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只九从小就知道他们九尾狐族一支狐丁稀落,所以自小就将为九尾狐族开枝散叶视为己任,族长阿公也是这么说的,更助长了她的信心。
她完全不顾阿公的意思其实是要她好好修炼,九尾狐族本来狐就少,多几个高质量狐妖才是重中之重。
总之,只九刚成年就有一个伟大的愿望——生小狐狸崽子!
可是别提男妖了,就连整个妖界的妖都少得可怜,现在的生灵们一个个不思进取,争着抢着去做人类的宠物,说什么每天好吃好喝的被喂养,还被尊称为“主子”,这种神仙日子哪怕只活一世便去投胎,总好过苦修千百年做个清贫的小妖。
真是世风日下,妖心不古。
虎族前族长阿虎辞职的原因便工资太少,每月只有一颗仙丹,辞职的第二天他便去了人间猫咖打工,说是每日都有人供养,吃喝不愁工资还很高,将工资换算成金子拿到鬼市上购买仙丹,可以买上数十颗。
只九来找阿虎,他现在每天慵慵懒懒的晒太阳,哪有一点做大王时的威风劲头,还变得小肚鸡肠,秘术传音跟她说:“你不买饮品我没有提成,别耽误我的时间。”
被逼无奈又囊中羞涩,只九只好点了杯最便宜的饮品,引得阿虎白眼连连。
因为妖口流失严重,所以妖界就将目光转向了人界,虽说这样只能生出个半妖,那也比灭绝了好,所以每隔二十年妖界就会组织一次“妖人联谊活动”,因为人类女性很难承受住半妖的成长,所以通常都是女妖来人间寻找优质男性,以促进妖界妖丁兴旺。
“可是,”太阳底下的阿虎翻了个身:“妖界不是规定要成年后百年方可参加联谊吗?要是我没记错,你去年刚刚成年吧。”
“是啊,”只九点头:“谁说我是跟着联谊队伍来的。”
“妖界与人界间的结界没有上万年的道行根本没办法硬闯,我的工作签证审批成功是因为我为妖界做了突出贡献,你个刚成年的小狐狸崽子如何能大摇大摆来人界?”
只九非常自然说道:“我报了旅行团,人界十日游。”
阿虎懊恼自己居然没想到这一层,左右这小丫头也就在人界待十日,翻不起大风浪,阿虎放心地翻身而起,扭着胖乎乎的身子去迎接别的顾客,临走时他对只九不屑道:“你可真像一只鬼。”
只九不解,虎伯伯莫不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大好,她明明是只狐妖,怎么成鬼了?
阿虎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嘲讽道:“穷鬼。”
只九气不打一处来,她握紧小狐狸爪子,这只臭老虎,今日对我爱答不理,他日我让你高攀不起!
只九夸下此等海口并不是空穴来风,作为人界社畜,阿虎最怕的自然是老板,如果她能成为老板娘,阿虎日后定然要高看她一眼。
当然了,勾引咖啡店老板也不是一时兴起,只九未成年的时候,受阿公所托来人界给阿虎送过东西,自那时起她便筹谋着如何睡到咖啡店老板,也没什么别的原因,按照只九的话说,就是那小子太他喵帅了!
2
只九在人间逗留的时间不长,所以每一分钟都尤为珍贵,昨天她已经来咖啡店踩过点了,老板大概每天上午九点多会到店里。
只九打扮得花枝招展,自信满满出现在咖啡店,阿虎无语:“你个小狐狸崽子怎么又来了?”
“你管我,我去哪是我的自由。”
只九撩了一下头发,阿虎这才发现她的异常,一下直起身:“跟人打架了?怎么眼眶通红?还有你穿的是什么衣服,什么都没挡住,露这露那的,家里要是实在不富裕,虎伯伯给你拿点。”
只九欲哭无泪:“虎伯伯这就是你不懂了,这可是人界最近流行的纯欲风。”
阿虎眉头紧皱,他看不像纯欲风,倒像是纯傻风。
他在心里盘算着,只九精心打扮来咖啡店肯定有所图谋,他环视一周,然后惊恐地抬起猫抓护住胸口:“小九,你不会相中你虎伯伯了吧!?这可是大逆不道啊!”
只九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隔壁狼族的花姨相中您没有一千年也有八百年了,我要敢截胡她非得生吞活剥了我。”
只九话音刚落,老板正巧推开门咖啡店的门,阳光在他周围散开淡淡光晕,衬得他本就绝世的美貌更加倾城,只九一时看呆在原地。
阿虎又不痴傻,看只九的样子自然知道她相中的是谁,他难得严肃:“小九,谁都可以,唯他不行。”
但只九已经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她不顾阿虎的阻拦径直上前搭讪。
只九非常自信说出自己的搭讪台词:“你好我叫只九,即将成为你孩子他娘。”
老板面露疑惑看向阿虎,阿虎抬起猫爪子抚上额头尽量不跟老板对视,这个小狐狸崽子,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这个祖宗。
老板虽不理解,却觉得十分有趣,伸出手跟她打招呼:“你好,清辞。”
只九挠挠头,这个名字怎么如此耳熟,算了,不管了,她直奔主题。
“虽然你可能看不出我的身份,但我的确是一只狐妖,”仗着接触过妖怪的人类记忆都会被清除,只九上来就自爆家门:“但我不是普通的狐妖,我是一只九尾狐妖。”
清辞并没有震惊,反倒冷静地越过只九,进到吧台里面戴围裙。
只九回过头看向阿虎,秘术传音问:“伯伯,这是什么情况?现在的人类都这么见识宽广,见到妖怪都不稀奇了?”
阿虎扔下一句“自求多福”后,便扭着屁股去揽生意,不再管只九。
只九跟在清辞身后絮絮叨叨:“我真的是妖怪,会法术那种,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给你展示,但是现在不行,人多口杂,等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最好是只有我们两个在床上的时候,我再给你展示。”
只九兴奋的时候狐狸耳朵会乱动,但她现在化形为人,人类看不见她除人以外的特征,她便仗着周围都是人类,肆无忌惮挥动着耳朵跟身后的尾巴。
阿虎秘书传音:“出去别说你是我侄女,我嫌丢人!”
只九回道:“这有什么,除了你别人又看不见。”
阿虎深吸一口气,免得自己因为替只九尴尬而昏厥过去,接着他继续秘书传音,只不过这次的对象并不是只九,而是只九面前的清辞。
阿虎的声音有些卑微,他歉意十足:“对不起殿下,让您见笑了。”
没错,清辞是来人界体验生活的妖王。
3
只九打算跟着清辞回家,很明显清辞不会带她,所以她就变成清辞回家路上的任何物品,一路尾随清辞悄悄摸到他家,从马路牙子到路人自行车筐里的小葱,从小女孩头上的发卡到路边的小花。
就是变成小花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清辞随手将她折下来揣进兜里,被折断的那一刻,只九差点以为自己要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了,太他喵疼了!
她揉着腰破口大骂,人长得帅怎么这么没有公德心,没听过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吗!?
好在清辞没有半路给她扔掉,好好的将她带回了家,只九长舒一口气,疼也算没白受。
等清辞去洗澡的时候,只九悄悄变回人形,在他家里东瞧西看,然后非常不满意,他家实在太冷清了,只有黑白灰三色,唯一的一抹亮色就是清辞刚刚从路边折下的野花,看着小花断掉的根茎,只九脊背一阵发凉,甚至打了个冷颤。
清辞洗完澡穿着家居服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家简直变了天,他攥紧拳头,逗只九玩演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想法瞬间飞到九霄云外。
他忍着把只九扔到寒冰地狱的冲动问:“我家壁纸的颜色为什么变成了彩虹色?”
只九扬着笑脸:“你不觉得这样很热闹吗?”
“为什么到处贴着大红色的喜字?”
只九丝毫察觉不出自己已经身处危险之中:“你不觉得很温馨吗?”
“那这些花花绿绿的桌布、沙发套、床单是怎么回事?”
只九非常骄傲并且即将要飘:“你不觉得很有家的感觉吗?”
清辞还是没忍住,拎着她的脖领子将她扔出家门,大门嘭得一声在她面前关住,她却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一个穿墙又进去,气哄哄道:“我好心帮你改造屋子,你还把我扔出家门,你礼貌吗!?”
清辞咕嘟下去一整瓶冰水,才缓解自己内心的暴躁:“你随便闯进别人家里,你礼貌吗!?”
只九理不直但气壮:“你是别人吗?你是我未来孩子的父亲。”
清辞一步步向只九靠近,只九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不自觉向后退,直到退无可退,才抬手抵住他的胸膛,佯装凶狠:“你……你想要干嘛!我劝你最好不要……”
见只九支吾半天,清辞反问:“不要什么?不是你硬闯进我家,还想我做你孩子的父亲嘛。”
只九迟一步想起自己女流氓人设,局势瞬间逆转,她抓着清辞的衣领微微发力,将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进,满脑子都是看过的古早言情文,她觉得自己正在上演《霸道狐狸爱上我》。
土味情话从嘴里蹦出:“男人,恭喜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清辞没忍住,按住她的狐狸脑袋将她扒拉到一边,脸上嫌弃,心中腹诽,我们妖界怎么会有她这么土鳖的家伙。
清辞腿太长,只九一路小跑才勉强追上他,继续将他按在墙上,由衷道:“我们九尾狐族基因都很好,生出来的孩子都很漂亮,智商也高,如果你愿意我让他给你养老送终,按照他跟你的生命长度来算,你入轮回后,他大概能送走你八百多回,这笔买卖怎么算都划算。”
虽然只九说的事情并不会发生,但清辞还是没忍住心中一痛,送走他八百多回?确定这是好事?
他忍着打狐的冲动深吸一口气,转身秘书传音召唤阿虎。
“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狐狸崽子滚出我家!”
4
只九骂骂咧咧,阴阳怪气:“若不是虎伯伯谎称有要事商议,将我从清辞家里骗出来,没准过些日子就有个奶声奶气的小狐狸崽子叫您虎爷爷了!”
这段时间她有空就把这句话说一遍,有空就说一遍,阿虎恨铁不成刚,她都快被妖王生吞活剥了,还要在这生小狐狸崽子,缺心眼缺到一种境界了。
阿虎板起脸:“我跟你阿公打了个视频电话,你也知道跨界通话费有多贵,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您发现我偷拿您的仙丹,跟我阿公告状?”
“倒也不是……什么!?”阿虎瞬间亮出虎爪:“你个小狐狸崽子,今天我就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两条腿的怎么可能跑过四条腿的,只九被阿虎堵住,阿虎凶神恶煞地露出两颗猫牙:“说!你偷拿我的仙丹做什么了!?”
只九心虚道:“去鬼市换钱了。”
“咖啡馆供你吃,旅行团供你睡,你究竟哪里需要用钱?”
“我那天看小姐姐在手机上购物,就拜托她帮我买了件据说可以让男人欲罢不能的东西。”
阿虎看着自己的仙丹余额,心疼得手抖:“偷了我这么多仙丹,就托别人买了不知道什么东西!?都说狐狸聪明,我看你怎么比猪都笨!”
“没有……”只九将头垂下:“我还吃了汉堡、火锅、麻辣烫、烤肉、烤串、大排档……”
阿虎的火噌噌往上冒:“你跟我在这报菜名呢!我就说你每天追人也不是很积极,看来是被人间繁华迷了眼,你看我今天不替你阿公教训你这个不肖子孙!”
“等等!”只九拿出自己仅存的一颗仙丹放在阿虎面前以求保命:“我会努力打工赚钱还给您的!”
“妖界那点工资,等你把欠我的还清,恐怕要猴年马月。”
“这您就有所不知,”只九从仙丹后探出头:“我已经拿到人界的工作签证,即将上岗,工作我都找好了,咖啡店员工。”
阿虎愣住,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剧情?
只九给他解释:“之前我看到你们咖啡店在招聘员工,就稍微使了点手段,催眠了招聘的人,今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请多多指教。”
阿虎站在原地不知作何感想,人界工作签证的难办程度他又不是不知道,只九在短时间内这么顺利的拿下签证,背后肯定有妖王推波助澜,妖界向来有妖王爱吃小孩的传言,虽然只九刚刚成年,但鲜嫩程度跟小孩也差不多,妖王定是想将她放在身边慢慢享用……
只九这只小狐狸崽子虽然脑子不太好,但终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妖王法力深不可测,只要他想没人拦得住,想着这么一个可人狐即将成为妖王的盘中餐,阿虎双眸蓄满泪水,就连债都无心再催。
看着自己愈发空瘪的钱包,想着虎伯伯的外债,没有旅行团提供住宿,她总不能一直住在咖啡馆,近水楼台先得月,只九还想住在清辞隔壁,但他住的那片小区价格太高了,她忧心忡忡,靠她在咖啡店打工的这些工资完全不够啊。
她长吁短叹,终于引起阿虎的注意,听说她想多赚点钱,阿虎十分欣慰她有这样着急还钱的觉悟,听说她还想搬到清辞隔壁住,阿虎十分不解,她就这么着急想知道自己是会被清蒸还是红烧?
但看着她惆怅的样子,阿虎也不忍心,只能给她出主意。
“在宠物咖啡店,自然是做宠物赚得更多,你莫不如变回狐狸本体,打肿脸硬充自己是柯基,有吃有喝还不用干活,岂不是一举好几得。”
只九恍然大悟,立刻实行计划,只不过她刚被一个帅气的小哥哥投喂,没等小哥哥摸到她顺滑的毛发,她就被清辞提着耳朵扔到杂物间。
还平白被训斥:“没想到你是这样一只不思进取、游手好闲、三心二意的狐狸,靠自己劳动赚钱不好吗!?非要出卖身体!?你给我好好面壁思过!”
阿虎眨眨眼,他怎么好像也被骂了……
阿虎并不理解王这波操作,只能硬参透成王不想人类的手脏了他的食物。
阿虎攥紧拳头,事情越来越糟糕了,只九这个小王八蛋,偷了他的仙丹,害得他没钱打视频电话跟只九阿公求救,他要赶快赚钱,看王急不可耐的程度,晚了就来不及了。
“小九,伯伯一定会救你!”阿虎在心中默默发誓,然后扭着屁股走向了整个咖啡店最漂亮的小姐姐。
5
只九被清辞领回了家,清辞不自然地解释,自己只是不想被人当成克扣员工工资导致员工无家可归的无良老板。
只九兴奋地找不着北,现在是回一个家,那离睡一张床还远吗!?
购买专栏解锁剩余44%
举报/反馈

每天读点故事

175万获赞 58.4万粉丝
汇聚各种精彩故事,超好看,让你刷不停!
优质文化领域创作者
关注
所属专栏
永不入爱河

作者:每天读点故事

专栏简介:我爱林路留,不仅仅爱他美丽的皮囊,还爱他的逃避,爱他的毫无责任心。所以,在我和他相恋五年后,他却转身邀请我去参加他和别人...展开

9.9元 立即购买本专栏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