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下了“一盘好棋”!

互联网那些事

2021-10-20 19:30匠心计划创作者,财经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时来运转?苦等6年后,万达商管赴港IPO终获批,而就在不日前,王健林还高调官宣牵手红旗,不免让人联想,这是在谋划哪出大戏?

016年磨一剑!王健林加速兑现诺言?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健林的最近一次露面,是在万达与中国一汽战略合作的签约仪式上,彼时的王健林,气色红润,精神饱满,与8月份消瘦的画面,形成了反差,不难想象,逃离房地产的1500多天,王健林承受了怎样的煎熬。

10月19日,万达商管再上市计划的获批消息被公开,这大抵是除了攀上“国字号”玩家外,最让王健林开心的大事了,如果最终港股IPO顺利,那么将了却他一场缠绕心头多年的夙愿。

早在2014年12月23日,万达商业就在港交所成功上市,并创造了288亿的融资额记录,岂料上市首日即破发,收盘惨跌2.6%,此后,万达商业股价持续低迷,王健林不忍“朋友割肉”,遂推动万达商业退市流程,最终败退港股。

但老王不甘心万达商业的上市路就此断送,又开始谋划它在A股的出路:

2015年9月,万达商业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不过,彼时的万达商业还是商场 、

酒店和文旅项目这三板斧,重资产模式且房地产属性浓厚,后面就因相关调控政策的出炉,万达商业开始不断调整业务模型,但等来的却是持续排队。

2017年万达突遭股债双杀的“黑天鹅”,王健林艰难求生,可以说近乎耗尽了万达的家底,手里已无余粮之时,王健林该如何延续万达商业的上市梦?王健林不得已寻求外部朋友帮助。

2018年1月,大金主腾讯作为主发起方给万达带来了340亿元的战投,这笔巨款,不仅仅为彼时的万达及时纾困,更增添了老王继续等待上市的信心与底气。

但,腾讯的百亿战投,本质上是一次对赌协议,其要求万达商业需要在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上市,否则,万达就需要按协议要求给予投资方补偿。这也逼得老王不得不快马加鞭,推动万达转型。

同年3月1日,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从商业地产到商业管理,是为万达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的标志,然而,王健林改组的一片苦心,仍未等来A股的“垂青”,等了4年的老王,只能再等。

2019年底,万达商业集团正式完成了房地产业务的剥离,万达商业余下的房地产业务悉数交由新成立的在万达地产集团负责,也意味着,万达商业成了真正的商业管理运营公司。

眼看A股上市仍遥遥无期,手头可挥霍的钱越来越少,承诺的上市日期越来越近,王健林在关键时刻,再显大丈夫特质,果断决定从排了6年长队之久的A股抽身。

2021年3月24日,大连万达商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公告,宣布正式撤出A股IPO队伍,短短几天后,王健林再度官宣,珠海国资委出资30亿元入股珠海万达商管。这已经释放出,老王欲借国资助力,再冲IPO的强烈讯号了。

从败退港股,到转战A股,从A股撤退到再战港股,屡败屡战的王健林,着实令人刮目相看,但此次IPO获批,不代表最终上市顺利,更不代表,整个万达集团都已然平稳落地。

万达商管能否实现对腾讯的承诺?鏖战IPO,真的是王健林唯一出路了吗?

02“轻资产”上岸?万达仍有待渡难关!

对万达而言,在经历了炼狱般的2017,和熬过了寒冬般的2020后,想在2021往后重新崛起,实现王健林期盼的1万亿总资产宏愿,凭什么?

极限“瘦身”后的万达,押宝“万达商管”上市,似乎成了唯一的破局抓手!

本次的赴港上市主体,是注册资本达72.48亿元的珠海万达商管。

而在此前,资本市场也一直看好万达高管的上市,我们认为,核心逻辑有二:

其一,万达商管业绩向好,据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以司披露的2021年公司债券半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226.86亿元,同比增长32.06%,毛利率达68.64%,同比下降3.71%,利润总额95.15亿元,截至6月底,公司持有货币资金301.44亿元。

而这些关键商业数据,在和同行相比时,也更具优势。

其二,万达商管的“盘子”够大,能撑起资本市场的“想象空间”,万达商管计划2021~2022年每年开设约50家商场,这其中,70%以上属于轻资产模式,据统计,目前万达商管坐拥全国超400家万达广场,如若类比更少体量的港股上市公司华润万象生活,那万达商管或达数千亿港元市值。

趋势向好?但王健林显然不能高兴太早。

有谁能想到,新式茶饮企业的上市魔咒,有一天也会在物业企业重现?

目前在港股市场,已然上市的,市值不尽如人意的大有人在,就拿华润万象生活来举例,其股价,自7月1日以来,已跌近30%,而另一个有着“纯商管”股之称的星盛商业,自6月以来,股价跌幅更是超过了30%。

华润万象生活最新市值

所以,不排除,万达商管将面临上市后处于尴尬境遇的局面。

被誉为万达转型利器的“轻资产模式”,也有其弊端,目前主要集中体现在合作信任层面与利益共享机制上。比如,轻资产运营其实是一个细水长流的技术活,它虽然安全可持续,但也意味着“流量小”、“回报慢”,这个时候,物业方与管理方如何合理分配收益,成了决定该模式能否发挥长尾效应的重中之重

并且,2021年开年以来,已有11家物业企业扎堆上市,排队等待上市的还有20多家,这些都将成为影响万达商管市值空间的变量因素。

截止目前,万达尚有1500亿左右规模的负债,加上为了操盘珠海万达商管的上市,前前后后进行的资本大腾挪所造成的财务波动现象,也将为上市与公司后续发展带来不确定性影响。

除此,还有竞争对手们推出的极具竞争力的商业项目不断涌现,诸如华润、万科、龙湖等名企,加剧了商业竞争环境的同时,也瓜分了各自的红利,整个行业都开始变得“薄利多销”的时候,王健林指望万达商管一飞冲天,已然不现实。

不过,能看出,王健林此番大张旗鼓地又是牵手红旗,又是推动商管IPO,最最受益的人之一,便是其独子王思聪了,君不见,王思聪近期怼人,都更有底气了吗?

后记:

时代前进的巨轮,从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错身地产黄金岁月后,寄托商业管理项目的王健林,想重回首富之位,怕是不容易!

参考资料:

信源综合东方财富网、功夫财经、中国企业家、澎湃新闻等报道,图源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