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年中国进行第一次“严打”,前后历经3年,一共惩治了多少人?

南书房

2021-08-23 20:21百家榜创作者,匠心计划创作者,历史学硕士,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对于“严打”二字,我们并不会陌生:这是我国的司法名词,也是“依法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简略表述。“严打”的出现大多是为了解决一定时期内的社会治安问题,依法打击严重的刑事犯罪活动。我国第一次“严打”正是在1983年,邓小平提出了这个概念后,进行了第一次“严打”,耗时三年之久,共查获了17.6万个犯罪团伙,抓获了177.2万犯罪嫌疑人,并判刑174.7万人。

对我国近代史有所了解的人,一定会知道1983年对于近代中国的重要性。邓小平于1983年7月正式提出“严打”这一概念,并强调:“严打就是要加强党的专政力量。”对于各种严重的刑事犯罪需要严厉打击、判处和执行,“四个现代化离不开法治”。

就这样,一场持续三年之久、处罚了一百七十多万罪犯的“严打”,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序幕。

七十年代中后期,是颇为动荡的一个时代。那个时候,有人乘上风口捞金敛财,有人因为失业下岗养不起家,有“车匪路霸”专门抢劫杀害跑长途的司机们。一时间,人们都开始注意自身安全,再也没有从前那般“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良好风气,这种动荡持续到了八零年代,情况并没好转反而越发危险:城镇等待就业的人口越来越多,没有工作大家在家没事干,闲着闲着就会闲出问题,无所事事的背后是大量的聚众斗殴现象。

为什么邓小平在1978年提出“严打”?因为在这以前,曾发生过几起影响恶劣的大型案件。1979年,“控江路事件”,案件起因很是简单,只是一个男子不劳而获想去偷农民的螃蟹,被发现后,该名男子受到了执法人员的依法惩处。本来事情很简单,不过是小偷受到了应有的代价,但惩处过程中,许多社会闲散人员加入其中搅混水,趁机聚众闹事,最后,甚至还有人猥亵妇女,抢夺财物。

1983年,“二王案”,也是因为进入医院行窃,未遂,继而杀害多人。同年六月,呼伦贝尔7人杀人团伙——连杀人都能做出一个团伙来,足以可见当时的社会治安有多么不好,“严打”已经迫在眉睫。

回顾1983年“严打”所呈现出来的数据,我们可以发现,那个年代我国的犯罪率比较高,而出现的原因正是在于就业人口不断增多,大量青壮年面临失业找不到工作,以及西方文化输入的影响。

此次“严打”充满着军事色彩,以及政治色彩,这点体现在提出人邓小平身上,他表示,需要把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当作是敌我矛盾一样进行处理,也再一次强调了什么是人道主义:“保证最多数人的安全,这就是人道主义。”“严打”时期,一切都遵照着“从重从快”、力图“一网打尽”,一经认定一个人是严重犯罪分子,便即刻宣布死刑,去往刑场,给几颗子弹就结束了罪犯的一生。

由于这是我国第一次“严打”,在如此强力的打击力度下,社会治安逐渐转好,但也有许多富有争议的案件。“严打”时期,人们曾喊出这样一句口号:可抓可不抓,坚决要抓;可判可不判,坚决要判;可杀可不杀,坚决要杀。

这三个“坚决”一出,那些的确是重大犯罪分子自然得到了他们应得的下场,但那些情节较轻的人也因为这句口号,从而失去了生命。

比如“马燕秦案”,这位名叫马燕秦的女子性格开朗喜爱交际,常常在家中举办舞会。“严打”之后,马燕秦被警方逮捕,她被认为是“流氓罪”,在家中举办的舞会也被警方认定为是流氓犯罪团伙。除了这些,她还被认定为犯了“勾结流氓分子举行流氓舞会”、“乱搞关系”、“教唆流氓犯罪”等罪名,最后被判处死刑,于北郊刑场,两枪结束了一生。

以及“迟志强案”,如果说马燕秦的死刑原因是她在家举办私人舞会,那么,迟志强的死刑原因就是他去参加了舞会。

当时,迟志强是一个十分优秀的演员,“严打”开始时他才刚刚二十出头,红极一时。拍摄电影的时候,他曾去参加了几次舞会,并且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与一名女子发生了关系。1984年,便被邻居举报他所参加的舞会是聚众活动,还被判定为是“犯罪流氓团伙”,获刑四年,中断了明星路。

看完“马燕秦案”和“迟志强案”,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这两起的冤假错案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的形容词,那就是“流氓”。可以说,当时的“流氓罪”简直就是在被认定人头上悬了一把刀,什么时候落下全看公检法三家如何评判。

除此之外,“迟志强案”还让我们看见了举报的重要性,将正常舞会举报为聚众活动,恶意、滥用自己的举报权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肆意侵犯践踏人民的权利。

所谓“是非对错,后人评说”,1983年开始持续了三年之久,处罚了一百七十多万罪犯的第一次“严打”,从一方面来说,证实了依法从重从快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是遏制犯罪分子、犯罪行为上升的有效措施之一。但是,从当时发生的一些罪不至死的的案件当事人来说,他们的罪可能并没有达到死刑判定标准,却仍然死亡了。这也给“严打”留下了很多的负面作用。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1983年的“严打”给我们提供了经验,也为我们提供了教训,社会稳定是重中之重,维护国家安全更是一个国家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条件。但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时刻谨记公平公正公开,要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