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场大雨,浇出多少蚊蝇蛇鼠、鬼怪妖魔

逆行斋主

发布时间: 07-3102:30法定代表人,大连市中山区夜读社文化传播服务中心,历史领域爱好者

大家在日常生活中,都有这样的体会,下大雨时,有的老鼠、蛇的巢穴被水淹了,只好随波逐流、到处乱窜。而民间传说,大水之后必有大疫,妖魔鬼怪横行霸道,祸乱人间。

确实,河南一场“五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浇出多少蚊蝇蛇鼠、鬼怪妖魔。

一、诈捐

一个名为“孩子王”的说唱歌手捐了100块钱,本来捐多少都是个人的自由,这位“孩子王”却真有点孩子气,嫌捐的少拿不出手,于是就把100P成了18000,还大言不惭的说到想P成18万的。在被被捅破之后,他及时补上了缺额,然而所谓的“补上”也只是又一次P图捐款而已。

二、地域黑

自河南洪灾发生之后,网络上出现了很多黑河南的人,只看着阴暗面却从来不望光明面,把个别人的个别问题归结到一群人甚至一个地域人的身上,无底线、无下限的抨击河南、抨击灾区人民。像什么鞍山王东廷微信群里公然辱骂受灾的河南人被行拘10日,再比如看到河南洪灾之后恶语相向、幸灾乐祸的人等等。

三、“人血馒头”

在河南洪涝灾害出现之后,一些商人却罔顾道义,以洪灾为“契机”,利用灾情打广告,挑战社会良知、挑战道德底线,引发了网友们强烈不满。比如郑州本地的两家房地产企业,在暴雨淹城之后分别打出了“入驻高地,让风雨只是风景”和“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倾倒,有车位,无烦恼”的广告词。

广告一出全民愤慨,暴雨淹城本是悲剧,却被拿来恶意营销,网友们怒斥“为了赚钱脸都不要了”。

四、贪婪

在郑州遭遇暴雨围城之后,一些无良商家借此恶意涨价、大发国难财。郑州希岸酒店高铁站店原价二三百一晚,在暴雨围城之后,居然涨到两千多甚至3000左右,直接涨了将近10倍。

有当地民众指出,本来想去火车前的一间餐馆用餐,走近一看价目表简直不敢置信, 一根油条要价15元人民币(约新台币65元),被戏称是买金条。除了油条之外,也有人发现包含牛肉面、水饺、包子、凉皮等常见的大众美食,都出现物价暴涨。

五、“粉蛆”

相对以上种种,“粉蛆”最招人恨。

看过一篇文章,说在郑州水灾刚开始到时候,有个人在外地的郑州老乡,在微博询问郑州水灾的情况,谁知,马上有一群“粉蛆”蠕动过来,在回复中写道,不建议大家关注这类问题,请多多关注印度的疫情、米国楼塌后的救援不力、米国及西方在舆论上对我们的恶意中伤;还有的质问这个河南老乡,如此关注灾情是何居心,是不是要为美帝“递刀子”?气得那个河南老乡反击道,难道一个普通人,打听一下家乡的灾情都不行吗?

都火烧眉毛的关口了,这些“粉蛆”还在选择性失明,还在拿着高倍望远镜在观察别人的一举一动,用“蛆”的心理来推断人的心理,“粉蛆”的无耻下作可见一斑!

还有一个“粉蛆”,是一名嫁到英国的河南郑州女子,在片中大放厥词:“今儿给我求雨啦,看看雨来啦,把俺郑州、河南的雨都下这儿,都下英国!我不怕淋也不怕淹,俺家有水艇、救生衣,来吧!老天爷听见没有?把俺老家的雨都弄过来!”

不久,这名女子又上传影片痛哭道歉,强调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都是英国人,她既爱中国也爱英国。

不要以为她是良心发现,而是因为她犯了众怒,担心英国会把她遣回河南。

类似这样的“粉蛆”还有很多,比如和网友怒怼“捐了你”的主流相声演员周炜;比如去年武汉阳台上那个“敲锣女”。……等等等等。

“粉蛆”,顾名思义,看着人模狗样,实则是蠕动的蛆虫。它们需要一个奇臭无比的粪坑才能苟活下去。尽管能从这个粪坑中看到“岁月静好”,但是它们却都见不得光,只要被拱到岸上,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假如这时有人试图解救它,它会本能的朝他喷粪。倘若有一丝机会,它就会毫不犹豫的跳回粪坑中,更加欢快的蠕动起来。

公众号:夜读社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