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后,马化腾面临“二度开放”抉择!腾讯能否第三次腾飞?

万维财经

发布时间: 09-1216:31

"如果哪天腾讯遇到了更大的挑战,也许就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12年一个轮回。有时都不用12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21年9月9日下午,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了“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会上,工信部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实现相互开放,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当天参会的企业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360、网易等。

细究工信部的会议内容,不难发现其明确点明了屏蔽的重灾区——“即时通讯软件”。上述参会企业中,无疑腾讯的这一业务最为领先。

耐人寻味的是,11年前,马化腾带领下的腾讯,就已经将“开放”设定为核心战略,从而推动自身、并带动了整个互联网行业快速发展。11年后,“开放”这个词,为何又重新提上了腾讯、乃至所有大公司的议程?

时光荏苒。

11年的时间,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早已经从享受鼓励政策的“新兴产业”,壮大成为能够影响国计民生的“数字基础设施”。2020年以来,一系列针对性的监管措施,标志着互联网行业要比11年前,承担更高的社会责任,具备更高的格局。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字节跳动、京东、美团、滴滴、拼多多,无不面临着各类压力。

其中,反垄断已经成为互联网平台治理的主要抓手。在对阿里巴巴实施“二选一”行开出百亿罚单、并对美团也开展类似调查之后,监管层反垄断的重点,已聚焦在了几大平台之间的相互屏蔽、无法互联互通之上。

中国互联网行业,再一次集体面对“开放”这个议题。

这一次,作为“屏蔽外链”现象集中的主要平台,马化腾的腾讯将如何抉择?是彻底“二度开放”,还是消极应对,继续给自身业务争取时间?他的“艰难或者不艰难”的决定,会否带领企鹅开启又一次的腾飞?

1

2010年12月5日下午,北京正值隆冬,刚从深圳飞来的马化腾,出现在了国贸大酒店的中国企业家领袖论坛上。那天,他发表了一次不仅对于腾讯公司意义深远,也注定要写入中国互联网行业史册的演讲。

面对媒体长枪短炮仍显青涩的马化腾,开场时用一句自嘲引发了全场的会心微笑:他自称“做了一个不那么艰难的决定”,然后在论坛上阐述了《关于互联网未来的8条论纲》。基于这8个行业洞察,马化腾宣布腾讯进入战略转型期,转型的原则是“开放和分享”。

就在几个月前,马化腾和他带领的腾讯公司刚刚经历了痛苦的“3Q大战”。在员工仍沉浸在“同仇敌忾”气氛中的同时,小马哥和核心团队却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为什么自己明明是“为了用户好”,却遭到了舆论的抛弃?反思的成果,便是从“封闭”走向“开放”,从“垄断”走向“分享”。

上述演讲中,马化腾谈到了他对如何“开放”的深入思考。他说,“开放”不仅仅是一个态度问题,更是一个能力问题。那么,腾讯“开放”的能力从何而来?来自投行高盛的刘炽平,给出了他的答案:“资本”与“流量”

腾讯放弃了此前被诟病的“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模式,选择用“资本”和“流量”扶持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当时,外界对腾讯此举,更多解读为一次舆论压力下的被动转型。没有多少人能够预料到,正是这次“开放、分享”的战略转折,催生了腾讯自QQ崛起之后的第二次腾飞。

曾经的“全民公敌”,自此拥有了京东、美团、快手、拼多多等一系列巨头“朋友圈”;再加上微信率先拿到的移动互联网船票,“投行+微信”(背后实则是“资本+流量”)的双轮模式,驱动腾讯股价节节上涨,一度成为全球市值仅次于苹果与谷歌的互联网公司。

腾讯持续将“资本+流量”的开放战略升华。2013年11月11日,腾讯创业15周年,马化腾首次提出了“连接一切”和“互联网+”的新主张,后者在2年后被写入了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游戏和影视、音乐、文学、媒体等业务,则被定位为“内容”。马化腾在自己主办的2015“互联网+中国”峰会上高调宣布:“互联网+”时代,腾讯只做“连接器+内容”。

也正是那时,财经作家吴晓波的一本《腾讯传》,让这家公司第一次真正地靠近了她的愿景——“最受尊重的互联网公司”。当时的腾讯员工,如果回望“3Q大战”的2010年腾讯司庆日,马化腾发出的全员内部邮件中的一句话,一定会感慨万千:

“或许未来有一天,当我们走上一个新的高度时,要感谢今天的对手给予我们的磨砺。”

——竞争,甚至是恶意竞争推动的被动转型,催生了一个更好的腾讯。

那几年,三大巨头BAT几乎都开启了相同的模式。中国互联网行业一度产生了一个“历史终结论”:所有的创新公司,都必须在BAT三家中选择一家站队,成为他们的“僚机”。“站队,或者死亡”的定律,直至一个比马化腾正好小一轮的年轻企业家的出现,才被打破。

2

今日头条,与之后的短视频APP抖音,顽强地自我生长,罕见地同时抓住了“算法+短视频+国际化”的数个风口,一举打破了上述“历史终结论”。

腾讯赖以“开放”的两大能力之一,“资本”,在今日头条反复拒绝投资、并购之下——失效了。

“巨人倒下时,身体还是温的。”马化腾创业之后无时不刻的危机感,在庆幸微信诞生在自己内部而不是外部仅仅几年之后,再一次地笼罩在腾讯的空气中。

如何应对?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腾讯选择了对字节关闭另一大能力——“流量”。2018年4月份,借助“短视频整治”的契机,微信第一次公开屏蔽了来自抖音的分享链接。已打上“开放”烙印的腾讯,当意识到这是一个“抢夺用户时长”的战略性竞争对手之后,选择“封了再说”。

彼时,电商界的“二选一”正盛,淘宝更是主动选择了屏蔽微信的分享转发和百度的搜索呈现,阿里和腾讯的僚机们也很自然地在微信支付、支付宝两种支付工具中“二选一”。腾讯对抖音的封禁,不过是诸多“封闭回潮”现象中的一个罢了。

然而,这一选择的背后,实则冲击了腾讯自“3Q大战”之后绵延近10年的战略信仰:“资本”和“流量”已然不灵,腾讯还能够继续“开放”吗?当用户朴素的分享需求无法在微信内实现之时,还能继续声称腾讯是“连接一切”的“连接器”吗?

过去的三年,是腾讯的业务防守期,也是新战略的酝酿期。对抖音的屏蔽,未能扶持起“阿斗”微视,但张小龙再度没有让马化腾失望,微信视频号顽强地崛起,为腾讯在短视频时代赢得船票。

然而2021年,当反垄断治理进入攻坚时期,当阿里巴巴主动提出要与微信实现互联互通之时,当工信部的会议已经直指微信屏蔽外部链接这一现象之时,这个难题终于无法回避:

腾讯要不要“二度开放”?

3

“二度开放”,与11年前的“一度开放”,有何异同?

相同点,自然在于腾讯都面临着来自外部的舆论压力。不同的是,11年前的“一度开放”,压力主要来自于竞争对手;11年后“二度开放”,压力则主要来自于监管层。

当然,背后深层次还有着相同的最终来源:用户需求。用户不愿意、也不该由互联网公司替TA做决定。

此种情形下,马化腾一定知道,“二度开放”是势在必行的。早在11年前,本文开头的那场演讲《关于互联网未来的8条论纲》的第四条,他已经清晰地指出:

截杀渠道者仅仅是“刺客”,占据源头者才是“革命者”。

“你拥有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你拥有什么样的一个渠道。外界一直对腾讯有一个误解,说我们核心价值就是有QQ,有渠道。其实,我们在很早之前就意识到这个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就开始全力打造产业链的价值源头,也就是说你要有很好的优秀产品和服务,以及应用。”

腾讯和马化腾绝不会满足于一直做那个劫杀渠道的“刺客”。他当然知道,成为那个占据源头的“革命者”,才是赢得竞争的根本途径,目前所做的“屏蔽与封杀”,只不过是为“革命”争取时间。

三年的宝贵时间,已经帮助腾讯在短视频上拥有了“盾牌”——借助微信强大社交分享能力的视频号,日活目前已达到4.5亿,今年底有望达到6亿,一举超过抖音。

不过,这仍然只是“截杀渠道+复制对手”的“刺客”,远远不是“占据源头+颠覆对手”的的“革命”。实际上,在比具体业务更高的层面上,腾讯已经被动摇的“资本+流量”、“连接一切”的战略,仍然未能更清晰地修正或涅槃。

真正的企业家,一定是“知行合一”。当乔布斯回归苹果,他创造了用户需求,重新定义了手机;当杰克韦尔奇来到臃肿的GE,他果断地进行企业转型,实施瘦身战略;当70多岁任正非面临来自美国的封锁,他断臂荣耀品牌,全力推出鸿蒙系统;当11年前的马化腾面临“垄断”的舆论压力,他果断地采取了开放战略……

当前的监管环境、产业环境、技术格局,已经与11年前发生巨大变化,没有人能够清晰地描绘某个企业的未来——除了企业家自身。当过去的战略被“打破”,需要的正是熊彼特所定义的“企业家精神”——借助“创造性破坏”力量,提高生产和技术水平,实现经济的集约化和可持续增长。

当李彦宏错过移动互联网红利,他选择在人工智能上提前卡位,等待着趋势的到来。当周鸿祎“被人民想念”多年,他选择了和雷军一起站上造车的舞台……11年后的马化腾,必须面对用户更便捷地分享信息的强烈需求,必须面对监管层推动“互联互通”的坚定意志,必须面对“二度开放”可能给竞争对手带去流量的残酷现实。

他不会,也不该让自己继续停留在“刺客”的角色,三年,再三年。

11年前的“一度开放”,压力之下的应对之举,意外迎来了腾讯的的“二度腾飞”。谁能说这一次就不会呢?

吴晓波在《腾讯传》的结尾,描述了其在2012年访谈腾讯另一位创始人——张志东的场景。

访谈结束后,张志东送我到电梯口。电梯门开了,他突然喃喃自语说:"如果哪天腾讯遇到了更大的挑战,也许就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们愿意相信,宣布“二度开放”的那一天,就是企鹅“第三次腾飞”的第一天。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