省(区)界水,两地居民一衣带水。同时,由于复杂的历史原因,呼伦贝尔的行政区划归属曾在黑龙江与内蒙古间几次跳转,因此,处在交界位置的讷河与呼伦贝尔历来交往流动频繁,融合颇深。

百度迁徙地图显示,按城市划分,14天内每日呼伦贝尔迁出人口最多的城市一直是齐齐哈尔市,其中25日(31.56%)、26日(33.61%)、27日(31.3%)比例最多。

11月28日,齐齐哈尔市全面启动疫情防控紧急状态。进出齐齐哈尔市人员,要求提供48小时内核酸检测证明。同时,对讷河市全域封闭管控,全员进行高频次核酸检测筛查,停止一切不必要人员活动。28日起,齐齐哈尔市公路客运总站全部关闭。

全面停航停运,多地排查满洲里来返人员

今天(11月29日)上午,满洲里市居民开始了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在11月28日进行的第一轮核酸检测中已经检出阳性样本60份。目前,满洲里市东山街道为高风险地区,南区街道为中风险地区。

自11月27日疫情发生后,满洲里市连续召开3场新闻发布会。市政府以及市发改委、卫健委、公安局等部门的主要领导介绍了当前疫情处置工作开展情况。

根据发布会通报,病例居住小区(满城新世界B区、府欣小区A区长洲公司楼)和工作场所(伊利托货场、跃龙公司东吊场区)均已实行封闭管控。截至11月28日上午12时,630人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包括密接、次密接和其他人员。

满洲里市居民进出受到严格限制,所有人员、车辆禁止离开满洲里。自11月27日起,满洲里市航班、火车、长途汽车、出租车、城市公交已全面停航停运。公安部门已对全市各交通道路和市区出入口进行严格管控。

满洲里西郊机场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满洲里机场11月27日执行“只进不出”,11月28日开始进出航班全部取消,何时恢复未知。尽管部分售票软件上仍可查询到未来几天的航班,但机场工作人员表示,购票成功也没办法飞,航空公司会为购票旅客办理退票。

中国铁路哈尔滨局工作人员(满洲里站由哈尔滨局管辖)则表示,他们并未接到专门通知,一切以12306软件上的票务情况为准,目前进出满洲里的铁路车票已经全部取消。

在社会面的防控上,满洲里市要求,集贸市场、文体休闲娱乐等场所暂停营业,严禁餐饮堂食、婚丧嫁娶、线下会议、宗教礼拜等聚集性活动;全市所有个体诊所、门诊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停诊,各医院、卫生院除急诊、透析、孕产妇、肿瘤化疗等必须到医院治疗的患者外,其余科室暂停接诊;福利机构、养老服务机构全封闭管理,禁止人员进出;学校、幼儿园及培训机构暂停线下教学活动。

同时,多地发布了针对有满洲里旅居史人员的管控措施。以满洲里这轮疫情首次通报的11月27日为起点倒推14天,甘肃酒泉开始排查11月13日以来从满洲里到酒泉的人员,并要求其主动报备;天津市有同样规定,并要求实施14天居家隔离。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要求,满洲里来返人员需第一时间提供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3例病例为跨境物流公司人员,病毒溯源仍在进行

这并不是满洲里第一次与新冠病毒发生“遭遇战”。去年几乎同一时间(2020年11月21日),满洲里55岁的包姓环卫工人与妻子,在住院前的例行检查中双双被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此后,感染人数不断上升。直到2020年12月25日,当地本土确诊病例清零。该轮疫情中,满洲里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8例。

当时的全基因组测序结果显示,新冠病毒属于L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I(B.1.1分支),经对比显示与俄罗斯流行株高度同源,提示满洲里市两例病例是由境外输入引起。而满洲里本轮疫情从何而来,病毒溯源工作仍在进行中。

不过,已公布的确诊病例的职业和轨迹或许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参考。根据发布会通报,11月27日筛查出的3名阳性人员中,2人为装卸工人,1人为木材加工工人,工作场所为伊利托货场、跃龙公司东吊场区。

伊利托是位于满洲里的一家物流公司,公司官网信息显示,该企业由俄罗斯IRITO集团于2007年12月在满洲里成立,并于2014年4月被内蒙古一家公司全资收购,是一家以木材及相关产品为主的综合性国际口岸货场。

该公司曾组织发出以满洲里为起点的第一列中欧班列。针对“一带一路”班列的木材运输,公司将产业链向上延伸至俄罗斯木材产地。目前,场区内已建成6条铁路专用线,木材等货物的装卸作业都在这里完成,也是前述3名感染者的主要工作场所。

由此也可以看出,满洲里作为欧亚陆路大通道上的重要枢纽,是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城市,位于内蒙古东北部,毗邻俄蒙,被誉为“东亚之窗”,承担着中俄贸易65%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

边贸的繁荣带来了人员的加速流动,虽然总人口只有30万,但特殊的地理位置为满洲里带来了大量商人和游客。疫情以前,许多人常年往返于境内外。但在疫情的形势下,这也成为边境城市的防控难点。

我国有9个省份和周边15个国家陆地接壤,陆地边境线长约2.2万公里,人员往来进出频繁。同时,由于边境地区地广人稀,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数量、水平都相对不足,疫情输入风险较大。

从去年11月至今,黑龙江绥芬河、黑河,内蒙古满洲里,云南瑞丽等都反复遭遇疫情。各边境城市也将“外防输入”作为防控重点。就在10月29日,呼伦贝尔还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严格加强边境口岸及周边区域管理,坚持“人物环境”同防,严格加强境外返回人员健康监测、口岸全流程闭环管理、高风险人员安全防护、进口冷链食品和非冷链物品的消杀检测等。

针对边境城市的防控难点,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曾于去年4月召开专题发布会,国家卫健委原疾控局监察专员王斌表示,边境防控原则是一地一策,一个口岸一个策略。边境省份和口岸城市要履行主体责任、主管责任。同时,国家帮助地方进一步完善相关措施,提升救治能力,落实关口前移、入境管控、社区排查管理、门诊监测、医疗收治等。

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 实习生 刘艳爽

编辑 张磊 校对 贾宁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