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往的武汉,是从那碗热干面开始的!

发现美丽成都

2021-10-11 11:20记者,生活领域创作者,优质本地创作者
关注

作为一个在成都生活多年的四川人,对面食却一直有着近乎偏执的喜爱。

小时候生活在川东北老家,不管白天多忙多累,一般情况晚上都是一顿面条,那里地理位置靠近陕西,面条口味也接近陕西口味,现在来看还是相对单调的了。来到成都生活后,开始接触丰富多彩的四川美食,仅面条一项,各类有名、好吃的面馆都数不胜数,成都的担担面、甜水面,北边的广元米凉面,西边的邛崃奶汤面,东边的重庆小面,南边的宜宾燃面、内江牛肉面等等,差不多每日都有面条的身影。而武汉的热干面,虽然听闻却一直未曾尝过,直到那一年……

内江牛肉面

据网上相关资料介绍,中国人吃面有着非常的悠久历史,如今发现的最早的面条应该是考古学家在黄河流域的喇家遗址发现的,距今已有四千多年历史。而典籍中对面条的记载也非常丰富,只是称呼不同,比如:在东汉时期面条叫“煮饼”,魏晋时又称其为“汤饼”,南北朝时叫“水引”,唐朝时出现了被称之为“冷淘”的凉面或过水面。

2016年,我乘坐刚开通不久的G308次高铁去北京办事。现在的G308从西成高铁经西安到郑州,而那时G308次是要经过武汉的。经过武汉时,因时间宽裕,应武汉的朋友吃“最正宗的热干面”的邀请,就在汉口站下车。朋友开着车东绕西绕,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才在一家不是很直眼的小店停下。记得一碗热干面端上来时,那面条细细的,色泽黄润,香味扑鼻。我用筷子一挑,面条中有芝麻酱、辣萝卜丁、碎花生、葱花。我往碗里加点儿酸豆角和老陈醋,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朋友介绍,热干面是武汉人早餐的首选。这面做法有多种,但都要把水烧得滚烫后下面,面在水中翻滚20秒左右即捞出,或稍微过冷或过油,配以各种后即可下肚。著名作家池莉这样称赞热干面:“热干面就是这么看上去街头巷尾下里巴人,骨子里金堂玉马阳春白雪。”她说:“对于饥饿的劳动者,热干面就是亲切。首先是非常顶饱,第一口香,第二口饱,第三口差不多吃完了:一天不再饥饿。同时是热干面的品质与形式:热热的,烫烫的,干而不涩的,入口滑爽柔韧有力气的;芝麻酱小麻油是喷香的;葱花咸萝卜丁子是鲜脆的;不辣、微辣或重辣,是随意加减的。”“热干面务必当堂吃,迟一些,面就糊了,芝麻酱就趴了,温度就减了,香气就散了。吃热干面一定必须是:烫好就吃,埋头苦干,面对面看着,心生激情,好比陷入热恋。”

G308停靠在汉口高铁站

那时候 ,相对于高铁并不发达的成都,武汉的高铁可谓四通八达,车次众多,相当便利。当天吃完面与朋友坐了一阵,就乘晚一点的高铁离开了武汉,并相约有空的时候再来武汉好好品味武汉的美食、美景。然而,这一等就是几年,特别是去年又遇疫情,外出的时候相对少了,武汉之行就一拖再拖。

朋友在交流中多次表示,经历过疫情后的武汉,蜕变得更加美丽。特别是打造“五个中心”——全国经济中心、国家科技创新中心、国家商贸物流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区域金融中心,从更加整体、全面、系统的层面来提升武汉这座城市的能级和核心竞争力,让人们对武汉的美好未来更加充满了向往。

也许,这不只是包括朋友在内的武汉人的向往,更是所有热爱武汉、关心武汉,乃至所有生活在这个国家、享受着并热爱着这个国家美好的人们的共同向往吧!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