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从《爱不落下》说开去

光明日报客户端

2021-09-18 16:01光明日报客户端官方帐号
关注

9月16日, 2021年BIBF专场活动之一——“爱,永不落下——雪漠作品中外翻译家、学者对话”活动以线上、线下同时进行的方式举行,著名作家、文化学者雪漠和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刘江凯应邀参加活动,韩国汉学家金胜一教授,土耳其翻译家、汉学家吉来,西班牙汉学家莉亚娜教授以线上的形式参与活动。

在对谈正式开始之前,现场首先播放了三位汉学家的视频。韩国汉学家、翻译家金胜一表示,雪漠先生的作品,真实而诚恳,扎根于中国的西部,向我们展示了西部普通民众生活中最粗粝、真实的部分,文字不加任何掩饰,我们能够看到大量的体察生活的描写,这也是在翻译过程中,最吸引自己的部分,他相信,也是首先吸引韩国读者的部分。

土耳其翻译家吉来表示,自己已经翻译了雪漠的《雪漠小说精选》,并且被西部的文化及人文精神深深打动,通过雪漠的作品看到了不一样的中国。

西班牙翻译家莉亚娜表示,了解中国,不一定只了解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中国还有西部,还有甘肃,而她会向西班牙读者强烈推荐雪漠先生的作品,因为阅读他的作品,会带来全新的关于中国的生命体验。

在现场,雪漠与刘江凯以雪漠新书《爱不落下》为例,就中国优秀文学作品的海外传播问题进行了充分的交流。他们认为,在如今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政治、经济也随之发生重大变化的历史关头,文化的传播与交流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在当前国际国内形势下,优秀文学作品的传播受到了种种客观阻碍,航班的熔断,国际间文化交流活动的减少,文化、文学传播在客观上受到很大影响,中国文学作品向海外传播变得没有像以前那样顺畅。

刘江铠教授认为,在疫情之前,我们认为世界已经逐渐走向融合、团结,文明对话机制也变得非常成熟,但是这场疫情让我们意识到,其实在人类面临巨大灾难时,人们的文明观和价值观就会出现巨大的差异,交流也需要重构新的模式。但无论如何,信任都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基础,我们看一个社会的成熟度和文明度的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如果陌生人之间能够传达出强烈的爱意,那么这就是我们每个人或这个社会所追求的最好的结果。大而化之,国家或民族之间的交流也依然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之上,只有信任才能实现跨文化交流。

在疫情的大背景下,文学如果能表现出人类所普遍期待的爱意,展现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那么这样的作品就能在人类灾难面前彰显出巨大的历史逻辑来。《爱不落下》就是这样的作品,它以书信体的方式,把作者与“丫头”各自的生命历程,包括他们对爱的理解、对生命的理解等和盘托出,充满了浓厚的人文的爱意,充满了一个陌生人对作者完全的信任。《爱不落下》这部书里,写出了人类的普遍感受、共同需要,写出了爱和包容、信任,只有这样,才能互相支援,成为对方的灯和光,这是我们作为读者最想从图书中获得的力量。

雪漠提到,现在的形势确实需要另外一种光来关照,如果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没有了,很多温暖的东西消失了,一切都赤裸裸的,把人类变成动物,那文学的影响力就没有了。信任还会产生爱和悲悯。

在当前国际关系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文化、文学作品的传播仍然在继续。雪漠的作品已有30多种作品被翻译为20多种语言,包括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印地语、尼泊尔语、蒙语、俄语等。两位老师在现场也讨论了中国优秀文学作品在新形势下的传播的特点。

雪漠认为,作为作家个体来说,写自己是最重要的。作家要展示出最好的自己,有时候你想拿出来的所谓关注世界的内容,世界不一定在乎。但是往往一个作家写出自己灵魂的东西的时候,就会写出有传播力的好作品。如果在作品中展示了中国人的某种精神境界,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存态度,一种无论多么艰难也要向上的精神,那么这就成了人类共有的东西。作品本身自然会被传播。所以,不在乎世界也许更好,不要太看世界的脸色,因为我们发现,如果一味追逐世界的目光,是写不出好作品的。一个作家是让自己尽可能大起来,这里的大,是人格方面的,要让自己的眼光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事情,让自己写出别人写不来的东西。就像写作《爱不落下》这本书,是非常偶然的,所以很多东西在旁人看来是多余的,但那是有生命的东西。我们最看中的不一定最重要,我们不在乎的可能是最重要的。

刘江铠教授认为,雪漠的作品之所以获得了海外汉学家的青睐,在海外有比较好的影响,主要是因为他真的有足够的自信。当我们能静下心来,用一种纯粹的、学术的、无意识的、无功利的眼光去研究一个对象,会发现一种深刻的辩证法,“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作家的首要任务就是写出内心亲历的东西,把对生命感悟,用最真诚的方式写出来。如果你的经验足够深刻,就可以引起普遍的具有人类共性的审美共鸣。比如卡夫卡、鲁迅。最好的艺术永远是这样的,它们超越了简单的个人经验,已经上升为普遍的境遇或者隐喻,承载了丰富的人文价值。但这首先要建立在对自己民族文化足够自信的基础上。

雪漠认为,作为作家个体来说,自信就是写好自己,不考虑功利,也不考虑成功。东方智慧对生命一种超越性的关注,这是独有的。所有翻译自己作品的翻译家,给他们普遍的感受是独特,这点是他们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自己作品里对西部的经验以及生命的体验,包括一种文化的厚重,这是独有的。

比如《爱不落下》,因为写出了自己的真挚的感受,不同的读者都会从中得到不同的抚慰,不同的温暖。《爱不落下》其实是所有抚慰的一种综合,一种人文精神,希望用人文之光来照亮自己,照亮他人。只要有死亡存在,每个人都是病人,每个人都会怕生老病死,都会怕变化,都会怕得到和失去,都会怕人有一天会消失。所以,其实它不仅仅是抗癌的故事,它是一个真正用一种智慧和文化之光抚慰所有人灵魂的故事。这个时代其实需要真正的文化之光,内心之光。这部书其实是告诉人们一种生命的真相,一种文化的真相,告诉人们一种活着的命运,以及不得不面对困境时的姿态。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刘彬)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