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郑州初二学生:我的同学消失在京广隧道

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 07-2316:22澎湃新闻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他俩想着隧道里积水的情况可能比路面要好,就骑着我的黑色电动车又出发了,穿着我带的蓝色双人雨衣,我俩留在了原地。”7月20日四点之后,初二学生劳琦(化名)在京广北路隧道口(近中原路)附近派出所与同学李浩鸣、许玉昆分开,两个同学骑着电动车进了隧道,就此失联。

郑州气象台公布,20日当天16-17时当地降雨量达201.9毫米,超过国内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暴雨后洪水迅即涌入京广隧道。

据财新报道,京广路段自北向南三个隧道中,京广北路隧道车辆被淹情况最为严重,隧道口前有百余辆车被困或被淹。隧道积水已造成两人死亡。两名死者已于7月21日排水时被打捞,分别被发现于北隧道和南路口。

京广北路隧道(近中原东路)隧道口的水已被抽干,隧道内部尚有积水。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图“京广北路隧道是京广快速路系统的一部分, 处于快速路南段,距郑州火车站西广场约300米。京广北路隧道主线全长1835米,其中暗埋段(陇海路~中原路)长度1360米,敞开段长度475米,”郑州市市政勘测设计研究院李选栋、申国朝发表的论文《郑州市京广北路隧道设计综述》中这样介绍。7月23日中午12时30分,澎湃新闻记者看到,京广北路隧道口(近中原路)的积水已被抽干,工作人员在清理淤泥,而隧道内部的积水抽排仍在进行,抽出的积水正在不断冲向隧道上方两边的主干道。

7月23日,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京广北路隧道抽排水不断冲至隧道上方两旁主干道。该隧道口附近的小卖部老板称,7月22日下午泡水的车辆陆续被运出。目前整个京广线排水救援由中国安能集团负责。在现场指挥的安能集团第一工程局南宁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赵玉鄂称,京广北路隧道内积水最深处达13米左右,从7月22日中午12点开始抽水,截至当天下午三点左右已经抽出了8米。

7月23日中午,隧道的淤泥仍在清理中。以下为劳琦的口述:我和李浩鸣初中同班,我们四个(包括劳琦、李浩鸣、许玉昆、许凯(化名))小学和初中都是一个学校的,玩得比较好。我们正在上初二。

那天(7月20日)我下午一点多和许凯分别骑电动车出来,我俩挨着住,都在和平路上,去李浩鸣家还问他借的充电器。当时已经下雨了,不过雨不大。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到了李浩鸣家。这时许玉坤从家打电话说想一起玩,我们三个就骑车去他家接他,在碧云路上。李浩鸣骑我的车,我坐在许凯的车上。我们沿着京广路由南向北骑,骑到陇海快速路时,外面雨很大,而为了少淋一会雨,我们从京广北路隧道通过而没有走上面的路,隧道里面基本没水。我们之前很少骑车走隧道,只有坐汽车时会经过,因为隧道很深很长。当时隧道里的排水系统工作正常,窨井盖迅速下排流进来的水,地面几乎是干的,与外面没脚的积水形成反差。

我们接到许玉坤时差不多三点半,然后准备回李浩鸣家玩。当时雨突然变大,之前的雨时大时小,尚属于正常的大雨或暴雨范围,变大后的雨我长这么大基本没见过。

我们沿着京广路原路返回,走到离京广北路隧道入口还有1.5公里左右时,水已经快没过膝盖和车轮,而且雨势相当可怕,很难再前进了。我们四个到旁边的蜜蜂张派出所旁的小平台上停车避一避雨。当时我们浑身淋透了,伞基本没有用了,很难受,也有点冷。过了一会,看到六七个人骑着电动车往隧道方向走,李浩鸣和许玉坤他俩也想跟着。我说等一会雨不下了再走,实在不行让他们换条路走,别再走这条路了。这条路已经被淹了,当时路上的汽车大部分都抛锚了,车主都跑了,只有几辆电动车还在走。但是当时无论如何没想到后面的情况。他俩想着隧道里积水的情况可能比路面要好,就骑着我的黑色电动车又出发了,穿着我带的蓝色双人雨衣,我俩就留在了原地。

4点42分,没带手机的我去派出所门口的一个台子上用许凯的电话给他俩打过去,当时就说他们在隧道里,雨下大了里面水很多,让我们过去等他们退出来,通话了一分钟左右,这是我最后一次联系上他俩。

我俩想进派出所寻求帮助,发现派出所里已经被淹了,值班民警都出警了,派出所值班室的人让我们看能不能打救援电话或调度中心的电话。我们决定先(京广北路)隧道口看一下情况,不行就赶紧打电话。

这一公里多的路我们走了半个小时,很艰难,前半段走马路牙子,水没过了膝盖,后半段没有马路牙子,只能上路中间走了,最深的地方水快到腰了,因为南北都是隧道,所有水在往隧道里流,我俩就搀着慢慢走。我们过马路的时候,朋友踩到绿化带整个人都摔到水里了。我把他拉起来继续走。

走到隧道口的时候我们一开始尝试进去,往里走了一点,当时水流得很快没过膝盖,站不稳,车道边半米高的台子也淹没了。里面五十米左右的窨井盖的位置在猛烈往外冒水,就在一个多小时前,这些井盖还在正常下水。

我们看到很多车都在里面排着,听到里面有人喊让外面车赶紧掉头,从另一条由南向北的道出来。

当时我看到由北向南车道的水开始往由南向北那条车道灌,发现很多车在里面往外走,还有很多在里面熄火了。有的汽车和电动车上来了,有的只有车主出来了,出来的车主浑身都湿了。我赶紧掉头退出来了,继续在洞口等了快二十分钟,这期间经过我的车大概有几辆,也有电动车,但是没有看到我的两个同学。因为隧道的出口和入口之间有一堵墙,里面也有很多出口,我也不知道他俩从哪条出来。

后来,我俩实在站不稳了,两股对冲的水流产生了浪,担心再等下去可能被水冲走,就上来了,到附近的朝阳宾馆里避一避。朋友的手机也只剩10%的电了,拼命给他俩拨电话,先是无法接通,然后再拨就关机了。我们接着打110和网上查的救援电话,救援电话说先拨110或试试其他救援电话,110则一直忙线。

天马上就黑了,我们待到了晚上七点多,就跟着路过的几个大人走一条安全的路回去了,我到家已经是八点半。我手机充上电就一直给他们打电话, 还是没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