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功论书诗47:点评《鹡鸰颂》,启老为何说这不是唐明皇真迹呢

翰墨今香

2021-11-02 16:48匠心计划创作者,金牌宠粉官,书法家,李金贵,优质艺术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启功论书绝句47:

翰林供奉拨灯手,素帛黄麻次第开。

千载鹡鸰留胜迹,有姿无媚见新裁。

大家好,我是翰墨今香,一个致力于传播传统书法文化的人。

这首诗是启功先生点评《鹡鸰颂》,此帖都说是唐明皇亲笔所书。启功先生则认为此帖乃当时的翰林供奉代笔所书,历史上也传说有绢素和黄麻纸两种不同的版本。此帖流传千古,上面的书体,启老认为写得漂亮但无侧媚之气,是一种新风格。

《鹡鸰颂》

启老还为此诗作了详细的自注,加以说明:

鹡鸰颂。

此颂因为唐明皇御撰,后有敕字,遂号为御书。然明皇书有裴耀卿奏记及石台孝经批字,笔势与此并不尽合,因启后人之疑。疑者有二类,其一疑为米临,此已不足多辨。其一谓硬黄摹本,其说谓米元章记其所见者为绢素本,米氏鉴定,不能有讹,此非绢本,必属不真。且硬黄摹书,已成常谈,此本既为硬黄,苟非摹书,又将何属?余昔年曾见原迹,墨痕轻重,迥异钩填,然则此桩公案,究竟如何剖决?

这段自注中,启老讲了《鹡鸰颂》历史上的一些公案。《鹡鸰颂》大家一直都认为是唐明皇亲笔御撰,因为后面有敕字,所以称作御书。但是此帖之笔势与《明皇书有裴耀卿奏记批答》和《石台孝经批字》并不相似,因此后世人对此帖产生了怀疑。

《鹡鸰颂》

怀疑者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怀疑此帖为米芾临摹的,但是此帖与米芾书法风格相差较远,不足多辨。另外一类认为此帖因为是硬黄纸上写的,所以认为是唐人硬黄纸钩摹本。

他们还说宋代大书法家米芾在自己的著作中曾经记载,见过《鹡鸰颂》此帖,是在绢素上写的。因为米芾鉴定的不能有假,而此帖因为不是绢本,所以一定不是真的,而是硬黄纸摹本。

《鹡鸰颂》

启老说自己曾经见过此帖,仔细观察过,此帖墨痕轻重变化非常自然,和双钩廓填出来的完全不同,是自然书写出来的,而并非钩摹。可是此帖是硬黄纸所书,那么如果不是钩摹本的话,又该是什么呢?

《鹡鸰颂》

后来启老翻阅大量资料,找到一些例证,来说明此帖虽然是不是唐明皇亲手所书,但也不是钩摹本,而是皇帝的代笔所书:

一日阅宋代诏敕、告身,皆出御书院、制诰案书手所写者。文属王言,后有敕字,然无一本出宋帝亲笔。又见乾嘉时南斋翰林奉敕以精笺录御制诗文,或高头巨卷,制逾寻常;或寸余小册,仅盈掌握。而同一诗文,累见复本。盖词臣精写,以代印刷,清代尚尔,遑论李唐。米氏所见绢本与此纸本,可谓同真同伪。同真者,同出开元翰林供奉也;同伪者,同非明皇手书也。至于硬黄必用以摹书之说,则痴人前不必说梦矣。

《鹡鸰颂》

启老说自己翻阅资料的时候,有一天看到宋代的诏敕、告身,都是出自当时的御书院、制诰案书手所写的。虽然是当时的皇帝说得话,而且后面有皇帝的敕字,但没有一本是宋代皇帝亲笔所写。

之后,又翻阅资料,看到清代乾嘉时期,南斋翰林奉敕以精美书笺录制的皇帝御制诗文,有的是高头巨卷,有的是寸余小册字。而且同样的诗文,多次见到不同的版本。

《鹡鸰颂》

这些都是翰林院的词臣精心所书,代替印刷。清代的时候印刷术已经很普及了,还尚且如此,何况唐代的皇帝呢?

那么,米芾所见的绢本和现在的此纸本,可以说是同真同伪。同真,是因为都是开元时期翰林供奉所书写的;同伪,是说都不是唐明皇亲手所书,都是代笔人所书。

《鹡鸰颂》

至于说硬黄纸只能作为摹写之用,则无异于痴人说梦一般,谁说硬黄纸不能拿来写字呢?

感谢大家关注、点赞、转发,一起为传统文化加油。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