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开出56.7亿天价罚单后,这家公司又被罚3亿

新京报官微

2021-10-28 08:22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关注

实控人林庆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使用300多个账户配资炒作次新股,旗下财会人员曾抓伤证监会调查人员。

文3630字,阅读约需2分钟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编辑 徐超 校对 卢茜

▲北八道案法院宣判现场。图片来源:上海一中院官方公号。

曾收到“证监会史上最高罚单”的北八道操纵市场案有了最新情况。

2021年10月27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单位北八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八道集团)、被告人林庆丰等8人操纵证券市场案(其中对被告人公雪采用网络视频方式宣判),对北八道集团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三亿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对林庆丰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万元;对林玉婷、李俊苗等7名被告人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至一年七个月,并处一百万元至二十万元不等罚金。

此前2018年3月14日,证监会召开稽查执法发布会,披露三起典型违法违规案。其中,北八道集团有限公司操纵次新股获利拟被罚56.7亿元,这一罚单金额创下证监会当时最高罚单纪录。

证监会披露,北八道集团利用300多个股票账户、100多台电脑、10多位操盘手同时交易,使用巨额杠杆资金,通过操纵次新股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胜股份等,累计获利9.45亿元。在证监会调查过程中,北八道集团高管及相关人员拒不配合调查,财会人员为销毁证据甚至抓伤证监会调查人员。

“2018年证监会对北八道处以56.7亿元属于行政罚没款,上海一中院对北八道集团处以的3亿元罚金属于刑事罚金。按照行刑衔接制度,证券违法行为做出处罚后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另行政罚款与刑事罚金之间可能会有一定折抵。”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营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上海一中院公布的刑事判决目前暂仅涉及北八道集团操纵江阴银行非法获利事项,未涉及北八道操纵次新股张家港行与和胜股份的违法行为,因此罚金远低于2018年的罚没款。

王营表示,上海一中院对林庆丰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对林玉婷、李俊苗等7名被告人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至一年七个月,在目前法院审理的操纵市场案件中,量刑已属最重,超过了前不久的吴承泽抢帽子操纵案。

对于天价处罚,北八道一直“不服”,曾发起多次诉讼,均被一一驳回。2019年8月,北八道申请破产。2021年4月7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告称,截至2019年8月8日,北八道公司已资不抵债,裁定宣告其破产。

━━━━━

使用333个证券账户操纵“江阴银行”,获利超3亿元

上海一中院审理查明:被告人林庆丰系北八道集团实际控制人。2016年下半年起,林庆丰为在证券市场取得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指使被告人林玉婷、李俊苗、何映花等人对外联络被告人张丁海等配资中介人员,以1:3至1:10的配资比例,获取巨额资金及大量证券账户。其中,张丁海向北八道集团违规提供资金10.98亿余元,他人证券账户119个。

林庆丰集中上述配资资金和他人证券账户,连同北八道集团部分自有资金及实控证券账户,安排北八道集团及集团下属厦门六湖游艇俱乐部有限公司员工被告人蔡咏东、黄辉匡等为骨干的交易团队,在厦门、上海、昆明等地,使用上百台电脑及未实名登记的无线网卡等设备,连续买卖股票或在自己实际控制账户之间买卖股票,影响股票交易价格与交易量。

2017年2月14日至3月30日,北八道集团使用333个证券账户,持有“江阴银行”的流通股份数量达到该证券的同期实际流通股份总量30%以上,连续33个交易日对“江阴银行”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的30%以上。至同年5月9日,北八道集团控制的账户组非法获利3.01亿余元。

上海一中院认为,被告单位北八道集团及被告人林庆丰等7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伙同配资中介人员张丁海,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操纵证券市场,影响证券交易价格与交易量,其行为均已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且属情节特别严重。综合全案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上海一中院依法作出前述判决。

━━━━━

杠杆配资狂炒次新股:“张家港行”3个月涨6倍

此前2018年,据证监会稽查人士透露,北八道操盘团队通过多个配资中介筹集资金数十亿元,利用多达300多个股票账户,采用频繁对倒成交,盘中拉抬股价,快速封涨停等异常交易手法,炒作多只次新股,涉嫌操纵市场。该操盘团队有一处上千平米的别墅,最繁忙时,有一百多台电脑,十多个操盘手同时进行股价操纵。

以“张家港行”为例,该股上市初期,流通市值仅为4.9亿元,这便于北八道集团操纵股价。北八道通过前期疯狂买入股票,吸引跟风资金买入而后转手抛售股票。数据显示,张家港行从上市到股价最高时,3个月内股价上涨约6倍。

在北八道集团出货阶段,张家港行连续多日跌停,两周内股价近乎腰斩。跟风买入,尤其是买在股价高点的投资者损失惨重。

北八道如何能够快速筹集资金?上述人士披露,庞大的配资体系为其操纵股价“供弹”。所谓配资公司就是专门为股票期货投资者提供资金,运用杠杆扩大投资者的资金量,实现高比例杠杆操作的公司,配资公司针对北八道这类客户能够提供“一条龙”服务。“控制人一个电话,就可以把庞大的账户、资金转移给他们使用。”稽查人士称。

资料显示,资金提供方将股票账户和资金提供给配资中介,收取固定利息,配资中介再将账户、资金交给“加杠杆”投资者支配。通过这种形式,一方面北八道能够快速获取资金,另一方面分散、没有关联的账户也使得北八道操纵股价的行为更具有隐蔽性。

证监会稽查人士披露,调查人员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在十多个省市自治区,调取近千个银行账户,排查400多个股票账户,追查账户的资金来源和去向,最终确定账户的归属。经查实有300多个股票账户是开户人提供给配资中介,再由中介交给北八道使用的,开户人获取部分利息。

━━━━━

北八道“不服”,发起多次诉讼被驳回后申请破产

2018年4月9日,中国证监会正式作出被诉处罚决定。北八道公司不服被诉处罚决定,向中国证监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中国证监会经审查,决定维持被诉处罚决定。

其后,北八道公司不服被诉处罚决定中针对自己的处罚决定和被诉复议决定,起诉至一审法院,一审法院认为,北八道集团的相关诉讼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提出的要求撤销被诉处罚决定及被诉复议决定等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北八道集团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9年7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中,北京市高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中国证监会对北八道公司违法所得的认定是否准确,处罚幅度是否适当问题,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表示,鉴于北八道公司通过控制数量庞大的账户组进行股票操纵行为,操纵涉案股票的交易金额和交易量巨大(买卖交易量均约2.4亿股,买卖交易金额均约50亿),短期内造成涉案股票涨跌幅度严重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严重扰乱证券市场交易秩序且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后果,同时考虑到北八道公司在被调查期间存在不配合执法调查等情况,中国证监会在法定处罚幅度内对北八道公司处以违法所得五倍的处罚,该处罚幅度的认定是适当的,不存在北八道公司上诉所称的中国证监会予以处罚幅度过重、滥用自由裁量权的情况。

2019年8月8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9)沪03破57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北八道以严重资不抵债,无力履行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

2021年4月7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告称,截至2019年8月8日,北八道公司资产总额为人民币14456.27元,负债总额为5982368311.5元,所有者权益为-5982353855.23元,已资不抵债。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4月7日裁定宣告北八道集团有限公司破产。

━━━━━

林庆丰运煤起家,调查中财务人员抢夺资料抓伤调查人员

北八道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林庆丰为人十分低调,行业外知之甚少,从集装箱运煤起家,发迹于河南省三门峡市。有关林庆丰少有的能被搜索到的个人信息,来自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4美高梅-胡润中国游艇行业报告》。

该报告显示,林庆丰名下拥有一艘价值约为3600万元的私人定制游艇“法拉帝800”,领先张朝阳、李彦宏、杨受成、许家印等,排名第13位。

北八道集团旗下的北八道物流从事国内铁路集装箱物流业务,拥有40多个铁路网点布局,在氧化铝、电解铝、煤炭的铁路集装箱物流方面拥有核心物流节点的铁路场站、专用线资源以及专业的服务能力。

2014年8月《财经国家周刊》刊发报道《铁路货运黑洞:北八道掘金》及《套箱方法论》,调查披露了北八道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占据了铁路集装箱货运庞大市场份额,且涉嫌违法违规行为,包括使用集装箱运煤、利用“套箱”等方法偷逃铁路运费等。

据悉,在证监会调查过程当中,涉案的北八道公司高管及相关人员对抗调查。北八道实际控制人林某某(即林庆丰)拖延调查、消极应对。

证监会稽查人士称:“公司相关的财务会计人员,以老人住院,小孩生病等各种理由搪塞拒绝谈话。有些财务人员见到稽查人员转身掉头就跑。在财务性的检查过程中,有部分财务人员甚至为了抢夺撕毁相关财务资料,和调查人员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抓伤我们的调查人员。”

据证监会核查,厦门北八道集团利用数十亿资金,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多账户多点布局,巨额操纵多只次新股股票,影响特别恶劣。

值班编辑 古丽 吾彦祖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