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海南屯昌颐和酒店投资有限公司与韩啸破产清偿执行复议案

法制现场

发布时间: 08-1615:00潇湘晨报旗下法制新闻帐号

一、 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的目的是保护债权人,保证债权人即便是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也能从破产程序及保证人处获得足额清偿;且此司法解释第二款仅适用于债务人在破产程序开始时保证期间尚未届满,而在债权人申报债权,参加破产清偿程序期间保证期间届满的情形。因此债权人有权选择向债务人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也可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或要求执行担保人。保证人以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为由,申请中止对其作为担保人的执行,依法不予支持。

二、 基本案情

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终673号民事判决书,确认申请执行人韩啸在其对吉林粮食集团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粮米业公司)的债权范围内对拍卖、变卖位于海南省屯昌县木色湖风景名胜区的屯国用(2010)第11-00033号国有土地使用权所得价款优先受偿或者与海南屯昌颐和酒店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屯昌公司)就该抵押财产协议折价,海南屯昌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后,有向吉粮米业公司追偿的权利。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以下简称郑铁中院)执行。2018年7月26日,债务人吉粮米业公司进入破产程序,韩啸向吉粮米业公司申报破产债权,同年10月25日,韩啸申报的债权并得到破产管理人的确认。海南屯昌公司以韩啸应在吉粮米业公司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就未清偿部分债权向其主张权利为由,提起执行异议,请求撤销或中止执行郑铁中院(2019)豫71执13号案件。郑铁中院作出(2019)豫71执异4号执行裁定:驳回海南屯昌公司的异议申请。海南屯昌公司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复议。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豫执复227号执行裁定:驳回海南屯昌公司的复议,维持郑铁中院(2019)豫71执异4号执行裁定。

三、 典型意义

本案是规范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衔接的典型案例。近年来,人民法院大力推动执行转破产工作,大量僵尸企业退出市场,一方面有利于债权人的平等受偿,另一方面通过有限社会资源的释放,有利于资源的合理配置,但是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衔接的过程中,也会有大量的具体问题需要解决。比如本案涉及的问题:当作为主债务人的被执行人进入破产程序时,债权人是否可以申请执行保证人,还是要等到债务人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才可以申请执行保证人?

本案例明确了: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债权人既可以向人民法院申报债权,也可以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二种权利的行使并行不悖,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未受清偿的部分,可以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以保证债权人即使因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也能从破产程序及保证人处获得足额清偿。这样的理解与处理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有利于平衡申请执行人、进入破产的主债务人被执行人、承担担保责任的被执行人的利益。

【来源:九三人民法院】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