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在人体寄生三十四年,日产卵1000多颗,新中国如何清除血吸虫?

怪罗科普

2021-09-07 23:54匠心计划创作者,科学领域爱好者
关注

以前我生活在农村,有一种疾病令人闻风丧胆,那就是 “大肚子病”,得这种疾病的人到了一定程度无论男女老少都会顶着一个大肚子,失去劳动能力。

即使是村里最目不识丁的人也知道这种疾病来自对河流的接触,会告诫身边小孩子不要到处去趟水,以免感染这种疾病。

现在,我知道这种疾病又被叫作血吸虫病,是社会经济上第二大最具破坏性的寄生虫病,仅次于疟疾,它的出现和一种水中蠕虫——血吸虫有关系

图注:电子显微镜下合抱的血吸虫

随着城市化的趋势,人口大量流向了城市,这种疾病似乎已经很少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了,但其实它依然严峻,每年依然有数亿人被感染。

在咱们国家现在也依然有80万人感染,每年还会出现一到两千例急性感染,不过相比于过去,确实是好太多了。

在新中国刚刚成立那会,无数的村庄直接被这种疾病摧毁,仅在江西就有超过1362个村庄直接因血吸虫病变成“鬼村”,偌大的村庄找不到一个活人,其中包括一些超过1000户的大村庄直接被摧毁,累计死亡人数超过31万人。

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种蠕虫,它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有如此大的能力?

血吸虫是什么生物?

血吸虫还有一个更书面的名字——裂体吸虫,这个名字其实非常有意思,因为它是直接通过这种虫子的外貌来命名的。

血吸虫是一种寄生蠕虫,但是它们却是雌雄异株的蠕虫,而且雌雄之间表现出强烈的两性二态性,雄性比雌性大出许多,这在“蠕虫界”是非常罕见的(大部分寄生蠕虫都是雌雄同体)。

更有趣的是它们雌雄之间的生存和繁殖方式。

成年血吸虫体长在10-20毫米之间,它们靠吸食宿主的血液,通过珠蛋白运输宿主的血红蛋白来进行身体的循环。

图注:绿色部分是雌性,棕色是雄性

它们虽然是雌雄异株,但是雌雄是结合在一起生存的,雄虫将雌虫包围在自己的虫管中,一直到雌虫成年,这是它们“裂体吸虫”名字的由来。

其实,雄性血吸虫和雌性血吸虫有点像“童养媳”的关系,雄性负责吸食宿主,它会把自己吸食的一部分营养转移到雌性体内,甚至是一些类似人类生长发育的激素都是由雄性提供——当雌雄合抱一起之后,雄性会帮助雌性完成发育。

等雌性发育完成之后,它们就会开始产卵,它们的繁殖能力已经不是我们肉眼可见的这些物种能够比拟的,它们就这样抱一起不停繁殖,一条雌虫一天能够产卵1000颗左右。

不过血吸虫之间的“爱情”也并不是长久的,它们也会“离婚”,雌性经常会离开雄性,重新寻找伴侣,但是科学家不认为它们是去寻找更优秀的“高富帅”,而是为了避免近亲繁殖,如果雌雄血吸虫的血缘关系很近的话,分离是必然。

血吸虫并不是单独只寄生人类,大部分鸟类和哺乳动物都是它们的宿主,而主攻人类的也有几种,包括埃及血吸虫,曼氏血吸虫,日本血吸虫等等,在中国只有一种,那就是日本血吸虫。

(题外话:很多人听到迫害中国人的是叫日本血吸虫,往往会想到这是日本人带来的,其实日本血吸虫并不是来自日本,只是日本的学者命名的而已,在中国最早关于血吸虫的记录可以追溯到2100年前。)

图注:显微镜下的日本血吸虫

雌雄合抱的繁殖阶段是在鸟类和哺乳动物体内完成的,当它们进入体内并开始繁殖就会得血吸虫病。

可怕的是,如果没有经过治疗,它们会在我们体内长达三四十年,蚕食人体却不致命,可见它们的演化有多成功。

不过在这里要提一点,血吸虫病的经典特征——大肚子,并不是直接由成虫引起的,而是由于大量虫卵在人体内迁移过程中,在肝脏、脾脏或肺等器官发生栓塞后被困在组织中,这时候虫卵的周围会出现纤维化肉芽肿。

那么人体是如何感染血吸虫的呢?

血吸虫的一生会经历几个过程,成虫在人体内完成繁殖之后,它们的卵会通过尿液或者粪便排出体外(排出途径是尿液、还是粪便取决于血吸虫的种类)。

当这些排泄物流入水体时,它们就会开始孵化并释放出毛蚴,蚴会寻找它的第一任宿主——蜗牛,对于迫害中国人的日本血吸虫而言它们寻找的是钉螺。

毛蚴在钉螺体内变成尾蚴,并被蜗牛释放,这个时候它们开始寻找下水的哺乳动物作为第二任宿主。

当宿主是人类时,尾蚴会粘在人的皮肤上,然后穿透皮肤进入血管,这个过程有点像被水蛭吸血的情景。

进入人体后它们会脱落分叉的尾巴,成为真正的血吸虫。通过静脉循环最先迁移到肺,然后到心脏,最后到肝脏中发育,成熟后通过门静脉系统离开肝脏进入肠道。

在这里它们会每天都在产卵,而且一产卵就是三四十年(血吸虫的寿命不是一般的长),这些卵也通过血液循环系统运输并排出。

从它们的繁殖能力来看,这种疾病应该是很难根除才是,几十年前的中国如何治理的呢?

事实上,虽然几十年前的中国并不发达,但是中国在防治血吸虫病方面被认为是全世界做最好的国家。

最后:新中国三大招治理血吸虫病

现在在农村,那些上了年纪、不认识字的村民也基本都知道血吸虫病是怎么回事,这是当时的第一大招的成效——加大对血吸虫病防治知识的普及。

只要大家了解这种疾病的传播方式,基本疾病就成功的一大半了,以后的工作也可以事半功倍。

第二大招就是切断中间宿主,日本血吸虫的中间宿主就是钉螺,所以那会经常会组织人员去打捞钉螺,有时候甚至是抽干河道只为清除钉螺。

第三招就是早发现早治疗,对于高危地区,每天都会有医务人员去挨家挨户收集排泄物,李兰娟院士也曾参与过这个事件。

在这三招重拳出击下,被称为“瘟神”的血吸虫已经几乎快在中国消失了,从建国时1100多万人感染,到现在很多人几乎没有听说过这种疾病。

新中国能够治理血吸虫病确实非常了不起,毕竟像血吸虫这种繁殖的“机器”,要防治确实是太难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