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的盖子被揭开了

翠鸟资本

发布时间: 09-2319:26北京翠鸟兄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文|翠鸟资本

过去一年,昔日明星股华谊兄弟(300027.SZ)股价跌幅达50%。

翻看财务报告,“借款”二字成为高频词。

截至今年8月底,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达到91.5%。

一纸问询函掀开问题颇多的盖子。

曾经如日中天的娱乐股龙头,为何“坠落”到如此境地?

到底有多缺钱?

8月末一份公告显示:王忠军、王忠磊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为4.39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62.12%,占公司总股本的15.78%,对应融资余额为7.31亿元。

此外,未来一年内到期(包含前述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为5.82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82.37%,占公司总股本的20.93%,对应融资余额为9.81亿元。王忠军、王忠磊还款来源于自有及自筹资金,具有相应的偿付能力。

到9月16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发来问询函,针对上述两位实际控制人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达到91.5%,要求补充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履约能力和追加担保能力,是否存在平仓风险等问题。

公司22日的回复公告称,截至本问询函回复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质押的股份不存在被平仓处置的情形,经公司与实际控制人沟通获悉,截至目前,关于部分股票质押合约处于到期或存在可能触发质押股票被处置的情形,实际控制人已与相关质权人进行良好沟通,并正在协商制定还款或展期等相应解决方案。

除了实控人的大笔融资,截至2021 年6月 30日,公司有息负债合计为29.8亿元。

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质押担保物明细情况如下:

上述负债和质押背后,不能忽视一个财务风险。

截至上半年末,华谊兄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2亿元,短期借款为15.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5.9亿元,长期借款为8.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3.8%,相比上年同期54.24%的负债率,增长约10个百分点。

再看华谊兄弟的业绩,2020年营收15个亿,归母净利润亏损10个亿;2021年上半年营收5.79亿,归母净利润1.06亿。

所以,很难了。

公司表示,未来期间以现有存量借款申请续贷以及偿还工作为主,2021年7月1日至本回复日,公司进一步偿还有息债务2.1 亿元,同时进一步完成 9500万元借款的续贷合约签署,其余借款的续贷工作正在积极沟通协商中,相关续贷情况以银行最终批复或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约定为准。

此外,华谊兄弟仍在推进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融资事项。

该公司于 2020 年4月28日首次披露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预案,并于 2020 年12月31日收到深交所出具的《关于受理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通知》。

2021 年 5 月 11 日,公司向深交所提交《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中止审核的申请》。

2021年8月10日,公司向深交所提交了恢复审核本次发行的申请文件,继续推进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宜,并于2021年8月11日收到深交所同意恢复审核的回复。公司于2021年8月20日召开第五届董事会第18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调整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等相关议案,对本次发行方案中的募集资金数量进行了调整。

公司表示,目前,华谊兄弟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项仍在进行中,尚需通过监管机构的审核,存在不确定性。

股价现形

自去年8月起,华谊兄弟股价从7.2元的高点一路下滑,截至今年9月23日收盘,股价跌至3.63元。

回顾历史,华谊兄弟股价一度超过90元,是名副其实的明星股票,各路机构资金追捧。

公司今年一季报、半年报,十大流通股东除了腾讯、阿里创投之外,其余都是个人股东。

在此之前,创业板指数基金、中证500指数基金、险资资管、社保基金一度是这家公司的常客。

据WIND,华谊兄弟的股东总户数也是随着股价下滑而减少(下图中的黄线走势)。

机构投资者的比例也是下滑态势(下图中蓝线走势)。

据第三方机构中盛的最新报告,华谊兄弟股价的评级为Level 5,这是指交易风险最高的级别,表明价格下跌的可能性很大,且大概率暴露在大量空头头寸中。其外资投资评级为“C”或“D”,表明很少或没有外资持股该公司。该股融资融券交易不活跃,且低于市场平均水平。

这家评级机构还指出:外资持股低于A股和所在行业的平均水平,且在最近一个月下降或保持不变。由于外资占比及其投资总额很小,投资者关系指标的表现对公司总体评级影响不大。

※此文为翠鸟资本原创文章,未获授权请勿转载。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