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思维被指暴力裁员:员工遭高管辱骂 公司突然搬家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 08-0410:31新浪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来源:AI财经社

【#豌豆思维被指暴力裁员#:员工遭高管辱骂 公司突然搬家】一位高管要求某员工带头签字遭到拒绝,直接飙出辱骂字眼,甚至有动手倾向。有员工在脉脉上也爆料此事,该高管直接在下面留言称“告诉我你叫什么,咱们聊聊”。

文|AI财经社 陈畅

编辑|游勇

7月底,多位豌豆思维的员工在社交平台爆料称,少儿数理思维教育企业豌豆思维在进行暴力裁员。“公司没有任何对外公告,只是进行各种形式的多轮约谈,试图让员工接受缺乏赔偿的不合理、不合法协议。”部分员工对AI财经社称,豌豆思维的裁员对象涉及几乎所有岗位,裁员比例高达70%-80%。

图/视觉中国

豌豆思维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做3-12岁少儿数理思维培养的教育公司,总部在广州,同时在北京、上海等设有分部。2020年10月,豌豆思维并购少儿英语品牌魔力耳朵,从此有了英语和数学两项业务。同年11月,豌豆思维还宣布获得了1.8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愿景基金、新东方和创新工场。

但随着“双减”文件落地,裁员的压力也悄然而至。

赔偿大缩水,拒绝签字遭辱骂

豌豆思维的北京员工何声察觉到不对劲是在7月28日,此时“双减”文件刚发布4天时间。何声对AI财经社透露,他所属的产研部门系统权限被收回,包括数据仓库、跳板机的访问权限,而这些权限都是做研发工作必须要用到。

据他了解,公司的销售系统、教务系统和数据系统也都被封,无法访问,“现在回想起来,公司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防止员工收到裁员消息后在系统里恶意操作”。

7月30日,豌豆思维位于北京、广州、上海的不少员工被部门主管叫去约谈。约谈分为两个环节:第一次是告诉大家公司要裁员,赔偿不能按照N+1,只能给到N,且按照公司的计算方法,N也被打了折扣。除此之外,年假、加班调休均不能折算成钱;第二次是询问每个人是否接受解决方案,愿意签字。如果不签,周末HR将会强制解除劳动合同,下周一就不用来上班了。

在这个过程中,负责约谈的主管威胁员工称,不配合的话,公司将干预员工后续找新工作的背调。

“大部分员工没有签署,除了少部分被吓到的,或者要靠工资养家糊口、耗不起劳动仲裁的同事,不得已签字拿钱走人。”在豌豆思维广州总部办公的蓝斐告诉AI财经社,从通知裁员至今,钉钉工作群里的员工数量以每天数百人的速度在消失,一周时间内从8100人减少到7100人。

据蓝斐透露,此次裁员涉及的岗位有产品研发、产品经理、测试、销售、老师、客服等,且不局限在豌豆思维这一个业务版块内。据他估算,此次裁员人数超过五千人。

图/受访者供图(豌豆思维被裁员工签署的协议)

多位员工透露,在7月31日(周六),他们收到自称是公司HR的电话,对方称“公司停工停产,工资将结算至7月底。无论接受解约协议与否,公司将马上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而同一天,公司工作群被设置为禁止员工发言,一些人被短暂踢出群聊,而后又被莫名其妙加回来。

打算对抗到底的多数员工还是没有理会。8月2日周一上班,豌豆思维的公司副总裁出面与员工接洽。“向员工面谈打感情牌,劝我们最好不要当‘刺头’。”蓝斐称,为了催促大家尽快签字,公司说只能给这两天签的人赔偿N,“因为账户上的钱会优先处理家长退费,其次才是员工工资,越到后面账户越没钱。”

图/受访者供图(豌豆思维方面催促员工尽快签字离职)

个别冲突也随之爆发。蓝斐告诉AI财经社,一位高管要求某员工带头签字遭到拒绝,直接飙出辱骂字眼,甚至有动手倾向。有员工在脉脉上也爆料此事,该高管直接在下面留言称“告诉我你叫什么,咱们聊聊”。

截至发稿前,豌豆思维还未披露任何关于公司业务变动、裁员或减薪的公告。AI财经社就此事向豌豆思维求证,对方表示将给出统一官方答复,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此外,微博认证为“豌豆思维创始人”的于大川,也没有理会员工在评论区的留言,而是直接做删除评论处理。

公司真没钱,还是借机裁员?

教培企业裁员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在不可控的外部因素之下,整个K12教育赛道遭到了非常沉重的打击。在此之前,好未来、高途、猿辅导和掌门教育都启动了裁员工作。何声透露,豌豆思维的员工也有心理准备,裁员前公司已经有数百人主动辞职。

但他没有心理准备的是公司在裁员上的态度、流程以及手段。“公司只是打着政策的幌子,变着法从后续被裁员工身上割肉。先是没有N+1,再是停工停产,再是威逼利诱,毫无诚意。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位真正的高层站出来解释这一切。”多位豌豆思维员工都提出了类似质疑。而在此之前,公司经营状况都很正常,从未发生拖欠工资的现象。

而在2020年11月,豌豆思维宣布完成1.8亿美元C轮融资。彼时,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大川表示,豌豆思维单月已实现2.2亿元营收,续费率和转介绍率均高于85%。作为投资方之一的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颇具赞赏地指出,续费率达80%是“生命线”,没有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可以形成商业闭环。

所以直到2021年上半年,豌豆思维还在持续扩张。有媒体报道称,豌豆思维分别于2月和4月收购了广州一家在线美术小班课平台“画啦啦”和在线少儿编程教育企业“和码编程”。但豌豆思维都没有对两项收购做出回应。何声对AI财经社透露:“公司在这段时间发展很快,3月份还是6000多人,6月份就增加到8000多人,不排除是在为新业务扩充人员。”

因此,被裁的豌豆思维员工认为,公司还没有到破产的地步,而当前的做法是想减少损失,把政策的压力转移到员工身上。何声和同事查询了相关政策,如果按照“停工停产”的结果,以北京为例,他们只能收到不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劳动者基本生活费,也就是1624元。

何声这两天还是照例到北京办公室“打卡上班”。但蓝斐所在的广州总部连办公场所都没有了,据他透露,公司在8月3日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突然搬家,员工询问搬到哪里,没有回应。

于大川曾公开表示:“我不想当失信人,所以豌豆思维的战略是不烧钱,账上的钱随时够赔付所有家长的学费”。但如今,豌豆思维的员工要率先被公司失信了。

(应受访者要求,蓝斐、何声为化名)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