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地震”:42家企业中止上市,300亿估值的比亚迪半导体被牵连

AI财经社

2021-08-23 09:50鲲鹏计划获奖作者,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文|AI财经社 李文

编辑|杨洁

短短几天内,42家企业的IPO道路,被按下了暂停键。

从8月18日至8月22日,受到4家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的影响,已有已有18家上市公司资本项目搁浅,42家拟IPO项目中止审查。

比亚迪半导体也被牵涉其中。8月18日,根据深交所官方网站披露信息,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的相关规定,深交所中止了比亚迪半导体的发行上市审核。

但对于比亚迪半导体等拟IPO企业来说,这未免是一场“无妄之灾”。而这场42家企业被集体“干翻”的风波,或许都和之前一家名叫蓝山科技的企业爆雷有关。

一个项目爆雷,42家企业受到牵连

和比亚迪半导体一样,临时被叫停上市进展的,还包括苏州未来电器、北京蓝色星际等34家创业板上市企业,以及8家再融资、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公司。

巧合的是,今年8月18日,华龙证券、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及开元资产评估四家中介机构,同时被立案调查。

而被影响的42家IPO企业中,均和以上中介机构有所涉及。这也意味着,这些机构的被立案调查,让它们签字或者正在保荐的项目,都受到了牵连。

业界目前认为,这起大规模资本中止事件,起因于蓝山科技,这家公司于2020年11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蓝山科技,原是一家新三板创新层企业,也曾是资本市场的香饽饽,主要从事光电网络信息传输行业。无论和比亚迪,还是其他41家公司,几乎都是“八竿子打不到”,没有任何股权交叉关系,也没有业务上的往来。

但通过资本市场的连襟关系,这却最终波及到了它们。

事情追溯至去年4月,蓝山科技从新三板的创新层申请精选层并停牌,但随后在全国股转公司的问询函中,蓝山科技无法回答问题,于9月被迫宣布中止申请。9月29日复牌后,公司股价暴跌,随后在10月和11月,公司密集发布公告,其内容包括公司、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限制消费;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权全部被质押;公司及子公司的基本户被冻结;主要业务光通信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已处于停顿状态;甚至还称,公司只剩下了2名员工,包括实际控制人(兼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和财务总监在内的其余员工均已离职。雷声密集,不断曝出。

11月27日,证监会宣布因涉嫌信披违规对蓝山科技立案调查。

作为蓝山科技聘请的独立第三方中介机构,华龙证券、中兴财光华、天元律所分别担任蓝山科技申报精选层的督导券商、审计机构、法律顾问,开元评估为其处置一批生产设备出具了评估报告。目前,它们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的相关规定,中介机构因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并购重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或者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正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企业应按照要求中止审核。

一家企业“翻车”牵连了42家企业IPO停摆,可谓绝无仅有的情况。而被涉及到的比亚迪半导体,无疑是其中最大的一家科技公司,上市前的估值已经达到300亿元。

呼之欲出的芯片盛宴,也“一键暂停”

这点风浪,放在比亚迪半导体的17年发展历史中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IPO计划被中止,却无疑将打乱包括中金资本、喜马拉雅资本(Himalaya Capital)、招银国际、小米科技、红杉资本等,其背后一众一线投资方的节奏。它们不得不尝试像比亚迪的大股东巴菲特学习“延迟满足”。

回溯比亚迪半导体的过去17年,成长之路一直磕磕绊绊。2004年,在王传福宣布“这辈子就造汽车”的第二年,比亚迪微电子公司悄然成立,成为比亚迪半导体的前身。

在当时国产汽车发展的大战略下,比亚迪半导体并不引人注意。在2008年,比亚迪以2亿元收购了巨亏中的宁波中纬,引起舆论哗然。在当时,市场普遍不看好比亚迪的这次冒险收购,认为它“花钱买了个烫手山芋”,当时有媒体报道称,这家企业“每月亏损5000万元, 亏损至少3年以上”。受此影响,比亚迪的股票也大幅受挫。此举后来也屡屡被外界舆论诟病和质疑。

但事实证明,王传福赌对了。2009年,比亚迪推出第一代IGBT芯片,打破了国际巨头的技术垄断。2011年,IGBT1.0芯片开始在纯电动汽车E6上批量装车。

IGBT,全称是“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其芯片与动力电池电芯并称为电动车的 “双芯”,是电动车性能的关键技术,也因设计门槛高、制造技术难、投资大,被业内称为电动车核心技术的“珠穆拉玛峰”。当时,IGBT长期被德国英飞凌、日本三菱等垄断,国内几乎是空白。

2012年,比亚迪2.0代芯片研发成功。2018年,比亚迪微电子发布全新一代车规级IGBT4.0芯片,比亚迪也成为中国唯一一家拥有IGBT完整产业链的车企。根据Omdia统计,2019年IGBT模块销售额统计中,比亚迪半导在全球厂商排名第二,仅次于英飞凌,市场占有率19%。

2020年,全球芯荒,也带动国产芯片行业的资本热潮。4月,比亚迪微电子更名为比亚迪半导体有限公司,准备拆分独立上市。

一场资本盛宴拉开序幕。在去年5月-6月,比亚迪半导体迅速完成了27亿元的A轮和A+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02亿元。投资方包括中金资本、喜马拉雅资本(Himalaya Capital)、招银国际、小米科技、红杉资本等。在两次融资之后,中金公司给予了比亚迪半导体不低于300亿元的市场估值。

今年5月11日,比亚迪发布了分拆上市预案与相关机构辅导意见。6月底,根据比亚迪公告,深交所已正式受理比亚迪半导体创业板上市的申请。距离公司透露独立分拆上市的意图,仅仅过去了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可谓“光速”。

根据招股书,比亚迪半导体在2019年-2020年,实现营收分别为10.96亿元、14.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511.49万元、5863.24万元。盈利能力由此看来,并不算突出。并且,公司营收中有超过50%以上来自和比亚迪的关联交易。

但很显然,资本市场仍然对其寄予厚望。可现在,这场价值数百亿的资本盛宴,却因为“无妄之灾”而被延缓了。

根据法规,只有当天元律师事务所的相关情形消除,或者在三个月内完成尽职调查,并及时告知深交所后,比亚迪半导体才有可能恢复上市资格。比亚迪半导体也对外表示,公司会尽快推进复核。

但资本市场此次大规模“中止”风波的影响,或许还将继续。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