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迎来今冬第一场雪!很多人都来到这里打卡……

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 2021-11-07 11:08中国青年报社
关注

今年天气好像冷得特别早,新疆高海拔地区、西藏、青海、内蒙古东部以及东北中北部一带都已经“签收”了今冬初雪。受寒潮影响,昨晚,北京迎来今冬第一场雪!

每年北京下雪后,大家都会纷纷拍下雪景,朋友圈也会迎来一波雪景照。要说哪里的雪景最美,故宫一定当仁不让。晶莹的雪花配上红色的宫墙,美翻众人,雪中的故宫早已成为人们争相打卡的新晋网红地。

紫禁城北的景山上的确是眺望紫禁城的最佳位置,尤其是在下雪的季节看雪中的紫禁城,看雪后的紫禁城。只有雪色能够改变紫禁城的色彩。

云暗天低,雪花纷扬起来,便立刻朦胧了紫禁城天上人间的界线,朦胧了古往今来的时空,朦胧了宫殿庭院的高低宽窄大小,朦胧了皇朝的礼治、权威的尊严、人臣的等级,朦胧了皇室与平民的分隔与距离;犹如紫禁城属于皇帝的黄色的琉璃瓦屋顶,紫禁城周边一座座王府中属于达官贵族的绿色的琉璃瓦屋顶,再远处属于普通百姓的灰色的屋顶统统被同样的白雪覆盖了那样。虽然是暂时的,人人都明白,皇帝更明白,但在飞雪的世界里,总会生出些别样的异样的情态来。

纷纷扬扬的雪花在紫禁城的每一个角落舞动起来的时候,在一派朦胧的景象中,似乎一切都消解了,一切都消失了。其实一切皆在,或者更加真切。

仍然可以站在景山最高处的万春亭前观望。如果你在晴天丽日时也观望过的话,你会发现一个奇怪又令你无比惊讶的景象——在晴朗的天幕底下,古老的紫禁城似乎陷入现代高楼大厦的谷底;在大雪纷纷的此时此刻,一切现代的建筑一齐面目不清了,甚至退缩得无影无踪,而宫殿高低错落、铺排宏大有序、线条清晰流畅、轮廓典雅秀美的紫禁城却如迷人的海市蜃楼般奔来眼底。洋洋洒洒的大雪不仅遮掩不住它的容颜,反而渲染了它的丰姿。不管是距离的原因,还是心理的原因、视觉的原因,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凡是有此经历者,都会思索——紫禁城,这座最经典的中国古代建筑,为什么具有如此穿透时空的魅力?

这时,你从景山下来,在纷纷的雪花中沿紫禁城宽达五十二米的护城河行走。冰面的积雪已经使得护城河更为开阔。透过飘扬的雪花,看得清河对面深灰色城墙的墙面上已经挂起累累的雪团。横在乱雪中的一线堞墙如锁链般清晰整齐,被锁定的、威武的神武门城楼与玲珑的角楼,在飞舞的雪花中愈显出遗世独立的势态。雪花越墙而过。神秘的宫殿近在眼前又遥不可及。

这时候,与神武门南北守望的午门前,午门城楼与东西雁翅楼、与阔大的紫红色的墙体墙面合围而成的巨大的敞口式广场更加雄浑整肃。密密麻麻的雪片旋转翻动出一派浑然浩然的境界。谁都用不着怀疑,再多、再大、再密的雪,不论是狂乱的还是轻盈的,都可以集中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总可以从容地容纳吞吐。

六百年前,就在午门城楼刚刚竣工的第一个元宵节,明成祖朱棣在午门前高搭彩阁,燃放焰火,与民同乐。不料焰火烧着了崭新的城楼,还烧死多人。那一年肯定没有出现“正月十五雪打灯”的瑞象。尽管如此,后来的皇帝们仍然会登临午门城楼。雪中的元宵灯节分外隆重热闹。高高在上的皇帝乐意看着他的臣民在雪地里点亮花灯。通体亮堂的长龙与飞雪共舞。

不知过了多少年。世界著名的三大男高音的终生梦想实现了。21 世纪的第一年,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斯在午门广场高歌《今夜无人入睡》。他们也有遗憾。如果是在飘着不大不小、不紧不慢的轻柔雪花的元宵节,一流的现代灯光师把古老的城楼幻影为无法复制的背景,世界上最著名的男高音的嘹亮歌声在曼妙的飞雪中直上河汉,那会是怎样的浑然、浩然啊!

紫禁城内长达两千米的蜿蜒起伏的金水河在飞雪中舞动了。到处可见的檐宇四角的走兽、屋脊上的龙吻、嵌在基石间的螭首、数不清的石雕栏杆上的云龙云凤、九龙壁上的九龙、青铜狮子、青铜兽面、铜鹤铜龟,所有的动物雕塑、雕刻,统统摘去威严的面具,一齐被飞雪舞动起来。殿前殿后的云龙石雕上积了雪,还没有被完全覆盖,你便看见也知道了什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在保和殿后面那块重约二百五十吨的云龙石雕前,你会想到这块最大、最重的石块如何被运进紫禁城的故事。如果那一年下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数万民工就用不着掘井泼水做冰道了,他们只要将雪道压成冰道就可以将这块巨石滚运进北京。数倍于午门广场、面积达三万平方米的太和殿广场上,长长的御道被白雪覆盖,遍体沧桑的无数的地砖被白雪覆盖,一派洁白的广场无比空旷,融入雪色的汉白玉三台托起的太和殿巍峨而缥缈,一排又一排石雕望柱顶端的积雪一点点加厚。“高处不胜寒”的感觉顿时袭来。紫禁城东北的一个角落里,珍妃被推入井中(现在叫“珍妃井”)的井口也被白雪覆盖了,而所有经过此处的人都感受到直入骨髓的冰凉。

纷纷扬扬的大雪终于完全覆盖了紫禁城,覆盖了几百年来纷乱的脚印和明灭的灯火,覆盖了争权夺利的动乱与朝代的更迭。当纷纷扬扬的大雪安静下来之后,紫禁城被覆盖得如此静谧,如此安逸,如此干净,如此完整而完美,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只留下伟大的建筑在纯洁的世界里尽情地展现它的完整与完美。

——本文及图片来源于《“李”解故宫之美》

来源: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