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拉贝:南京大屠杀中以一己之力救下25万人,中国人的大恩人

打不垮的刘小白

2021-09-21 21:19
关注

2020年4月的一天,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接到了一位当地医生打来的求救电话,说他们一家感染了新冠病毒,希望中国能为他提供一种药物来治疗他的家人,而这种药物目前就中国还在生产。

大使馆接到电话后,二话不说就将消息传回了国内。政府收到消息后,立刻找到了该药品的生产厂家,药厂了解了情况后,直接表示愿意免费给他们提供药物。

除了这些药品之外,南京政府还向这位医生赠送了3万只口罩和200套防护服,和药品一同发往了德国。在当时全国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南京政府能凑够这些物资,可以说是倾囊相助。

托马斯·拉贝

可能有不少人会好奇这个德国医生是谁,我国为何会在自身危急情况之下还对他提供帮助,但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提供帮助,而是报恩。

这位求助者叫托马斯·拉贝,而他的爷爷就是在南京大屠杀中冒死救下25万中国人的约翰·拉贝。

约翰·拉贝在1882年出生在德国的一个普通家庭,他从小就对中国有着浓厚的兴趣。他对中国的所有了解全部来自于父亲,他的父亲是一位船长,因为经常会出海远航,所以每次他的父亲出海归来都会给他讲其他国家的故事并且给他带来一份当地的礼物,而拉贝最喜欢听的还是关于中国的事,以及父亲从中国给他带来的陶瓷工艺品。

看着眼前的陶瓷工艺品和听着父亲描述的中国,拉贝从小就立志要亲自登上中国的土地,亲眼看看中国的风景。

拉贝与妻子

在拉贝上中学时,他的父亲不幸去世,养家糊口的重担落到了母亲的身上。为了给母亲减轻负担,拉贝中学毕业后主动放弃了继续读书,选择了打工。

虽然生活非常艰苦,但是拉贝并没有放弃他前往中国的计划,在工作了十几年之后,拉贝毅然放弃了工作,从德国汉堡启程,前往中国,去实现他的梦想,他的未婚妻也紧随其后抵达了北京,并且在1910年,二人在北京结为夫妇。

由于人生地不熟加上语言不通,拉贝一开始在中国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好在他的妻子一直在鼓励他,最后拉贝终于成功进入了德国西门子公司北京分公司任职,后来又被调到天津分公司工作。此时可能拉贝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在几十年后,会成为几十万中国人的救命恩人。

约翰·拉贝

1931年拉贝被公司调往南京,虽然他已经习惯了北方的生活,但是面对公司的调令他没有任何怨言,携带着自己的妻儿赶往了南京。

到了南京后,拉贝还像在北方生活时一样,没事就喜欢带着家人四处逛逛,他们一家人很快就适应了南京的生活,并且爱上了这里。

在南京城内,拉贝发现有很多在这边工作的外国人,他们的孩子无法融入当地的生活,也不习惯中国的文化,于是他就想办一个德国学校,专门教导外国孩子读书。

可是以他自己的财力是很难办到的,于是他就找到了德国大使馆寻求帮助。大使馆得知拉贝的来意后,则暗示他加入纳粹,这样就可以获得办学校的经费。

拉贝故居

虽然拉贝不太愿意,但是为了这笔经费,他还是加入了纳粹。不过那时拉贝并不知道纳粹已经开始和日本勾结,所以对拉贝来说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党派。就这样,拉贝被任命为纳粹南京副部长。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全国各地人心惶惶,南京城中的外国职工也不例外,他们害怕会受到战火的波及,大部分都选择携家带口离开了中国。而拉贝并没有离开,他仍然选择留在南京,因为对他来说,中国早已经成了故乡。

拉贝每天都关注着战争的动态,他知道战火早晚会蔓延到南京,他此刻想要为南京做些什么,于是找到了其他没有离开南京的外国友人,经过探讨,他们最终决定成立一个国际委员会,建立一片安全区,提前为难民设立收容所。

随着战争的进展,国际委员会的成员很多也选择了撤离南京,但拉贝并没有动摇,他仍然在为收容难民做着工作。

从9月份开始,日军就频繁空袭南京城,拉贝便带人在自己的院子旁挖了个防空洞,收留民众。同时为了防止被轰炸,他还在房子上方挂上纳粹党旗,警告日军军机,这里是同阵营领地,让他们避开此地,靠这个办法,拉贝在日军攻进来之前救下了不少人。

12月13日,南京城被攻破,日军如蝗虫一般冲进了城。日军的到来,使南京这座古都顷刻之间变为了人间地狱,他们在城内到处烧杀劫掠,无恶不作,他们走到哪,哪里就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虽然拉贝带领国际委员会提前将难民收容所给收满,但是收容所这25万人的容量远远不够救助南京城内的难民。大批的难民仍然在源源不断地赶往收容所,请求进去。

可是拉贝看着这些难民他也有心无力,因为收容所实在进不去人了。他当初为了让日军承认这片安全区,多次向日本和德国写信,希望他们承认,但寄出的信全部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官方的答复。

万幸的是,日军在得知拉贝往德国寄信后,害怕惹出麻烦,便主动承认了安全区的存在,才得以让这25万难民幸存下来。

虽然日军承认了安全区的存在,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对此地的骚扰,每当拉贝外出办事时,他们都会翻墙进去,对难民营中妇女进行奸淫掳掠。

拉贝得知后也无可奈何,只能一次次地戴上纳粹的袖章,出面去驱赶这些日寇。

看着到处被鲜血染红的南京城内,拉贝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他只能将自己的亲眼所见记录在日记当中,并且将日寇的罪行用影像记录下来作为证据。

收容所的难民们为了感谢拉贝的救命之恩,在新年之际,集体向拉贝三鞠躬,并且还找来了一块三米多长的红绸布,写下“济难扶危,佛心侠骨”,赠送给拉贝。

1938年的2月,拉贝扛不住德国方面的压力,被强行召回了德国。虽然拉贝离开中国,但是他并没有放弃继续与日军作斗争,他带着自己在南京写下的日记和拍摄的影像,到处揭露日寇在中国土地上的暴行。

由于德国同属法西斯阵营的轴心国,拉贝的举动已经严重损害了他们的形象,于是纳粹党人就将拉贝给抓了起来,并且将他记录南京惨状的所有证据全部都给没收。

1945年德国战败后,拉贝刚重获自由没多久,又被同盟国逮捕,所幸过了没多久他被认定没有犯过错,在经由同盟国去纳粹化后,得到了释放。

此时拉贝已经年近六旬,并且丢失了工作,没有了收入,晚年生活过得非常凄惨,和家人都是啃干面包度日,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

后来南京城的百姓们得知拉贝的生活现状后,纷纷对拉贝进行募捐,几天就筹集到了1亿元旧币,并且经由政府换算成2000美元转交到了拉贝的手中。60多岁的拉贝收到后,顶着病痛的折磨,写下了一封感谢信,并寄往了南京。

拉贝

1950年1月5日,拉贝因病去世,被安葬在柏林西郊的威廉皇帝纪念教堂的公墓中,享年67岁。

后来在1985年,由于墓地的租借到期,在他的孙子托马斯·拉贝的请求下,南京政府对拉贝的墓地进行了续租,并且重修了墓碑。而拉贝的原墓碑在1997年被捐赠给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在那里被永久保存。

拉贝位于德国的公墓

到了2020年,托马斯·拉贝的一通求救电话,再次拉近了南京市民和拉贝的关系。中国人向来讲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冲刷掉了多少岁月的痕迹,但是永远冲刷不掉的是中国人对拉贝先生恩情的回报之心。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