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文艺人物”访谈│龙红紫娓:民族的也是时尚的

兄弟影室

2021-07-28 08:27摄影师
关注

她是首个登上《Vogue》的彝族设计师。

2017年从伦敦时装学院毕业获得硕士学位,

受到彝族传统银饰的启发,

创立了珠宝品牌Soft Mountains(软山),

开始把中国的首饰,从大凉山带到伦敦时装周。

《VOGUE》的报道。

“we come from heritage (我们源于传统)”是“软山”的口号。

“软山”的每一款首饰的设计理念,

都源于彝族传统以及凉山工匠精湛的手工艺,

并在已有千年历史的手工技艺基础上进行创新。

品牌创始人龙红紫娓,在中国上海和英国伦敦都有工作室。她来自美丽的云南,近些年每年都有几个月在凉山采风,寻找灵感,聘请手工匠人,希望更多人“通过‘软山’这个品牌,可以触摸凉山,了解具体的凉山”。她更在乎得到的回馈正如有中国名模评价,“软山”非常有质感同时极富民族特色,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珠宝品牌。

妈妈的手艺是源

彝家姑娘龙红紫娓创立的配饰品牌“软山”,2019年5月被国际权威时尚杂志《Vogue》国际版评为中国七大新锐珠宝设计师品牌之一。

同年9月,在英国举办2020春夏伦敦时装周期间,她乘势在Arthill Gallery(雅山画廊)做了一个小型展览《我们》,展场布置别致:洁白的墙面上,摄影师郭建良等拍摄的黑白作品以及民间匠人制作银饰的图片,把观者带到远隔千山万水的凉山;方形立柱和台面展台也是洁白的,很好地衬托出陈列精美饰品的高雅与纯净,展品中配搭的彝文经书等,将古老与现代交相呼应的意味表现得恰到好处。

“软山”在伦敦的艺术展《我们》海报。

雅山画廊位于海德公园附近,展览呈现出浓郁的中国文化特色,让同为中国人的画廊主深感荣幸。展览的半个月时间里,人们对来自中国的民族文化表现出浓厚兴趣。“特别是有一对老年夫妇,在展厅观看了两个多小时,了解得很仔细。”让龙红紫娓欣慰的是,文化交流的主旨因为类似的平台得以兑现,“中国有56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独特的文化底蕴和手工艺传统,我要做的,只是想留住它们的生命力。”

如此强烈的心愿,来自亲爱的母亲。

2015年10月底,龙红紫娓的母亲因病去世,当时家里没有敢告诉她。

在龙红紫娓最深情的记忆里,“妈妈做的百褶裙、衣服的银纽扣、耳朵上佩戴的耳环,都特别的好,而且还是自己设计的;奶奶更擅长做银领牌、拼接色彩艳丽的烟袋,连睡觉都穿戴着。从小我就知道饰品和人是可以合而为一的。”最会着漂亮衣裳的妈妈远近闻名。

家中四姊妹,龙红紫娓是“三妹”。一家出了四个大学生,成为不大宁蒗县的美谈。高中的学霸,从来考第一第二没有考过第三,仍然经常遭到父亲的逼问“你们长大干什么”。有妈妈和奶奶的熏陶,至少是在中学时代她就想过,“做自己的服装品牌”。

“很多时候热爱什么,和人的性格有关吧。”龙红紫娓理解的人生其实是一个寻找的过程,很大程度上,是成长环境成就了人生,“爱上设计,与我耳濡目染的文化是连贯的。少数民族天然的优势是,与大自然保持紧密联系产生特色鲜明的审美感受,像手上有许多珍珠一样,只是不知道怎么串连起来,需要系统地梳理和美妙地呈现。”见得愈多,愈坚定“彝族的文化多么好”。

如果不是受疫情影响,龙红紫娓每年会把半年的时间放在国外,每一次出国,她都会把母亲留下的一串银珠子首饰带在身边,“有妈妈的护佑”;而“软山”第一个系列“镂空耳坠”的灵感来源,正是母亲喜欢的传统珠子,寓意吉祥与祝福,“那是我个人的情绪点,以此直接告诉别人这是彝族的”,讲到这儿,龙红紫娓难掩心绪,潸然泪下。

民族文化是根

我们的采访选在西昌古城南门大通楼,这处始建于明代建昌卫的城桓,历经风雨沧桑600多年,如今成为西昌历史文化景观。斑驳的城墙作背景,龙红紫娓头上的一缕金发,身着一件中长飘逸黑色外套,款款走来,立即让人把她和时尚联系起来。

龙红紫娓喜欢有文化底蕴与气息的一切。当初选择读西安外国语大学俄语系,看中的一是文化古都,二是俄语立校,那几年她阅读多的是俄国作家作品。大学期间,她有一年到莫斯科普希金语言学院作交换生,非常枯燥的语言学习却让她在莫斯科找到了快乐,听音乐剧,看画展,陶醉在艺术中的眼光看到什么都是美的。毕业论文她讨论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狂放、热烈、忧郁,长篇小说中的气质怎么与彝族文化有某种相像。

大学时光开心的事,还有做过摇滚乐队“支离”,成为校园生活的一部分。4个伙伴,经常去酒吧演出,出过一张专辑《紫色隧道》,10首歌,龙红紫娓担纲作词和主唱。重金属声音的震耳欲聋、牛仔衣上有很多拉链,是她在乐队时喜欢的时尚。

毕业到北京工作一年,在一家科技杂志做编辑;回昆明进入云南日报社,从文字记者做到经营管理层,五六年时间很快,厌倦的情绪来得也快。“家庭很传统,我却很反叛,”她心直口快,“当时我特别有冲劲,想到有很多事要去做”。尽管收入颇丰,但她并不眷恋,必须“纵深一跃”。

把当时的境况形容为“逼到绝境”的龙红紫娓,热爱时尚,“想去全球最好的时尚学校看看”。

2015年,她如愿考入伦敦时装学院,一年半后硕士毕业。雅思考试获得7分好成绩的学霸,刚开始听课也很吃力,专业词语太多了;压力蛮大,全班20余人,中国留学生6人,教学模式开放,讨论必须要有理性分析。学会独立思考和强调动手能力,人的成长快。

龙红紫娓。



因为祖籍在凉山,又有家人和许多亲戚在凉山,2017年回国以后,开始了每年到凉山各县采风。那是她的心灵寄托,是她的灵光乍现。“有一次从美姑县回来,路遇堵车停在边上,正是夕阳西下,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姑娘,赶着羊群回家。她的家在山的那边,山的形象就在眼前,我突然觉得有陌生女性的柔软,我感觉捕捉到了一些元素。”龙红紫娓介绍,以后就有了“软山”。

每次采风,龙红紫娓团队的几个人十分专注,采访、拍照、录像、做设计、做记录和整理。除了收集创作素材,采风的另一个目的是寻访当地优秀的手工匠人。“软山”从创立之初,就立志和当地优秀的手工匠人合作,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通过对设计进行当代化创新,让日渐消逝的传统技艺得以保护的同时,赋予传统技艺新的语言和表达,从而引起更多人对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与技艺的重视与欣赏,拉近传统与生活的距离。

蕴含彝族文化的饰品令人眼前一亮,“那才是根,”龙红紫娓明白,“对民族文化的真正的看重,不是发现一个新地方,而是新的视角”。

国际时尚是流

抱持理想必须与市场的现实对接起来。

本来是一个偶然,灵感来源于彝族平常佩戴的珠子,改造为一颗银质细致镂空的珠子,层层柔和的弧线中,有一种古典的韵律,总重却只有11.7克,轻灵优雅,被她亲切地称为“小灯笼”,竟一炮走红。


有了“软山”第一个系列的广受追捧,以后的时尚征伐前程似锦。另一件耳饰作品,来源于彝族的夜观星象的传统。“Star”(流星)“Naked Cloud”(流云),闪耀的群星被简化,小圆盘上丰富的层次仿佛夜空的星光,在不同的组合中,幸运星既浪漫深邃,又精致古典。在接受《Elle》的采访时,她提到自己偏爱的设计,是一款名为“Mercy”的身体链。由天然淡水小米粒珍珠制作的“Mercy”身体链,设计灵感来源于彝族男性佩戴的“英雄带”,黑色布带上面总是缀满用银或者砗磲做成的圆形装饰,设计师则运用淡水小米粒珍珠,不经打磨而保留自然的真实美感,在优雅随性中能很好地展现灵动的女性气质。

至于特别要民间手工艺人来制作,龙红紫娓用意简单:“我不太喜欢假的东西。”

她认为,有一些品牌打着传统与民族的噱头,但做出的产品却只是民族图案元素的拼贴。令人不无担忧的现状是,即使在今天的凉山村寨,彝族手工技艺后继无人,充斥小商店的彝族服饰迫于便利已经由机器制作所取代。

让龙红紫娓信心倍增的,是2019年的一封深夜邮件。这封电子邮件来自英国知名电商Net-a-Porter。“当时我收到邮件的时候就想,不会是假的吧?”她回忆道,“那时候,我们的粉丝只有一两百人,但是这个行业老大说很喜欢我们的品牌,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作为设计师,龙红紫娓珍视民族文化的美。

此后,“软山”还与连卡佛达成了合作协议。

在中国电商平台,“软山”的品牌感召力已经不容小觑。

中国名模刘雯、杜娟、吕燕、宋茜、孟美岐、杨恭如等,也对“软山”爱不释手。

时尚带动民族文化新发展的效应,体现在山里人看到走坚守与融合之路的曙光。从事文化创意产业的凉山有识之士,乐意以她为榜样,因为凉山有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缺少的是开阔的视野以及能够打动人的品牌。越西县非遗文化中心主任孙建生坦言:“对于我们‘非遗’推广来说,希望能有像龙红紫娓这样的国际时尚设计师来指导,让彝族的非遗文化融入国际元素。”




有过参加伦敦时装周的经历,法国、西班牙、美国的展览排上日程。龙红紫娓感慨:“国外对中国民族文化的多样化表现出特别的热情,也非常珍重。”无形中,这让她愈加注重品牌的社会责任感,因此,她希望致力于倡导“可持续性发展”、“有意识的消费”和“慢时尚”。


文 /凉山日报全媒体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