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安娜 文/摄

9月7日下午5点左右,记者在绍兴上虞区实验小学教育集团实验小学校区看到,该校一二年级学生在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分段错时走出校门。和大多数学校的小学生不同的是,放学时,这些孩子身上只挂了一块校牌,肩膀上的书包不见了。

孩子们的书包去哪了?原来,今年秋季开学,上虞区实验小学教育集团发起了一场“书包革命”——倡议一二年级学生不背书包回家。“除了一二年级,三至六年级实施每周一天的无作业日,即‘快乐星期三’。星期三这天,孩子们也不背书包回家。”该教育集团总校长经建美说,学生不背书包回家,已成为学校门口一种看得见的常态。

不背书包回家

用意何在?

今年9月1日,开学第一天,上虞区实验小学教育集团响应教育“双减”号召,向家长发出了一份倡议书,提出健全作业管理机制,加强“五项”管理,做优“课后服务”,落实“一二年级不带书包回家”和“快乐星期三”举措。

不背书包回家是何用意?经建美说,学生不背书包回家,旨在落实“双减”政策下“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回家作业”“严格控制学生作业量”等规定,让孩子拥有更多自主发展、个性化发展的时间、空间和权利。

“孩子回家没书面作业,不背书包了,该干什么?”“回家不做作业,对孩子的学习会不会有影响?”收到倡议书,不少学生家长有些犹豫。“说实话,作为家长,一开始我还是比较焦虑和担忧的。”该校二(10)班家长陆佳坦言,以往他和妻子评价孩子学习好坏的标准就是看孩子作业完成的情况、看考试的分数,孩子回家没了作业、没了书包,家长心里没底。

家长的这些顾虑,经建美又何尝没有想到。早在2008年,经建美就在《人民教育》杂志上发表《“减负”:使学习成为一种精神享受》的文章。她认为,“减负”并不意味着降低对学生学业的应有要求,也不意味着降低教学质量,更不意味着降低人才标准。“减负”不“减质”,“减负”更“优质”,才是“减负”的最终目标。文中,她还提出“减负”要构建合理的课程结构,“减负”必须要有制度做支撑等观点。

“减”下来的“书包”

去了哪?

“学校要主动把孩子们减去的‘书包’扛起来,要用心做好‘加减法’。”经建美说。

学校的这道“加减法”具体做什么?

精讲多练,向课堂要质量。9月7日下午,该校四(4)班的英语课上,教师胡雯雯运用多样的教学方式,通过画图和关键字板书等,把新旧知识点巧妙地衔接在了一起。“现在,我在备课上花的时间比过去更多了,去掉‘废话’,把最精髓的要点传达给孩子们。”胡雯雯说。

精设练习,向作业要质量。新学期,通过精讲,胡雯雯的英语课多出了下课前5分钟的作业时间。5分钟内,班上的学生翻开课堂作业本,当堂将英语作业完成并上交。“课堂上孩子们的注意力相对更集中,作业效率也更高。原本留到课后的作业,学生能在课内完成。”胡雯雯说,“在课后托管基本服务时间,我还可以面批作业,发现问题即时讲解。”

“首先,把右手的拇指和其他4个手指做一个‘望远镜’的动作,然后把笔架在上面……”中午休息时间,一年级语文教研组组长钟伟芬为孩子录制着如何正确握笔的视频。“一年级孩子的握笔姿势、坐姿等基本学习习惯养成十分重要。有了这个教学视频,在课堂教学的同时,孩子们可以在家长的陪伴下随时练习、巩固。”钟伟芬说。

推出AB套餐服务,向托管要质量。9月7日下午4点半左右,一(9)班的班主任魏晨洁打开投影仪给孩子们讲起了绘本故事《世界上最大的房子》,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此时,参加学校晚托服务的一、二、六年级学生都在进行“艺术与体锻”课程。班级序号为单数的孩子们参加阅读、剪纸、声乐等艺术课程,班级序号为双数的孩子们则参加跑步、踢球、跳绳等体育运动。

“我们的晚托服务实行动静结合的AB套餐制,A套餐为‘作业与指导’,B套餐为‘艺术与体锻’。由于学校班级数较大,AB套餐分年段轮流进行,艺术课程和体锻课程也按单双周、班级序号单双数轮流进行。”该校副校长厉建康告诉记者,为保障学生在校内行之有效地开展体育锻炼,学校体育组专门提供了一份体育锻炼菜单,方便晚托管理教师组织教学。

记者看到,从双脚连续跳橡皮筋、兔子跳、跳短绳,到10米折返跑、喊数抱团等,体育锻炼菜单上,40项体锻内容和操作方法一目了然。

没了书包和作业

孩子回家干什么?

不背书包回家,不带书面作业回家,孩子们在家干什么?

“家校联系单给出了清晰的答案。”经建美以一年级为例向记者介绍,“学校的家校联系单分两个模块,一方面,班主任和各学科教师每周会向家长反馈学生在校内的学习情况,有的班做到了每日一反馈;另一方面,我们给出回家作业(实践活动)的建议。学校以一周一反馈、一周一评比的方式,引导孩子在学习生活技能的同时,体悟父母的艰辛与不易;在参与运动的过程中,提高身体素质,培养意志品质。”

“我昨天回家帮奶奶洗碗了,后来还跳了绳。”一(9)班学生梁倬丞说。“昨天晚上,我先擦了桌子,还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跑步了。”和他同班的张文瑜说。

“现在吃完晚饭,孩子会主动帮我们收拾碗筷,垫着小凳子帮忙洗碗,比过去更懂事了。原来他要晚上9点睡觉,现在晚上8点以后基本就没什么事了。睡觉的时间更久了。”二(10)班家长陆佳说,他和家人还响应学校“远离手机(平板)健康成长”的倡议,放下手机,多陪孩子参加亲子阅读、亲子游戏和运动等,“没了书包和作业,并不意味着家长可以完全放手了,我们应该陪孩子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双减’政策没有落地之前,很多孩子变成了学习的‘工具’,春节时全家人见到孩子首先问的是考试考了几分。现在,学校真正把欢乐和童真还给了孩子,也让老师回归教书育人的本心,家长也不用再‘鸡娃’了。”9月7日傍晚5点多,学生家长章杰瑛来到学校接儿子,她对记者说,孩子回家不背书包,看似减了物理重量,实际上更减了孩子的心理负担、减了家长的辅导负担,有助于改善亲子关系,营造和谐的家庭氛围。

记者从上虞区教体局了解到,前不久,央视还为“上虞区实验小学严控作业量,一二年级学生不背书包回家”的做法点赞。目前,在上虞区实验小学的引领下,该区其他小学也逐步试行“每周至少一天晚托后不背书包回家”的举措。

(内容来源:绍兴晚报)

举报/反馈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

524万获赞 28.6万粉丝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官方百家号
人民日报数字传播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