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思君不可忘的杨过

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 07-1910:55中国青年报社

作为一个不太合格的90后,我的身上有着不少70后、80后的集体印记——“看光了”四大天王,也略知“金古梁温黄”。以至于记忆里某个夏天,我家门口还出现了“一门三读书”的盛况:老爸捧读的是《联剑风云录》,妹妹翻阅的是《多情剑客无情剑》,我看的便是《神雕侠侣》。

武侠的故事瞧得多了,连梦里都在代替角色行走江湖,杨过更是我梦里的COS常客。我不止一次梦见自己顶着“神雕侠”的名头,跳出教室、闪现天涯,偕雕仗剑、打抱不平。后来,随着年龄增长,有关武侠的梦也渐渐趋于平静。可能是受现实的深省,我越发迷恋起武侠小说,从纸质书到电子阅读器,纵然时代在迁徙,但手中和心上同样无法割舍的,依然是那个让郭襄思君不可忘的杨过。

今天看来,《神雕侠侣》乃《射雕英雄传》的延续版,从创作者的角度去揣测“侠”字,杨过更像是为了突破郭靖的形象而延伸的角色。郭靖原型是南宋义士,也叫郭靖,因抗金被追杀最终投江而死。《神雕侠侣》中郭靖最后殉城而亡,这一点与历史上的郭靖形象重合,依然继承了儒家大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行为守则。在小说的立意中,与其说他是一个江湖大侠,不如说他更接近一个庙堂统帅,是个主流的民族图腾大英雄。

而杨过截然相反,他更像一个“非主流”,一个无意间闯入聚光灯下的小人物,他最关心的事情无非只是小龙女,最在意的无非自己的一粥一饭。他甚至可以为了个人冲动作出忤逆民族英雄之举,最终在拯救英雄过后,也并没有接过英雄手中的接力棒,而是遁入了江湖的背面。

相比于郭靖性格中“盾”的特点,杨过更像一把锐利的剑。在《神雕侠侣》绘就的宇宙里,郭靖像一个顶梁柱般的“神”,无时不在履行着对大义的“雕”琢和塑造;而杨过却更接近于现实中的“侠”或“人”,所以更注重“侣”。他个性偏激、桀骜不驯、向往自由,并为此不惜承受断臂的代价,纵然深陷泥沼却未同流合污,虽然历经挫折,但好在无愧本心,冲破世俗的桎梏,和鲜明独立的小龙女最终走到一起。纵观整部作品,杨过的奋斗史,更像是对无数个平凡人成长史的投射——我们的人生中也许并非事事遂意,过程不乏阴晴圆缺,虽然不完美但是不放弃,这样的“不完美”同样动人。

《神雕侠侣》在金庸的创作历程里,是一部划时代的转型作品,或许也是金庸自己对主流文化价值观的反思。从人物上来说,没有脸谱化的非黑即白,正派也有犯错之举,反派也有可爱之处,要知道这可是1959至1961年期间写成的作品,足见其对角色塑造的功力:尹志平纵然对小龙女作了令人不齿之举,但是他在民族大义中非常清醒和坚决;黄蓉虽然为人正派,但在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上难免有些慈母多败儿;李莫愁杀人如麻,从另一角度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郭襄以今人的眼光看虽然显得“傻白甜”和“恋爱脑”,但并没有用排外的方式看待民族和武林纷争……

人性的阴暗和缺点,可以作为一种可视化的消极,但是也能是一种伏笔性的积极;正义和邪恶,小家和大国,成功与失败,有时候没有那么泾渭分明,武侠世界里的角色如此,现实社会中的众生亦如是。这或许是我从杨过的成长经历中,窥探到的一丝由己推人的无奈和共情。

多年以后,金庸早已离我们而去,每念及此,心中萦绕的,总是《神雕侠侣》中程英看到杨过离开时的低语:“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而杨过从未在我的世界离开——那些敢于同世俗叫板的勇气,那些阅尽千帆终守一心的执着,连同与自我和解到与他人和解最终与世界和解的反思,放到今天这个信息飞速的时代,依然是一份值得我去反复咀嚼和汲取的可贵礼物。

谭鑫(27岁)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