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杀猪盘”陷阱里 爱意都是在养猪 目的都只为杀猪

青瞳视角

发布时间: 10-1300:00北京青年报北青网官方帐号

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在网上通过嘘寒问暖,产生一段“虚无缥缈”的感情,一旦陷入其中便不能自拔。当心!你可能掉入“杀猪盘”陷阱。爱意都是在“养猪”,目的都只为“杀猪”。

近日,本报记者从丰台法院了解到一起“杀猪盘”案件:2019年12月,北京市丰台区洋桥派出所民警接到了一个求助电话,电话是从英国打来的,报警人在英国知名大学读博,叫张清姝,她说自己被人骗了。值得庆幸的是,她竟然自己拆穿骗局,并和警方一道追查出了骗子的真实身份和地点。

“豪门恩怨”式骗局

女博士禁得住诱惑 却防不住感情牌

张清姝今年33岁,虽然长相甜美,学识渊博,但一直没能找到那份属于自己的爱情。

2019年8月,张清姝在使用一款网上语音交友App时,认识了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子蔡荣。她说,起初蔡荣给她的感觉是温暖、绅士、开朗,两人互加了微信,成为好友。

张清姝说,之后蔡荣便对自己采取“攻势”,不断追求自己。聊天过程中蔡荣不断隐晦地透露着自己是个富二代的身份,称曾经留过学,是瑞士苏黎世大学商法硕士毕业,现在为家里的公司工作,经常需要到全世界各地出差。

“蔡荣还说过在新西兰弗朗兹约瑟夫冰川旅游缺氧,乘坐直升机获救的故事。因为我也去过当地,确实出现过高原反应,所以这让我对他留学的身份深信不疑。”她回忆,聊天过程中,自己经常向对方抱怨学校科研经费审批很慢的事情,“他说我一个人在英国读书,家庭条件也不太好,太难了,不断安慰我。”张清姝说,蔡荣这个人很大方,几次主动提出要给自己转钱,但都被自己拒绝了。

张清姝的内心虽然被蔡荣温暖到,但她始终保持冷静,坚定认为二人之间只是普通朋友关系,绝不能要对方的钱。

蔡荣每天坚持对张清姝嘘寒问暖,转眼间两个多月过去了,二人依旧保持着不进不退的关系。

在11月份的某一天,蔡荣突然提出要给张清姝5万英镑(约折合人民币43万余元),需要5400元人民币的手续费。出于原则,张清姝依旧拒绝了蔡荣的“好意”,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生气了。

“他指责我不真诚,不信任……”张清姝碍于面子,也是为了缓和蔡荣的情绪,让双方不再尴尬,只得勉为其难,从支付宝给对方转过去了5400元“手续费”。可张清姝留了个心眼,要求对方出示身份证,以便核验,没想到对方真的发来了。

看到5400元人民币已到账,蔡荣顺势提出希望来英国看望张清姝的想法,并表示要当面将现金交给她。“我本意没有想要他钱的意思,给他‘手续费’也只是为了维系他的情绪。”张清姝长叹口气,说又过了几天,蔡荣突然告诉她,自己和家人吵架了,原因是家里不同意自己和张清姝在一起,并强行给其安排了相亲对象。

说着,蔡荣还给张清姝发来了几张与母亲的聊天记录:

蔡荣母亲:到底怎么认识的?在北京?

蔡荣:在英国留学时候认识的,不是北京人,她在北京上过学,后来留学了。

蔡荣母亲:学什么的,人怎么样?人家将来会回国吗?还是打算在英国发展?这些你也不和我们说,你爸他能不生气吗?

蔡荣:我们之前说好的不干涉我自己感情问题,我说得很清楚了,我就是告诉他一声,希望你们也尊重我的选择。

蔡荣母亲:你爸最后所有的东西都是给你的你懂吗?这个家以后也是你来作主。婚姻毕竟不是儿戏,我们希望你过得开心,你爸也是为了你能够幸福,遇到的那个人,是能让你幸福的,是能帮你以后一起掌控公司的。

从聊天记录看来,这无疑是一段“豪门恩怨”的剧情。蔡荣告诉张清姝,由于父亲的反对,自己境内所有银行卡被冻结,而他还向父母撒谎称已经到英国和张清姝在一起了。

“我真的想见见你,微信我先给你转30400元,你收到以后支付宝转我2.5万行吗?我不能用卡买,不然我爸该发现我还在国内了。”蔡荣开始以买机票为由,一步步铺垫,借机说买公务舱才能报销,并表示自己微信由于年限额,仅剩3万多元可以自由使用,除此之外只剩下支付宝里的1.7万元人民币。

蔡荣随后发来一张截图,称这钱不够买机票,希望张清姝能够“帮助”出一半。

而张清姝轻信了对方的话,并没有要求蔡荣转账,而是自己向同事借钱,给蔡荣转过去了1万多元。

可在此之后,蔡荣失联了。

女博士开启“反杀”模式

蔡荣前同事:这小子不是死了吗?

张清姝回忆,在她给蔡荣转钱时,正是2019年11月18日,对方突然的失联,让自己明显感觉被骗了。于是19日、20日,为了不刺激到对方,张清姝多次以为对方买大巴票为由,询问对方航班号及到达时间,可蔡荣的微信不回,电话也不接。

21日,为了不激怒对方,张清姝特意在微信中给对方留言,称“欠同事的钱已经还了,不然我要被起诉了,如今我全身就剩200英镑了”,并再次以帮忙买大巴票为由,询问对方机票信息。

此时蔡荣终于回信了,称“明天到(即22日)”,之后再次失联。其间张清姝委托朋友给蔡荣致电,依旧无人应答。

随后,张清姝查询了22日所有北京直飞英国的飞机,一共3架,飞行时间都在11小时35分钟左右,于是张清姝让国内的朋友分别在几个时间点内给对方打电话,结果均为可以接通。“如果对方在飞机上,手机一定会显示关机”。由此张清姝更加断定,这是一个骗局。

而从蔡荣此前拍摄的身份证上信息,张清姝推断对方起初户口是在北京西城的,之后转去了丰台,于是试探性地在微信中问道,“户口从西城转到丰台,这是为啥?”

没想到对方见到这个信息立即回复“什么?你在哪里?”张清姝说,此时的时间正巧是22日14时42分,如果他乘坐最早一班航班到了英国,此时早该见面,而剩下两架飞机现在应该还在天上,蔡荣不可能看到微信,可见对方还在北京。

在张清姝推断的这段时间里,蔡荣在手机那头已经明显慌张,不断地询问“怎么啦?”“什么意思?”“你到底见不见我”之类的话。

此时的张清姝不再掩饰,直接向蔡荣索要11月10日的5400元借款和之后的1万元机票钱,随后对方失去联系。张清姝推测,对方可能是担心自己报警。26日,蔡荣依旧试图圆谎,称自己27日就到伦敦。

可当张清姝要求查看机票信息和催款时,蔡荣又只是回了句“明天见”,之后再次杳无音信。

此时的蔡荣在张清姝眼中变得是那么的无耻、可笑。

张清姝说,她在国外一直省吃俭用,这段长达半年的感情经历,让她一度陷入自我怀疑。几经反思,她决定找到这个蔡荣。

远在伦敦的女孩想要在北京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张清姝回忆说,她手里只有蔡荣的真实姓名和出生年月,试着搜索北京所有派出所的电话,查查蔡荣究竟住在哪,每一次电话,她都要把自己的经历再讲述一遍。

伦敦和北京跨越半个地球,时差是8个小时,北京派出所工作的时间,伦敦都是凌晨。就这样,半个月的时间,张清姝白天上课做科研,半夜联系北京的派出所。而洋桥派出所,是她拨通的第七个派出所。

洋桥派出所民警判断,张清姝遇到的是“杀猪盘”诈骗,根据信息查询,犯罪嫌疑人蔡荣正好在洋桥派出所的管界。2020年上半年,张清姝专程回国来到洋桥派出所立案,民警正式受理开始侦办。

确定了蔡荣的户籍地址,民警在蹲守中又出现了新的问题,邻居说,这里很久没有回来过人了。

根据民警查询,蔡荣,无业,早些年在一家酒店工作。之后由于一些矛盾,他很早就辞去工作离开了家,就连疫情期间,小区居委会发出入证,也没有找到他的名字。调查中,民警还找到了蔡荣同事马晓伟。

当马晓伟听到蔡荣的名字时也是一惊,“这小子不是2018年就死了吗?他还欠着我20多万元呢!”

自己冒充哥哥

给自己上坟还用“遗产”行骗

马晓伟说,他与蔡荣相识将近5年。2014年的时候,他曾经在青岛和蔡荣做过一年同事。在他眼里,蔡荣一直是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

“2015年的时候由于工作调动,我被派去了厦门,蔡荣离职回了北京。”马晓伟说,大概在2015年11月的时候,蔡荣突然联系到自己,称母亲病重,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急需用钱。

马晓伟念在当年同事关系处得不错,便直接给转了一些钱过去。他说,在之后3个月里,蔡荣不断以母亲病重为由,向自己陆续借了5万元。

“从2016年2月开始,这小子像突然消失了一样,失联了。”马晓伟说,直到两年时间过去了,突然有一个和蔡荣一样的手机号和他短信联系。对方称是蔡荣的姐姐蔡慧慧,蔡荣如今病重,在无菌病房,有话想和马晓伟说,但只有在她第二天探病的时候才能通话。

马晓伟说,第二天和蔡荣通话过程中,得知了一个比起蔡荣突然病重更让自己震惊的消息,就是蔡荣母亲在去世前,留下了一份50万元的保险单,受益人是马晓伟。

“蔡荣说,他想尽快将保单上的钱取出来,还给我之前借给他的5万块之后,用剩下的45万先来治病,如果还有剩余,再转给我,询问我是否同意。”马晓伟说,当天晚上11点,蔡荣再次联系到他,称保险公司需要收取2.1万元的违约金,希望自己能够帮忙。

当晚,马晓伟便凑上了1.7万余元转了过去。两天后,蔡荣表示钱已到账,马上就转给他5万。可三天的时间过去了,马晓伟依旧没收到钱,便想打电话询问情况,谁知得到的却是“蔡荣死了”的消息。

虽然交情不深,但马晓伟见到这4个字也不禁落泪,为一条年轻、鲜活的生命感到惋惜。尽管他此时已经不在乎这5万元钱是否能到账了,但蔡慧慧仍坚持要在办完蔡荣后事后,将钱转过去。

2019年1月到9月间,蔡慧慧一直以转账未成功所产生的手续费及其他费用为由向马晓伟借钱,共计2万元左右。

“时间没过多久,又有一个自称是蔡荣哥哥的,叫蔡玉涛的人联系我,说蔡慧慧去了国外,短时间内回不来,他给蔡荣上过坟之后,就将钱转给我。”马晓伟回忆,几分钟之后,蔡玉涛发过来3张支付宝和银行记录的截图,对方说需要马晓伟负责承担转账产生的475元手续费。

几万元都借了,谁还会在乎这几百块钱手续费呢?可当马晓伟转过去之后,对方又告知他转账失败。就这样,蔡玉涛以各种理由和借口要求马晓伟继续给钱,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再加上蔡玉涛的个人借款、路费……如此循环往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马晓伟分20多次给对方转过去了将近20万元。

骗子终于落网

吓得不敢出门 3天叫一次外卖

时间回到2021年1月6日,民警通过大量走访调查,终于确认了蔡荣的住处,并将其抓获。蔡荣说,这一年他一直都在这儿躲着,因为怕警察找上门,他三天叫一次外卖,每次都是后半夜。

2021年5月14日,该案在北京丰台法院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经依法审查查明,2015年至2020年间,蔡荣曾编造各种理由诈骗3名被害人钱款共计28万余元。

经查,2015年至2020年间,蔡荣以编造家属看病急需用钱,冒充他人谎称自己死亡等理由,陆续骗取被害人马晓伟23万余元;2019年11月,蔡荣以谎称赠送被害人张清姝5万英镑需要手续费,想购买机票看张清姝等理由,骗取被害人1.54万元;2020年2月,蔡荣编造充钱买电、为母亲买回国机票等理由骗取被害人郭女士3.94万元。

检方认为,蔡荣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多次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应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此,蔡荣表示认罪认罚。他说,自己以前曾在一家酒店工作,后来被母亲带到河南参与了传销。两年间,为了挣钱他还不惜拉上一些亲戚朋友,每人都交付了6.98万元的“加盟费”。

“后来我的积蓄被掏空了,退出了,那些交了钱的朋友们就开始来找我要账,但我哪有钱啊?”蔡荣说,他于是想到了以前的同事马晓伟,开始借钱。2015年前,所有借款他只用于周转,还能做到有借有还,到了2015年后,实在没钱了,他就开始编造各种理由借钱。

“后来我实在还不上了,没办法了,就干脆说自己死了。”蔡荣就虚构了蔡慧慧、蔡玉涛等身份,添加马晓伟微信给自己报丧,并再次行骗。

蔡荣说,之后他通过网络认识了张清姝,并在张清姝的否认下依旧坚称两个人之间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不过所谓家境殷实、照片和视频都是假的,他骗来的钱都花在了网络赌球上。

2021年6月7日,蔡荣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同时责令其退赔各被害人所有经济损失。

法官说法

不想被当成“猪”

核实对方身份是关键

北京丰台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王静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其实蔡荣的案子并非典型的“杀猪盘”,实际发生的案件中,会出现各种匪夷所思的骗钱借口。有的是参加黑帮活动,有的是偷渡,有的是执行秘密任务……各种类型五花八门。这些看似粗糙的借口,是怎么使被害人受骗的呢?法官总结出几个特点。

首先,在让被害人真的喜欢上自己之前,男性或者冒充男性行骗的一方,会提前给自己立一个可靠又有偿还能力的身份,往往是军人、空少、富二代或者精英人士。

而女性或者冒充女性行骗的一方,比起身份,往往会更注重照片中的美貌,然后故作小鸟依人,时常称自己一人在大城市打拼,生活遇到困难,想要寻求帮助,从而利用照片中的美色行骗。

在具备了这些基本要件后,骗子会寻找自己的目标圈子,然后从婚恋网站、交友软件或者网络社交圈进入其中,选择目标行骗。由于婚恋平台和社交软件缺少相关的审核机制,简单的几个话术就能轻易混进其中,并获得被害人信任。本着“缺什么补什么”的想法和对方聊天,嘘寒问暖,拉近感情。

行骗者会事先以小金额进行试探,如果时机成熟,在被害人既憧憬又陌生的领域,加上所谓“爱情”的烟幕弹,无论行骗者扯出多么离谱、超出常识的谎言,被害人都已经不能自拔了。

法官认为,对于被害人而言,“杀猪盘”这种婚恋式骗局,往往比普通诈骗行为更具有危害性。“被害人损失的往往不只是钱,还有感情和青春。”法官说,在一些实际的案件中,骗子诈骗行为从几天到长达十余年的例子比比皆是,有些甚至出现被害人与骗子结婚的情况。其中也不乏女孩,已经多次和骗子发生关系,甚至怀孕的情况。也有些男性被害人,即便被告人被判刑,仍然不肯如实提供自己被骗实际金额,帮助骗子减轻刑罚。在骗局被揭穿后,也有过一些被害人出现抑郁甚至轻生的先例。

法官透露,如今随着反电信诈骗意识的提高,一些电信诈骗组织学会了将“杀猪盘”运用到电信诈骗犯罪活动当中。在她审理的一起案件中,犯罪团伙有组织、有话术地对被害人进行诈骗,一个被害人同时与多个骗子“恋爱”,并被拉入传统电信诈骗的“跑分”“买曲线”骗局当中,再加之以婚恋为前提,被害人对骗子的话术深信不疑,甚至出现倾家荡产的结果。

比这更可怕的是,这种骗局还存在洗钱等多个环节,出现了追赃完款难的问题,被害人往往钱财两空。

在此法官作出提醒,网恋之前一定要核实对方身份,就像案例中张清姝做的一样,多问、多打听,甚至有必要的话可以提前拜访对方家属,以确定身份。毕竟婚恋并非儿戏,了解对方家庭环境,也是必备的环节。同时,所有骗局的开始都是以身份为前提的,只要了解对方真实身份,即使被骗了,也能够有挽回余地。

另外,网恋过程中涉及钱款的,绝不轻易出借、赠予,更不要贪心,抱着侥幸心理“捞大钱”。如果非要出借,可以备注好信息,方便维权,如果其中涉及诈骗,还能作为追讨的有力证据提供。

(除法官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文/本报记者 王浩雄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