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河非常七日确诊破百源头待查,力阻“社区传播”

人民资讯

发布时间: 2021-11-04 12:37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关注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封闭管控7日,7轮全员核酸检测,140例确诊病例。深秋时节,这几组数字让黑河这座边境小城走到了聚光灯下。

2021年10月27日凌晨,黑龙江省黑河市发现1例阳性病例。此后开展的全员核酸检测逐步揭开本轮疫情的面纱。截至11月2日24时,黑河市已发现140例确诊病例,全部集中在爱辉区。而在哈尔滨查出的5例确诊病例中,疑似“1号病人”也有着黑河旅居史。这意味着,目前黑龙江省全部确诊病例都与黑河市有关。

爱辉区是黑河市政府驻地,也是黑河口岸的所在地。2020年底,黑河曾发生小规模疫情,短暂启动应急状态。这一次,对手换成了更棘手的德尔塔变异毒株,且疫情已进入了社区传播阶段,阻击难度不容小觑。

与10个月前相比,当前管控力度显著加码。10月30日,黑河市将黑河市户籍人员龙江健康码统一变更为“黄码”。而在黑河中心城区内,截至11月3日,封闭式管控已进行到了第7天。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黑河疫情的外溢风险被及时控制。相较之下,内蒙古额济纳旗点燃的旅行团传播链已波及十余个省份。

尽管二者的疫情无关联,但黑河与额济纳旗同属口岸城市依然引人注意。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2021年明水期(河流未结冰,通航时段)以来,与俄罗斯频繁来往的黑河码头口岸已强化了防控力度,引入无接触式查验等技术。但在新冠病毒可怕的传播力面前,漏洞永远可能存在。

“我们每次都是(病毒)传播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是不理想的。”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我们应该考虑怎么亡羊补牢,考虑怎样把‘雷达’系统搞得再灵敏一些。”

社区疫情隐匿蔓延,传播源头仍成谜

公开资料显示,爱辉区占地面积约1.4万平方公里。而从地图上看,爱辉区的城市建筑大部分集中在一块5公里长的土地上,沿黑龙江南畔狭长分布,与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隔江相望。根据黑河市政府官网介绍,两座城市客运码头的间距只有650米。

“黑河已发生社区传播,并存在扩散外溢风险。”在10月30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副局长吴良有寥寥数语道出本轮疫情的严峻。

根据世卫组织定义,社区传播具有三项主要特征:出现大量互相之间没有关联的确诊病例;在哨点监测中发现大量病例;在同一区域内发生多起聚集性疫情。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则在2020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通常来说,一个地区持续出现感染来源不明的病例,或出现感染来源不明的局部暴发,就算出现了社区传播。

截至目前,黑河已公布59例确诊病例的流调轨迹。南方周末记者通过词频统计软件对流调结果查询,未发现明显的病例聚集地点。59例中,12例通过密切接触者核酸检测查出,占比较少,大部分病例通过全员核酸检测查出。

另一特点是,爱辉区确诊病例分布较为分散。爱辉区有17个主城区的居民小区被划为中高风险区域。分布最集中的几个小区位于城区东部的博文社区、长海社区。在已公布流调的病例中,这两处社区居民中的确诊病例总数分别为12例与8例。与之相比,黑河市唯一一处高风险地区——宏志小区已披露的确诊病例数为7例,并不突出。

“实际上发现的感染者是点状分布的,不会聚集在一个小区里。通俗来讲,地方性流行已经形成了。只不过因为疫苗接种与佩戴口罩的阻断,隐匿性传播使得看起来不是很严重。”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估计,接下去确诊人数还将上涨。

除此以外,哈尔滨另有5例本土确诊病例。根据官方流调结果,确诊病例1曾于10月15日、21日两次乘K7031次列车前往爱辉区。确诊病例2、3与此人是同事关系,确诊病例2、4、5又是一家三口。由此可见,哈尔滨的新增病例同样与爱辉区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吴良有在此前发布会表示,黑河疫情是一起新的境外输入病毒引起的疫情。不过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已公布流调信息的病例中,既未提及境外旅居史,也没有在口岸码头等“高危”场所工作的人员。

分散的流调信息折射出本轮疫情溯源难度很高。常荣山推测,输入性事件的发生时间应该至少在10天以前。在疫情蔓延如此之广的当下,难以判断一个病例是第几代传播者,溯源也就无从谈起。

基于疫情严峻性,10月3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黑龙江工作组深入黑河市检查指导疫情防控工作。工作组组长由国家卫健委党组成员余艳红担任,她曾于2021年年初担任吉林工作组的组长。

此外,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黑龙江省医院、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医院的医疗队已抵黑河。其中,带领哈医大一院队伍的院长于凯江曾亲历过武汉、绥芬河、新疆等地的疫情一线。在10月初哈尔滨的疫情中,他的身份是黑龙江省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

“黑河疫情中,可怕的是病毒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攻陷了我们的社区。”金冬雁表示,社区传播并不罕见。无论是广州、南京等地疫情,还是仍在进展中的内蒙古、甘肃疫情,都体现出社区传播特征。“每一次发生社区传播,我们都采取全民检测、封闭式管理等手段,病例数很快就能降下来。”

跨境货运设“红区”,口岸防控层层加码

在4374公里的中俄边境线上,黑河是两国间距离最近的对应口岸。在每年长达5个月的明水期里,黑龙江上充斥着来往两岸的货船。冰雪封江时,一条由浮桥构成的浮箱固冰通道会被架起,运货交通工具也由船舶换成卡车,直到下一个春天的来临。2019年,黑河口岸以这样的方式进出口货物74.3万吨,创下历史新高。

如果没有疫情,10月下旬本该是抓住明水期尾巴的“抢运期”。如今码头上已看不到繁忙景象。在被新冠病毒支配的日子里,与外界联系频繁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风险——目前黑河对岸的阿穆尔州疫情严重。据俄罗斯商业资讯台10月21日报道,该州共启用2148张床位收治新冠肺炎病患,目前已濒临饱和。

曾在黑河港务局工作过的一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20年武汉疫情之后,码头口岸已经收紧了对于跨境货运船舶的管理。一艘货船行驶过江后,首先停到一座趸船边。船员下到趸船上,由海关边检人员检查证照。消杀人员则会到货船上对货物和船只进行消毒。完成这些步骤后,货船方可靠岸至散装码头区,由吊车卸货。

口岸调度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上述过程中,船员一般不允许上岸。

黑河市2020年5月发布的一则通告显示,散装码头区与趸船都实行封闭式管理。上述港务局人士表示,这一被称为“红区”的区域是配有居住设施的。口岸工作人员要么住在“红区”里,每半个月左右轮换一次,要么居住在隔离酒店中。其他人不得随意进入这一区域。

2020年12月28日,爱辉区一位73岁老太太被确诊。到了2021年1月2日,黑河全城确诊病例数达9例,随即开展了全员核酸检测。国家卫健委在2021年1月中旬通报,黑河的这场小规模疫情同样由境外输入引发。

经此一役,进入2021年明水期,黑河口岸防疫措施又进一步加码。黑河海关严格对船员100%体温监测验核健康声明卡,对进境船员100%进行流调等。同时通过高清远程视频摄像头,远程对出入境的船员进行人证对照,与备案信息核实无误后进行验放。

金冬雁表示,对于境外输入风险绝不能掉以轻心。他以曾是控制疫情的亚洲“模范生”越南为例,由于放松了管控和排查力度,疫情复燃。他认为,应当尽快锁定传染源头,找出哪个环节出现漏洞。

金冬雁认为,应当加强“雷达”系统的建设,抢在社区传播发生前锁定传染源。过去依靠发热门诊作为“雷达”的方法,已无法适用于眼下轻症与无症状感染者居多的局面。对于口岸城市,应该开展高危人群恒常性的筛查,包括机场、娱乐场所等地的工作人员等。

志愿者不再“男士优先”,防控持久战考验保障能力

一项广为人知的举措反映出黑河扑灭疫情的决心。10月30日,黑河市将黑河市户籍人员龙江健康码统一变更为“黄码”,待本轮疫情形势稳定后统一重新赋码。此举不可避免波及人在外地的黑河人。黑河官方同时宣布,长期在外的黑河人可拨打便民服务热线或通过微信公众号申请恢复“绿码”。

对爱辉区内的22万常住人口而言,这已经是第二次经历封闭管控生活。无论是全员核酸还是封闭式管控,都在井然有序地开展。

10月27日下午,供职于黑河一家银行的白梅通过小区业主群了解到疫情暴发的消息。此时,黑河封闭管控命令还未下达。按业主群工作人员的指示,她进行了第一次核酸检测,单位亦通知隔天上班。

一天后,业主群传来了全城封闭管控消息。群里工作人员宣布,接下来将对各社区进行封闭式管理,并公布了粮油、药品、蔬果等物资的配送电话。“需要什么我们可以自己去联系,工作人员给我们送到小区门口,自己下去拿。”

10月28日,黑河市发布公告,自当日零时起,黑河市城区社会面实施最严格管控,加强市区公路卡口交通管控,市区内车辆、人员一律不得出城,除生活物资保障、能源运输、医疗物品运输车辆外,其他人员车辆非必要不得入城。

同许多中小型城市一样,进入封闭管控阶段后,黑河对居民的基本生活保障能力开始经受考验。

李厚雄是黑河本地一家连锁药店的经理,承担着配送药品工作。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老年人是订药的主要人群,高血压、糖尿病药物是最常见的需求。这与黑河的人口结构有一定关系。根据当地官方统计,2018年末,黑河全市60岁人口占人口总量比例为20.6%,该比例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且呈逐年上升趋势。

由于许多老人居住在爱辉区周边乡村中,出入城区的通道已被封锁,这曾给李厚雄的送药带来不小的麻烦。10月29日至31日,他持续在黑河交警支队的微信公众号上申请临时通行许可。

目前,李厚雄只能在城区范围送药,每天能接到一百多个电话。自己送不过来时,他就自掏腰包,以每单15元的价格雇人骑电瓶车送药。“挣不挣钱都无所谓。让患者在疫情期间能吃上药,这是最好的。”

负责为居民送蔬果的超市职工李雪每天只睡不到四个小时。封闭管控期间,她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凌晨5点起床,7点之前完成进货,上午统计居民的订单信息。中午11点至下午5点打包备货,晚上6点开始配送,一直忙到午夜时分。

白梅和丈夫都被编入了志愿者队伍中,负责在封闭小区的卡点执勤。每班次6小时,隔天到岗。白梅能感觉到人手的紧缺——与上一次疫情相比,这次志愿者队伍也不再“男士优先”,随着越来越多人员因成为密切接触者而被隔离,志愿者队伍减员、代班的情况也变得常见。

11月2日,爱辉区在城乡范围内开展第七轮全员核酸检测工作。在常荣山看来,由于目前无症状感染者的占比很大,这部分人群可能在核酸检测中呈现“假阴性”,因此高频次的全员核酸检测十分有必要。“只有通过多次的核酸检测,直到最后一周内的几轮检测结果都是零个、一两个阳性,才能达到‘动态清零’最终效果,还市民们一个安全的城市。”

(应采访对象要求,白梅、李厚雄、李雪为化名)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