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外商直接投资超预期增长 服务业已成首选领域

中国经营报

发布时间: 2021-11-03 15:08中国经营报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本报记者 谭志娟 北京报道

有迹象显示,外资对我国信心持续增强,疫情下外商直接投资(FDI)出现超预期增长。近日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9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8595.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6%。

《中国经营报》记者还注意到,随着外资流入结构的不断调整,服务业已经成为外商投资的首选领域。与此同时,数据还显示中部地区吸引外资能力持续增强:前三季度,中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增长29%,远高于东部(19.8%)与西部(4.1%)地区。

受访业界专家对记者表示,疫情下FDI超预期增长主要源于我国为外商投资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发展环境以及市场环境,并预计未来这种向好的趋势仍会延续。由于中部地区吸引外资的能力在持续增强,建议积极吸引外资流入中西部地区,以促进区域均衡发展。

FDI超预期增长

对于外商直接投资超预期增长的原因,巨丰投顾分析师郭一鸣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这可能有几个方面:一是政策总基调上,我国坚持高水平的对外开放,这是前提;二是环境方面,我国各项制度也充分给外商投资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条件和便利;三是市场环境上,我国疫情防控良好,经济总体保持稳定,市场环境向好下外商投资信心提升。”

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刘晨也持类似看法,在全球疫情持续下,中国持续保持对外资的巨大吸引力,主要是因为:其一,随着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稳健向好的经济基本面为外商投资提供了良好的市场环境。

“2021年以来,虽然部分地区存在疫情反复现象,但是疫情防控取得良好成效,国民经济持续恢复发展,各项指标处于合理区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5.2%,为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打下了良好基础,为外商投资提供了稳定的市场环境。”刘晨解释说。

其二,国内营商环境持续优化为外商投资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环境。刘晨认为,“《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和《外商投资法》同步实施不断提升营商环境法治化水平。2020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减少8项,而近期新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征求意见减少6项,市场准入门槛持续降低。”

此前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也显示,中国营商环境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31位,中国连续两年被世界银行评为全球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10个经济体之一。

其三,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为外商投资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在刘晨看来,“新发展格局下国内坚持改革开放,随着《外商投资法》的出台,以及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政策的推进,我国持续加强与国际制度和规则的对接。”

2019年3月1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外商投资法》。随后,2020年1月1日起,《外商投资法》及实施条例正式施行。在业界看来,施行一年多来,我国外资准入更自由,投资活动更便利,2021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

数据可见: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1月底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FDI总额约为8590亿美元,与2019年相比缩水42%。中国FDI逆势增长4%,达1630亿美元,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

展望未来,郭一鸣告诉记者,当前,随着我国经济保持稳定发展,全国实际使用外资向好的趋势仍会延续。

服务业成为首选领域

记者注意到,服务业已经成为外商投资的首选领域。数据显示,从行业看,2021年前三季度,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85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5%。

郭一鸣对记者表示,“首先,我国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持续加大高水平对外开放,尤其是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开放,推动服务进口高质量发展,为外商投资服务业提供多重便利;其次,从我国内部角度看,新经济下,产业逐步转型,服务业成为经济贡献的新力量和新增长点,未来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刘晨还对记者分析说,“服务业作为引领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在引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2018年至2020年,服务业吸收外资从6060.2亿元增长至7767.7亿元,占比从68.4%提高至78.5%。随着外资流入结构的不断调整,服务业已经成为外商投资的首选领域。”

近期,商务部等24部门印发的《“十四五”服务贸易发展规划》提出,“扩大外资准入领域。健全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进一步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持续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支持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加快发展。”

在刘晨看来,未来服务业将继续保持在吸收外资领域的领跑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高技术领域对外商投资吸引力持续加强。前三季度,高技术产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增长29.1%,其中高技术服务业增长33.4%,高技术制造业增长15.2%。

“一方面,数字经济背景下,中国持续加速推进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不断加强基础研究领域的政策支持和创新投入;另一方面,中国强大的需求空间保障了高科技产品的巨大市场,完备的产业链体系夯实了供给端基础。”刘晨解释说。

数据显示,从区域分布看,我国东部、中部、西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分别增长19.8%、29%和4.1%。

刘晨认为,虽然东部地区依然扮演着吸引外资的“奠基石”角色,但是中部地区吸引外资的能力在持续增强。这是因为一方面,随着中部地区经济持续发展和开放,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良好的产业发展优势和区位交通优势为吸引外资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另一方面,相对于东部地区高昂的要素成本,中部地区劳动力成本优势明显,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的聚集不断提升中部地区科技创新研发能力,同时土地、能源方面也具备一定的比较优势。

刘晨还建议,未来,我国应继续加大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持续优化营商环境,积极吸引外资流入中西部地区,以促进区域均衡发展。

(编辑:郝成 校对:张国刚)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