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变异病毒层出不穷,“德尔塔”之后又现“拉姆达”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 08-0712:00新浪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提高疫苗接种率仍是当前首要任务

近日,由德尔塔变异株主导的疫情已扩散至全国15省20余市。据统计,7月20日至8月6日的18天里,国内累计新增本土病例已超600例,绝大部分都与德尔塔变异株有关。与此同时,德尔塔变异株在国外肆虐的脚步也未停歇。

世卫组织近日发布的新冠肺炎每周流行病学报告显示,7月19日至25日,全球共报告新冠肺炎新增病例超过380万例,与前一周相比增加了8%。132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发现了德尔塔变异株,比前一周增加了8个国家和地区。

毫无疑问,德尔塔已成为全球疫情的主要毒株。然而,德尔塔变异株的警报还未解除,被称为“拉姆达”的变异株又开始出现“冒尖”趋势。

一项新的研究指出,目前正在南美地区快速传播的拉姆达变异株,与原始版本相比,具有高度传染性,对疫苗的耐药性也更强。有分析认为,按照目前的传播趋势,拉姆达有可能取代德尔塔,成为下一阶段全球流行的优势毒株。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认为,“拉姆达变异株能在南美地区流行起来,更多原因还是因为社会活动。实际上,新冠病毒和社会活动互相影响,都是推动疫情的成因之一,社会活动的影响可能更大。”

与此同时,多名专家指出,在当前的疫情大环境下,国内加紧推进接种第三针才是关键。在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看来,只有大家对病毒的免疫力都提高时,新冠病毒才会逐渐变弱。即使它仍然流行,也仅能引起一些轻症。

“拉姆达”更强吗?

事实上,拉姆达变异株并非近期才出现。2020年8月,科学家首次在秘鲁首都利马发现了一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C.37,世卫组织将其命名为拉姆达。

据报道,在秘鲁,已有超过90%的感染病例与拉姆达变异株相关,而该国人均新冠死亡率已飙升至世界第一。在过去两个月中,这种变异株已成为秘鲁、智利、阿根廷、哥伦比亚、乌拉圭、巴拉圭等南美多国主要流行的新冠毒株之一。目前该变异株已经扩散至30多个国家。

当地时间7月7日,瑞典媒体报道,拉姆达变异株已被列入欧洲疾控中心“监控变异毒株”的列表中。

目前,世卫组织将拉姆达变异株列为“待观察变种(VOI)”,等级上低于德尔塔所属的“关注变种(Variant of Concern)”。然而,近日一组真实的研究数据,不免引起了人们对这一变种的警觉。

7月28日,一篇发表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的研究指出,拉姆达变异株的刺突蛋白具有高度传染性,而导致这种高传染性的原因是拉姆达变异株出现的T761和L452Q两个突变。

这项研究同时指出,拉姆达变异株的另一个突变能逃避中和抗体,让它有能力对抗免疫性。研究人员将这种突变描述为“独特”的突变,只存在于拉姆达变种病毒中。

在拉姆达变异株大规模扩散之前,智利大约60%的民众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然而,自2021年春季以来,智利的新冠感染人数迅速增加,且人群主要感染的就是拉姆达变异株。因此,上述研究人员认为,拉姆达变异株能够逃避疫苗诱导的免疫反应。

许多科学家提到,拉姆达变异毒株的刺突蛋白有七个突变,刺突蛋白是病毒外壳上的凸起,有助于它们附着在人体细胞上,并侵入人体细胞。这些突变可能会促进拉姆达变异株与人体细胞的结合。

在陆蒙吉看来,拉姆达变异株能成为南美等地区的优势株,说明它比其他的新冠病毒变异株更具有传播优势,但是否能够突破免疫屏障还未可知。“不过,按照德尔塔变异株的发展轨迹看,最后拉姆达变异株很可能也会和德尔塔变异株走上同样的道路。”

陆蒙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从该研究的中和试验看,拉姆达变异株的抗血清中和作用下降不大,与之前的变异株相比,其降低中和抗体的能力(即免疫逃逸能力)并不算强。

中和试验(来源:bioRxiv)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目前已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巨大影响的变异株包括阿尔法变异株、贝塔变异株、伽玛变异株、德尔塔变异株等,不排除未来仍会有新的变异株出现。

“应当对拉姆达变异株予以关注,但该变异毒株是否会在世界多个地方传播,目前很难判断,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陆蒙吉表示。

金冬雁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拉姆达变异株未来会怎样目前很难说,它免疫逃逸能力可能比德尔塔变异株更强,但拉姆达变异株目前主要集中在秘鲁等国,是否说明它本身是一个区域适合度比较高的毒株呢?”

提高疫苗接种率仍是关键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追踪数据,截至8月5日,全球新冠病例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两亿。美国疾控中心上月底指出,目前美国新增确诊病例都是由感染变异新冠病毒所致,其中德尔塔毒株导致的病例占近期新增的83.2%。

“虽然全球疫情仍严峻,但目前公众对德尔塔变异株的认知也不像最初那样,觉得不可防、不可控。对于德尔塔变异株的防控,其实并未超出原来基本的防疫措施,比如坚持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陆蒙吉说。

在他看来,席卷全球的德尔塔变异株给各国带来的一个共识就是,要尽快提高疫苗接种率。“如果能保证接种率在85%以上,那么变异株的传播力自然会被压得很低,就算是冬季整个社会开放,不需要其他过多的防护措施,疫情也不会反弹。”

8月4日,在上海举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也表示,病毒会不断变异,变异以后,疫苗对它的防控不是百分之百,当防护有效率有所下降时,解决方法就是要进一步扩大疫苗的接种,通过疫苗的接种来对付病毒的变异。

“如果一旦世卫组织确认病毒变异已经完全逃避了疫苗对它的作用,针对病毒的疫苗也会随之被研发出来。”张文宏指出。

金冬雁则强调,就算拉姆达变异株出现免疫逃逸的问题,或是以后出现更多变异株,也不是大问题,因为无论是mRNA疫苗还是灭活疫苗,都可以短时间进行毒株更换。现在之所以没更换,是因为很多人觉得现有疫苗对各种毒株还是很有效的,不需要换。如果达成共识,病毒变异株需要升级疫苗,一般几个星期就可以完成操作。

据报道,中国最早进入附条件上市的两家冠病灭活疫苗公司,科兴和中生已开展对德尔塔变异株的疫苗研发。其中科兴还将提交针对德尔塔变异株的克尔来福的紧急使用申请。

据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卫东透露,科兴近期还将向各国药监局提交针对伽马和德尔塔变异株的克尔来福临床研究及紧急使用申请。

中生集团也针对多个变异毒株进行灭活疫苗的研发推进。据悉,对于贝塔变异株的灭活疫苗研发正在进行中,目前处于动物实验阶段。针对德尔塔变异株的灭活疫苗也在开发中。在其他技术路线上,针对变异株的重组蛋白疫苗、mRNA疫苗研发也都在进行中。

据了解,科兴于去年12月份分离出伽马变异株,4月分离出德尔塔变异株,并投入研究冠病灭活疫苗换毒株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现在除了灭活疫苗、康希诺和智飞生物的疫苗之外,还有复兴进口的1亿剂“复必泰”新冠疫苗。后者由德国BioNTech公司和中国复星医药联合开发,但目前还未获批上市。

金冬雁认为,国内现在大规模接种的灭活疫苗对变异株所能达到的防护效果并不理想,现在需要尽快开始接种第三针疫苗,提高疫苗的接种率,不然还是会出现超级传播事件。“应该尽快批准复必泰上市,让医护人员、机场工作人员等高风险人群优先接种。”他同时呼吁。

在陆蒙吉看来,“第三针打mRNA疫苗是势在必行,尤其是对于老年人及免疫力低下的人群。”他指出,复星医药mRNA疫苗的生产能力有限,一般一个月只能提供一亿剂次,所以应尽快投入生产和使用。如果第三针还是继续接种灭活疫苗,那么再出现更多变异株时,仍会给国内造成巨大疫情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8月4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发文称,近期,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杨晓明研究员团队最新发现针对德尔塔变异株有效的单克隆抗体,中和活性IC50高达5ng/ml。

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主管医师陶黎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感染病毒后,人体会产生中和抗体。病毒表面有很多刺突蛋白,每个蛋白都会刺激人体产生相应的抗体,到底哪种抗体效果更好,需要进行筛选。他说,“如果后续能实现规模化生产,可以用于新冠病毒的治疗和诊断。”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