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晓伟 耿莉

  近日,半岛全媒体记者收到一条“平度大姜滞销求助”的信息,反映平度市明村镇韩村的姜农种的大姜卖不出去,留在地里无人问津。平度是中国的大姜之乡,大姜种植面积达6万多亩,辐射多个乡镇,其中以“蟠桃大姜”最为出名,被列入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带着这个问题,半岛记者走访了多个乡镇,了解大姜价格下跌背后的原因。

今年大姜价格大跳水,每斤只能卖两三毛钱。

没有销路,姜要烂在地里了

  “今年的姜是真不够本呀。”明村镇韩村的大姜种植户窦炳环无奈地告诉半岛记者,韩村二十年前就开始种植大姜,是远近闻名的大姜种植村,大姜也是村里将近400户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但今年姜的价格出现了断崖式下降,往年批发价一斤在4元左右浮动的大姜,今年只能卖两三毛钱。“出姜人工费一天300到500元不等,现在一亩地的姜也就能卖上几千块钱,都不够成本。我今年种了十亩地,到现在还有两亩地的姜因为价格太低,放在地里没出,出完的姜也都存在地窖里,没有销路。这一年投入十几万,眼看就要打水漂了。”窦炳环说道。

  明村镇农业农村服务中心的高级农艺师告诉半岛记者:“农户种植一亩大姜的成本在1.5万到2万之间,现在一亩地只能卖2000-3000元左右,远远不够成本。由于生姜价格下跌,明村镇不少农户的姜都在地里没出,“上周日的降温降雪导致冻害,地里的姜更不值钱了。”

一些种植户的大姜至今还在地里没收。

村民共享地窖,但远不够用

  平度市东阁街道北窝洛子村的王善忠,种姜有十几个年头了,前两年大姜行情好,去年冬天新盖了8个地窖,花了20多万元,现在家里一共20多个地窖。王善忠今年种了23亩大姜,由于人工、化肥、技术改进等各方面都涨价,一亩地成本大概1.5万元,他今年雇了40多个人出了4天,产量15万斤。由于行情不好,鲜姜出完后全部存入地窖。王善忠告诉记者,按照今年的行情,鲜姜一斤两毛左右,种一亩赔一亩,去年鲜姜的价格在3块左右,今年地窖子里存的黄姜一斤价格在1元左右,和去年的3元多一斤也是相差甚远。“种了这么多年姜,没碰到价格这么低的时候,今年大部分姜农出完姜都把姜母留在了地里,白白扔了,再雇人出姜母又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一个人工费一天300多。”王善忠说,现在存起来的姜也犯愁,万一明年价格还不好,姜农们怎么办?

  北窝洛子村支部委员王宝天介绍说,北窝洛子村作为平度蟠桃大姜的主产区,今年种了3500亩左右大姜,比去年增加了将近三分之二的量,像王善忠这样自家地窖充足的,可以直接将鲜姜存起来,待价格合适时出手。村里种姜的基本上家家都有地窖,但是随着村民种的越来越多,地窖明显不够用。从青岛来的遴选村党支部书记张昊早早就发动村民共享存量,哪家有剩余的空间免费借给有需要的村民,可现实情况远比想象的严重,好多村民自家的都不够用。没有地方存的鲜姜只能赔钱贱卖,两三毛的价格甚至都无人问津,一些大姜种植户干脆留在地里不收了。

王宝天自家种的两亩大姜全部存入地窖。

生产过剩价难高,合理规划是出路

  宝帅农副产品合作社承担着北窝洛子村及周边村庄的农副产品加工、出口,今年存了200吨鲜姜。负责人王宝帅说起大姜的价格也是一脸无奈,据他介绍,今年大姜价格的断崖式下跌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大姜的种植量增长太多,单北窝洛子村就增加了将近三分之二,前两年行情好,全国各地都增加了种植量。就平度地区来说,种植量上去了,但是没有存储的地方,新的地窖不允许再挖,平度又没有大型的恒温库,在地窖饱和的情况下,没有地方存放的姜只能贱卖,甚至为了不再增加成本只能弃之地里不顾。

  “为什么价格人家说多少就是多少?我们已经没有话语权和定价权了。”王宝帅说,由于没有大型恒温库,平度也没有大型收购市场,平度的姜只能拉到安丘、昌邑地区有大型收购市场和大型恒温库的地方交易。从地窖子里取出来的姜再放回去就很难存放了,所以取出来,运到交易市场只能给多少卖多少了。此外,由于海运费涨价、集装箱短缺、通关速度减缓等原因造成出口成本增加,国外需求量减少,同时国内市场饱和等多方原因造成了大姜的价格急剧下跌。

  “平度作为全国的农业大县,拥有19种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是中国的大姜之乡,我们要发展自己的农副产品大型交易市场,拥有自己的大型恒温库,给姜农和其他的种植户提供保障。”谈及如何保障姜农的种植收益,北窝洛子村的遴选村党支部书记张昊如是说。

王善忠去年冬天新盖的地窖今年派上了用场。

举报/反馈

半岛都市报

2478万获赞 33.9万粉丝
青岛市和山东半岛地区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半岛都市报官方百家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