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国的溯源,我们有了重大发现!

环球时报评论

发布时间: 07-2218:57《环球时报》社官方帐号

执笔/李小飞刀&渣渣刀

22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病毒溯源有关情况。

发布会上,多位专家表示武汉P4实验室未发生泄漏,也“极不可能”引入病毒。同时,中国也不会接受世卫组织提出的针对中国第二阶段的溯源调查。

“补壹刀”注意到,在回答外国记者提问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研究员袁志明都特意提到了一篇报道—— “武汉病毒研究所有3名研究人员曾于2019年的11月份到医院就诊,其症状和新冠病毒是一致的”。

袁志明表示,这篇报道“完全是无中生有”,他说,如果要搞清这个事实真相,其实非常简单,只需要这些媒体记者告诉我们这三人的姓名,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其实我们很早就提出了这个建议,但是直到现在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这篇无中生有的“报道”究竟是怎么来的,至今有没有在传播,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对假新闻,我们也要溯源。

01

首先,有关“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染疫”的问题,早在今年3月31日,北京化工大学生命学院院长、联合专家组动物与环境学组中方组长童贻刚就对此公开做了澄清。

童贻刚回顾了2021年2月3日世卫中国联合专家组访问武汉病毒所的一些会议记录,还原了事实的整个过程。

“过程是这样的,武汉病毒所一位研究人员在回答世卫专家组外方成员提及的到武汉病毒所参与与医院合作的流感监测系统的情况,当时是明确回复外方,关于2019年开始武汉病毒所和武汉某一家医院合作进行流感疫情监测的一项研究工作。

“这项研究工作涉及到样本采集是从2019年1月份到2020年1月份,一共采集了1001份样品,这些样品在2020年3月份是由武汉病毒所进行了一些检测工作,因为他们(外方成员)有这方面的检测能力,他们对这些样品进行回溯性的筛查,发现了在2020年的1月份,有700份样本,这700份样本是2019年1月份到2020年1月份中间的一部分,也就是2020年1月份收集的700份样品,发现了4份阳性的核酸标本,也就是有4份流感和新冠共同感染,出现了在2020年的1月份,因为他们监测的是流感的数据”。

“这4份阳性标准中,有3例是成年人,1例是老人,他们是合作医院的病人,不是武汉所的职工。”

既然中方已经做了澄清,那这篇假新闻是怎么产生的?

今年5月23日,《华尔街日报》网站刊出所谓“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染疫”的 “独家爆料”,爆料内容自于一份美国情报报告。

此前已经有中国媒体披露过,这份报告的始作俑者,正是“制造”了“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谓“证据”,为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提供了那一瓶“洗衣粉”的迈克尔·戈登(Michael R.Gordon)。

此人19年前供职于《纽约时报》时,炒作伊拉克“试图获得核武器”,“购置用于浓缩铀离心机的铝管”的文章。该文被美国政府高层广泛引用,成为了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的重要依据。

这样一个有重大新闻造假前科,造成极端恶劣后果的人,他有任何信誉可言吗?

迈克尔·戈登在他造谣“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染疫”的文章中,还提及了另外一个人——前蓬佩奥团队成员,余茂春的合伙人,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大卫·阿舍(DavidAsher)。

这个大卫·阿舍与余茂春等前蓬佩奥团队成员一道,于今年6月炮制了一份所谓要就新冠疫情“问(zai)责(zang)”中国的报告,报告的目的是给拜登政府“提供建议”,怂恿拜登政府以制造生化武器的“战争罪行”制裁中国,而矛头就指向武汉病毒所。

《华尔街日报》 “独家爆料”中引用的内容,应该是去年5月特朗普政府时期炮制出来的报告,报告宣称“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在2019年秋季,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就已经染病了”。目前,这份报告没有解密,只活在迈克尔·戈登们的嘴里。

也就是说,拜登政府在炒的,是一盘特朗普政府留下的冷饭。

而早在今年1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溯源联合专家组来华当口,美国国务院原封不动地按照蓬佩奥时期的 “事实清单”,发表了所谓“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染病”的声明,对中国横加指责。

有趣的是,曾炮制所谓“病毒实验室泄露”独家猛料的《澳大利亚人报》记者莎莉·马克森的相关报道,援引的也是大卫·阿舍的所谓信源。而在这两个时间点上极力炒作涉疫反华舆论的《华尔街日报》和《澳大利亚人报》,恰恰都是默多克新闻帝国中的“打手”。

又是默多克!

这个莎莉·马克森,今年5月参加了特朗普前顾问史蒂芬·班农的栏目,指责福奇应该为病毒武器化研究负责。

由此看来,关于新冠病毒“中国制造”以及“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染疫”的谣言链条也就大致清晰了:

首先,以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前国务院官员的“报告”和“情报”作为谣言的基础材料。再由《华尔街日报》《澳大利亚人报》等媒体跟风炒作爆料,然后拜登政府的美国国务院煞有介事地发表声明,再然后就是一遍又一遍地“复读机”。

嗯,就是这位前美国国务院官员大卫·阿舍,还在不遗余力地途推销着自己的谎言。

02

复旦大学教授沈逸告诉“补壹刀”,类似的“报道”实际上不是“谣言”,而是“透明的假消息”。

简单核查下相关信息的内容,就会发现:

首先,这不是什么新鲜的消息,2020年基本上特朗普政府都已经说过了;

其次,当初这些东西被特朗普政府拿出来说事时,还没有入主白宫的民主党人,包括拜登,都做过明确的批驳,现在非常卖力的传播这些假消息的西方主流媒体,当初是最积极辟谣的那一批;

第三,拜高速流动的信息所赐,愿意知道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些假消息,是谁制造的,在哪里造了假,以及最初通过哪些反华反共的非正规媒体,以及个别拥抱美国右翼的邪教媒体,实现了传播的。

而这种“透明的假消息”,还继续有人传播,并且,传播的,还是当初多少亲自辟过谣的个体、组织以及媒体平台,这就不由得让人思考了:

为什么这些主打精英建制派色彩的行为体,要去主动传播这些与他们平时标榜的格调、境界、品味,都相去甚远的劣质的,且几乎是被公认的假消息?

出现这种现象,对本届拜登政府来说,是华盛顿沼泽里千锤百炼的精致利己主义老油条的理性选择,换言之,他们是故意的,并且认为这么做对自己是有利的。

拜登政府能够做出这种拾特朗普牙慧的事,其目的有三条:

一,解决短期中美战略博弈美方有效筹码不足的困境,满足某种意义上美国国家利益的需要,试图在中美之间制造一个所谓的政治筹码和外交筹码,以实现其坚持的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谈判的战略。

二,转移对美国本届政府治理新冠乏善可陈的关注。拜登政府优先考虑的当然是2022年的中期选举和2024年的总统选举,要选举就要有政绩,但现在拜登在抗击新冠疫情上的作为,很难说有什么实质性的政绩。

三,消解拒绝承认美西方面临治理体系衰朽的内生焦虑。坚持一个不上档次的谎言,将其作为救命稻草,这种行为本身就是非理性甚至是病态的,催生这种病态在美西方精英群体中弥散的,是一种困境,即不愿意承认美西方面临的治理体系衰朽的内生焦虑。

当拜登政府也只能用大规模接种疫苗及任由个人自生自灭来应对新冠疫情时,越来越多的证据告诉全世界,疫情治理的失败反映出的就是美西方制度和治理体系的结构性失败,而不是某届政府的失败。

今年3月,《历史的终结》一书的作者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国《大西洋月刊》上刊文,就“到底什么可以决定一个国家抵御新冠病毒的能力”进行了分析。他认为,如今情况对于民主政府却并不那么乐观了。

福山问出一个让西方一些精英群体夜不能寐的问题,一个不想面对的问题。为此,他们一定要把中国的抗疫成功“打掉”。为了实现宏大的目标,捍卫意识形态,制造谣言,使用一些“小手段”也没什么。

他们只能在疫情的起源上纠结,仿佛只要找到病毒来源于其他国家的证据,便不用面对制度失败和结构性衰朽这个问题了。

因为上述原因,当前美西方在新冠疫情溯源等问题上的表现是,其实是病态的,他们迫切希望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事实,为此不惜将谣言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说白了,这是一则“皇帝的新装”的故事,骗子的骗术虽不高明,但抓住了皇帝的心理需求。

但这终究不过是皇帝的新装,有谁看不出来,皇帝在裸奔呢?

03

“如果要搞清这个事实真相,其实非常简单,只需要这些媒体记者告诉我们这三人的姓名,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其实我们很早就提出了这个建议,但是直到现在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袁志明的问题还没有达到回应,这个问题不能就这么算了。对谣言也要溯源!

为此,“补壹刀”向华尔街日报编辑写信,要求该报对上述问题作出回答。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editorial board:

I am a Chinese media person from BUYIDAO , I noticed that your newspaper published an article on the website on May 23, 2021, call “Three researchers from Wuhan Virus Research Institute visited the hospital in November 2019, its symptoms are consistent with neocoronavirus ”

Relevant Chinese experts have made several clarification on this matter and refuted such claims. On Thursday, Yuan Zhiming, director of China's National Biosafety Laboratory and professor 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said at a press conference that no employees or students 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were infected with the coronavirus, and before December 30,2019,WIV did not contact, preserve or study the novel coronavirus,and it never designed, made or leaked the virus.

I wonder if your newspaper has taken note of these clarifications and verified the veracity of your report, and would you make some correction about your previous report?

Should the names of the three researchers at the Wuhan Virus Institute be further disclosed?

Thank you! And look forward for your reply.

截至文章发表时,“补壹刀”尚未收到回复。

我们等着。

(图片来自网络)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