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给两位抗日烈士题写碑文后,引发了批评,难道他不够格?

鸿鹄迎罡

2021-09-13 15:43星问答计划创作者,文化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文·段宏刚

莫言先生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让汉语文学走向了世界,本该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然而,这9年以来,关于他的批评声从来没有中断过。

人们对他的争议主要来自两点。

一是许多读者认为莫言具有“审丑”倾向,对美好的事物有意视而不见,在小说中总喜欢揭露人性的丑恶和阴暗。

二是许多书法爱好者认为莫言写了一手“江湖体”书法,不知道谦虚,总喜欢到处题字,无形之中抢了书法家的饭碗。

如果实事求是地说,这两个批评声有一定道理,但不完全正确。

从文学的社会功能来讲,“扬善抑恶”是文学的核心使命,文学既可以用来歌颂真善美的、高大上的事物,当然也可以抨击“假恶丑”的事物,抨击不是目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让人们看清“假恶丑”的本质和危害,进而加以改进,向美好的一面发展。

莫言虽然是靠“笔杆子”讨生活的人,但他的本职是作家而非书法家,写作是他的强项。他没有系统地研习过书法,也没有出生在古代,不像古代文人那样,自小用毛笔写字,可以把书法当作一名文人必备的技能来修炼。

所以,就不能要求莫言的书法向职业书法家看齐,他的书法属于“名人书法”,不是因为本身的书法水平而闻名,而是因为他的名字莫言二字的含金量高。不论他写得好与不好,只要落款上有他的名字,就会被社会和市场所认可。

从古到今,名人书法看重的是作者的名气和地位,水平高低却变成了次要的,跟“字因人贵”的道理完全相同。

如果能够理解这些,就不会再对莫言的书法抱有偏见。

莫言曾经给许多场馆和景点题过字,位于黑龙江省尚志市“抗日烈士赵尚志赵一曼纪念馆”,无疑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这个纪念馆是革命先烈的纪念地,是弘扬革命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红色教育基地。

纪念馆内不仅有赵尚志、赵一曼两位英雄的塑像,在塑像旁边还树立着多块高大的石碑,石碑上的文字内容都是出自著名作家莫言之手。

莫言虽然获得了包括“茅盾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在内的多个中外文学大奖,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大作家,但是,许多人并不买他的账,他干什么都会有人说三道四。

就拿他这次给“抗日烈士赵尚志赵一曼纪念馆”题字来说,他刚题完字不久,就立马遭到了批评,一些人甚至翻出他的陈年老账来说事。

“抗日烈士赵尚志赵一曼纪念馆”题字写于庚子年4月,也就是2020年4月,多家媒体报道这件事后,让莫言立马成为争议人物。争议的核心仍然是莫言的文学和书法,他们普遍认为,就不该请莫言来给题写碑文。

细数下来,原因有两点。

其一,莫言的文学观念具有“审丑”倾向,文学作品里负面的东西太多,给人庸俗之感,而革命烈士是英雄人物,他们的形象是光辉的、伟大的,让莫言题写碑文会损害英雄形象。

莫言的小说里,经常出现的词汇有:大便、苍蝇、蛆虫、跳蚤、打人、饥饿、酗酒、乳房、避孕套、蓬头垢面,等等。他甚至在长篇小说《酒国》里,以虚实相生的笔法,煞有介事地描述了一些人食用婴儿的故事。

对外宣称时,莫言却说:这一苦痛的证据就是中国历史上出现的吃人的风俗一些读者看到莫言这样辩白,认为他在抹黑国家。

除过讲述骇人听闻的故事之外,莫言还是一名超级“地域黑”,当然,他黑的不是其它地方,恰恰是自己的家乡。

莫言在1986年出版的《红高粱》里写道:高密东北乡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

一个人连生他养他的家乡都能描写成这个样子,真想不到他会用怎样的词汇和句子来抹黑其它地方。

西方人喜欢丑化我们,他们看到莫言这样写,心里肯定会偷着乐。

俗话说:儿不嫌母丑。对一个人来说,国家就是母亲,莫言这样描写母亲,不由得会让人们怀疑他的居心。

二,莫言没有书法功底,不懂用笔和章法,写的字看起来张牙舞爪,却喜欢到处显摆,这明显是侮辱了书法的神圣

书法是国粹,也是艺术,审美是它的本质。若把书法写成涂鸦,向人们传播庸俗,这样的书法要它何用。

况且,写在重要场所的书法,代表了这个地方的形象和文化,题字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应该由德高望重的大书法家执笔来写,才比较匹配。

莫言的书法既没有个人风格,也不具备艺术美感,让他题写,不但侮辱了书法,也降低了这些场所的神圣。

如果就事论事,这两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不足以成为批评莫言的理由。

首先,莫言写的是小说而不是新闻,写小说时为了取得艺术效果,作家往往会使用许多修辞手法,甚至会加入自己的感情色彩。如果把小说当作历史事件和真实新闻来看待,显然是错误的。

况且,文学有权利来描写苦难和丑恶,如果认为这类文学是糟粕,那么,对文学的理解就太肤浅了。

鲁迅先生的大部分小说里描写的是苦难和丑恶,但并不影响鲁迅的伟大。

再者,人们邀请莫言来题字,看重的是莫言在文化界巨大的影响力,借助莫言的知名度,完全可以提升场馆的人气,这样做是双赢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妥。

至于说莫言抢了书法家的饭碗,完全是一种“酸葡萄心理”在作怪,历史上,哪一位著名文人不写字,名人的字在历史上被当作墨宝的事情太多了。

所以说,请放过莫言吧,他是当代为数不多的有良知、有担当的作家。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