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晚都做几段恶梦该如何调整呢?

杨永龙心理疏导

2021-09-05 11:39
关注

洁茹:你好,杨老师,我是一名高三学生,我每晚都做几段恶梦,我觉得每天心情很抑郁

杨永龙:你知道睡眠周期吗?

洁茹:不知道每晚我在梦里都想梦见妈妈,可是我又害怕她变成其他的样子

杨永龙:我们睡眠每两个小时就是一个睡眠周期,在每个周期之内的开始和结束的部分都属于浅睡阶段,我们的梦就是出现在浅睡阶段。你每晚都想梦见妈妈,这没有问题,但是你知道梦境是潜意识作用之下的天马行空吗?

洁茹:可是我害怕冰冷的东西,或者说是死亡

杨永龙:嗯,心情我很理解,但是你知道我们的梦境出现荒诞的、恐怖的、肮脏的、无聊的等等内容是自然的也是必然,是人的大脑的非常自然而正常的现象吗?

洁茹:杨老师,可能你不知道,3年前妈妈出车祸走了,所以我想她,甚至上课也在想

杨永龙:哦,妈妈离开了你,你想妈妈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你说对吗?

洁茹: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做恶梦

杨永龙:你是不是在睡觉之前所想梦到的妈妈是幸福愉悦轻松自由和快乐的呢?而不允许自己梦到的妈妈有丁点不如意的事情呢?

洁茹:有时我梦见妈妈在爸爸不在,有时是妈妈在姐姐不在,有时很温馨一起做一件事,现在我梦到的就是恶梦

杨永龙:你说的噩梦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呢?

洁茹:我在一个庙里走,看佛像,好像就有一个神婆说一个房间里有你妈妈,我就看见一个柜子里有她,我看见她化妆很浓,像化妆的陶瓷娃娃,突然她在叹息,神婆说你妈妈可能还活着,她扯下我妈妈身上的毛发叫我去化验,妈妈在叹息时,我很害怕

杨永龙:嗯,那你觉得妈妈为什么要叹息呢?妈妈对你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呢?是不是希望你生活的幸福愉悦轻松自由和快乐呢?你不觉得妈妈叹息的是你目前的行为表现,与她所期望的你健康阳光快乐和幸福背道而驰了吗?你再想一想,你怕妈妈来到自己的梦境之中的各种不良的情绪和行为表现,而妈妈的各种不良的情绪和行为表现就必然会出现在你的梦中。

因为根据心理学的研究,人的潜意识无法分析、辨别、处理“否定词”,例如,当你让自己“不要去想红色”,你脑海里浮现的,却偏偏正是“红色”,当你让自己“妈妈不愉快的面孔不要再出现在我的梦中了”,你脑海里出现的,又偏偏正是“妈妈不愉快的面孔”。

我们的消极思维和观念,只会促使我们的下意识对身体发出消极的命令,继而指挥我们的身体按照消极的命令采取消极的行动,从而造成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这就是俗话说的“不想什么,偏来什么”的科学原理。相反地,当我们积极地让自己“想些快乐的事情”、“妈妈变的可爱可亲起来”、“做个好梦”,我们就自然而然地关注到我们“想要”的目标上,就真的快乐起来了。

给你一个方法——每天中午休或晚上上床前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着这说,你今天很阳光、很快乐,越来表现的越好了等等(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改编,只要是积极而快乐的短语就可以),每次坚持说十遍,这样你的梦境也就会随之变得愉悦和快乐起来。

下面我给你介绍一种情绪稳定的方法,这个方法可以让我们情绪很快稳定。坐在椅子上(也可以躺在床上,双臂自然伸直放在身体两侧,手掌贴在床面上,双腿自然伸直双脚分开与肩同宽,双脚自然外翻放置在床面上),上体保持正直,双脚分开与肩同宽,眼睛微闭,双手轻轻放到大腿上或桌子上,舌头顶着上颚,均匀呼吸一分钟,然后开始深呼吸(长长地、慢慢地吸气。你可以将你的肺部想象成一个气球,你想尽量将这个气球充满。当你感到气球已经全部膨胀了起来,就表明已经气沉丹田,保留两秒钟。

然后,轻轻地、慢慢地将气呼出。吸气持续四秒钟,呼气也持续四秒钟。你可以一边呼吸一边数秒。为了放慢速度,你数秒的方法可以做些改变,将“一秒”变成“一个千分之一”这样可以将速度基本上降到大约一秒钟一个数字。开始吸气时,你的脑子里便开始数:“一个千分之一,两个千分之一,三个千分之一,四个千分之一”,你一定要将吸气坚持到数完“四个千分之一”,然后以同样的方法呼气)三至五次。

做完深呼吸以后,开始想象美妙的画面,辽阔的大草原,蓝天白云,无数的彩色气球徐徐升上天空,自己的身体也感觉随着气球升上了天空,那样的愉悦,那样的轻盈……(如果再配以美妙的轻音乐,那么效果会更好)这样,经过三五分钟的调节,紧张、焦虑、慌乱、烦闷的情绪很快调整到放松、舒适、愉悦的情绪中来。这个方法最好每天午睡和晚上睡觉前各做一次,最好从现在起坚持做二十一天,这样类似的情景就不再会出现了。

洁茹:谢谢!我会按你说的去做的。有什么问题再来找你。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