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梦然:ESG主动投资要敢做价值判断 互联网监管趋严源自价值认同改变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 07-2118:46新浪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来源:新浪财经

7月17日,“年会平行论坛—中国ESG发展论坛”在海口召开,年会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年鉴”主办,“海南自由贸易港金融发展中心”联合主办,主题为“扬帆远航——迈入资产管理新时代”。

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国际投资部ESG研究主管赵梦然出席会议并针对“机构视角下的ESG发展与投资实践”话题致辞。

她表示ESG投资可以同时缓解经济下行风险,以及把握经济上行机遇,是一种实际有效的投资方法。ESG投资可以帮投资者更好地适应全球碳中和趋势,适应国家政策和总体走向,把握投资机遇。

赵梦然介绍了华夏基金在ESG领域的实践内容。华夏基金在2017年3月加入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PRI),并在2020年获得PRI年度签署方评价“策略与治理”模块的全球最高等级A+评定。今年7月9日华夏基金正式公布了碳中和目标,承诺从2021年开始实现公司运营活动的碳中和,并且计划于2025年前完成组合碳排放基线测算和目标设定。

就投资流程而言,ESG被整合为六步,包括投资策略的制定、基本面行业研究、组合构建和管理、日常风险控制、上市公司沟通和组合监控与报告等。

在主动权益基本面研究的层面,华夏基金进行了ESG领域的探索。在ESG研究领域,人们喜欢强调可量化指标的客观性。而对于主动投资的基金经理,他们需要的是根据ESG研究结果得到是否有ESG投资价值的主观判断,而这一过程就反映了对价值取向的选择。因此,对于主动投资的ESG研究,投资者无须惧怕那些需要定性的结论,反而应当敢于做出价值判断。

整体而言,ESG投资是大势所趋。对于资产管理公司,为了明确自身发展方向这一目标,建议大家在探索ESG投资的初期参考国际化标准。同时,在逐渐融入ESG全球一体化的同时,中国资管公司也需要探索更多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方式,赢得在ESG投资领域的国际话语权。相信在共同的努力下,中国ESG投资一定能取得美好、长足的发展。赵梦然这样总结道。

下面是她的演讲全文。

赵梦然:各位来宾,各位同行,大家下午好。首先,非常感谢主办方提供的这次机会让我们可以分享华夏基金对ESG投资的探索,以及对于国际视野和中国实践相结合的ESG投资的一些思考。

首先,对于为什么要选择ESG投资理念这个问题,华夏基金试图从本质上进行思考。ESG投资的兴起和发展是由于在现实世界中出现的一些诸如气候变化、贫富差距、种族歧视等的问题,导致投资者需要考虑公司股东之外各利益相关方的获利最大化,从而通过市场的方式缓解或解决这些问题。这样的需求也推动了社会价值取向的变化和相应监管要求的产生。由此,我们认为,对于ESG投资的需求是刚性。同时,ESG投资既可以缓解下行风险,也可以帮助投资者把握一些上行的机遇。从投资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实际有效的投资方法。

就行业机会而言,ESG投资其实可以帮投资者更好地适应全球碳中和趋势,把握投资机遇。华夏基金的ESG团队从2019年开始关注碳排放问题。从研究结果来看,作为全球30%碳排放的贡献单位,中国承担起碳减排的重任是负责任大国的担当体现。

去年中国提出了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引起国际社会和市场的轰动,但是否意味着这一目标突破了常识呢?我认为也不尽然。根据华夏基金测算的碳数据,中国的碳排放累积主要开始于改革开放之后,但随着经济支柱从传统制造业向消费和科技行业转变,我国的单位产值碳排放已经持续下降到接近美国90年代中期的水平。因此,我们认为,即使没有碳中和目标,中国也已然走在碳减排的轨道上,而这个目标则提供了更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在碳中和目标公布后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总共19篇的篇章里有6篇提到碳中和相关的行业和具体的技术路径。在这些清晰规划的指引下,我们期待更多传统能源的转型机遇以及新技术路线的突破。而这些只是ESG投资能够把握的投资机遇的一小部分。

概况而言,ESG投资既符合时代发展的大背景,又能够令投资者把握未来投资机会。

接下来,我想介绍一下华夏基金自身对于ESG实践的探索。华夏基金在2017年3月加入了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PRI),并在2020年获得PRI年度签署方评价“策略与治理”模块的全球最高等级A+评定。华夏基金也是TCFD和CA100+的签署方,并担任了CA100+亚洲顾问委员会的委员。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与各位分享,就在7月9日,华夏基金正式公布了碳中和目标,承诺从2021年开始实现公司运营活动的碳中和,并且计划于2025年前完成组合碳排放基线测算和目标设定。我们认为,公司碳中和目标的制定,能够更好地推动公司层面的碳减排以及ESG实践。

就ESG投资的发展现状来讲,中国公司和国际领先的ESG投资机构还存在较大差距,所以华夏基金一直积极地学习优秀国际经验。2018年,华夏基金和荷兰的专业ESG投资公司NNIP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在2020年3月发行了全球首支由中国公募基金公司管理的责任投资跨境基金。这一基金符合欧盟最新标准下的可持续基金定义,成立以来已经实现翻倍收益。

基于对海外优秀基金公司进行的ESG体系架构研究,我们认为,对于中国的基金公司来讲,自上而下的ESG管治尤为重要,而非仅仅将ESG停留在产品层面。2020年,华夏公司设立了公司层面的ESG业务委员会,与投资委员会和风控委员会平行。ESG业务委员会由公司CEO及各部门主管构成,负责制定整个公司的ESG战略和ESG标准。

在国内ESG意识不强、ESG信息披露不足以及行业复杂性较高的背景下,华夏基金目前主要从主动投资的角度对ESG进行落地。就投资流程而言,公司把ESG整合进了全部投资流程,一共分为六步,包括投资策略的制定、基本面行业研究、组合构建和管理、日常风险控制、上市公司沟通和组合监控与报告等。除了针对不同行业分别进行ESG研究框架的搭建,我们也积极地和上市公司进行ESG相关的沟通,希望促进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

接下来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在主动权益基本面研究的层面,华夏基金进行ESG探索的一些发现和思考。在ESG研究领域,人们喜欢强调可量化指标的客观性。但对于主动投资的基金经理而言,他们需要的是根据ESG研究结果得到对于不同行业、不同公司是否有ESG投资价值的主观判断,而这一过程本身就反映了对价值取向的选择。因此,对于主动投资的ESG研究,投资者无须惧怕那些需要定性的结论,反而应当敢于做出价值判断。

以互联网行业的ESG研究为例。从去年年底开始,中国的互联网行业遭受了一轮又一轮的政策监管。在华夏基金ESG研究团队看来,这些监管措施并非从天而降、无迹可寻。互联网巨头的业务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监管的趋严其实是社会对于互联网公司内在价值的认同发生了转变。在互联网公司的业务逐渐由新兴技术转变为社会基础设施的过程中,人们开始普遍意识到,互联网公司对于社会效率提升的贡献已经不足以抵消其造成的部分社会不公平的负面影响。为了反映这些价值判断,我们将互联网行业的ESG框架分为两个维度:其一为全行业通用指标,涉及碳排放、水资源、包装物、员工管理、数据隐私安全、VIE及双层股权结构等;其二为分赛道的业务板块指标,涉及到互联网公司各业务子板块的特殊化问题。例如,电商、外卖和在线旅游赛道的平台产品质量控制和反垄断风险、在线教育赛道的政策风险、网络游戏赛道的未成年人成瘾性防治等。该框架的定型是在去年11月初,早于后续的反垄断监管和教育政策变化。而搭建这一框架的主要依据并非是ESG团队凭空得来,而是我们基于对美国及中国互联网行业过去20年发展历程的梳理,对社会价值判断的改变做出的预判。这些预判或许不总会在短期内在市场上获得反馈,但其衡量的是社会价值天平的倾斜度和国家对于公平效率问题的容忍度。及时对这些风险做出应对准备,有利于投资人员把握未来投资方向。这是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从ESG基本面研究预判投资风险的案例。

总结而言,ESG投资是大势所趋。对于资产管理公司,我们建议大家在探索ESG投资的初期参考一些国际化标准,为自身进行全球化的ESG实践提供参考,更好地明确自身发展方向。同时,在逐渐融入ESG全球一体化的同时,中国资管公司也需要探索更多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方式,赢得在ESG投资领域的国际话语权。

最后,非常感激各位在座的同行愿意为ESG事业投入人力、精力和时间。我相信,在共同的努力下,中国ESG投资一定能取得美好、长足的发展。谢谢。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