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共享衣橱”的市场有效期已经到来?

WWD国际时尚特讯

发布时间: 07-1910:52北京华意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官方帐号

“衣二三”的惨淡结局确实令人震惊,但既不在意料之外,也不必过度解读——在一个并不成熟的赛道上,一个管理、经营不善的企业个案确实可以暴露出整个领域层面的很多问题,但也并不代表该领域就已经走到了发展尽头。

事实上,从有“共享衣橱”的市场存在开始,其中前浪后浪已经涌起又落下几波。

早在 2009 年,毕业于哈佛商学院的 Jennifer Hyman 与 Jennifer Fleiss 就将线下租赁生意发展到了线上租衣平台“Rent the Runway”,截至目前已有超过 700 位设计师和品牌入驻。2016 年,Trisha Gregory 和 Alexandra Lind Rose 也在纽约创立奢侈品租赁平台“Armarium”。此后从快时尚品牌、百货零售平台纷纷在奢侈品服饰租赁赛道一拥而上。

服装租赁平台“Rent the Runway”

2015 年前后,中国服装租赁市场也实现了大爆发。2014 年,随着“女神派”的成立,“共享衣橱”正式在中国拉开帷幕。2015 年 12 月“衣二三”成立,同年国内陆续出现 12 家服装租赁平台。就在“共享衣橱”短时间内蔚然成风、月活达到一定量级的基础上,便吸引来资本市场的注意。据公开数据显示,“衣二三”前后共进行六轮融资,总金额超过 8000 万美元。彼时,服装租赁在国内大行其道。

天然具备可持续发展属性,也满足了中端消费者对“时装自由”的强烈需求,“共享衣橱”看似是一门一石二鸟的生意。但市场格局与消费观念瞬息万变,以及平台自身所暴露出的诸多问题,“共享衣橱”似乎面临着市场有效期的到来。

7 月 9 日,以“共享衣橱”概念起家的女装月租平台“衣二三”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于 2021 年 8 月 15 日关闭服务,APP 及相关小程序、网页版均停止运营,平台合法收集的相关信息将依国家法律法规进行删除。

“衣二三”将于 8 月 15 日关闭服务

过去六年时间,“衣二三”作为一款女性时装月租 APP,主打会员制包月换衣服务。用户每月需缴纳 499 元会员费,可不限次数租赁衣物,每次可租赁 3 至 5 件。数据显示,高峰时期衣二三货品平转流转次数达 20 次。截至 2020 年初,衣二三平台注册用户超过 2000 万,服装类 SKU 在架超 20000 个。但与此同时,平台在运营过程中也暴露出诸多问题。

2018 年 10 月 18 日,“衣二三”强制更改《会员协议》,引来用户的大量投诉。新版的《会员协议》从过去下单 48 小时后可下第 2 单变为会员签收衣服 3 天后才能下新单,从顺丰快递往返变为其他快递和顺丰混搭,导致物流时间变长等,最具特色的“无限次、无缝对接”亮点也因此消失。

服装租赁平台“衣二三”

2019 年至 2021 年期间,连续多家消费投诉网站曝光“衣二三”“自动扣费”、“会员自动续费”、“售后退款困难”等问题。不仅“衣二三”,2018 年,“女神派”开始遭遇大规模用户投诉,以及更多更多服装租赁平台也暴露出越来越多的运营漏洞。

值得一提的是,从 2015 年在国内开始陆续成立的 12 家“共享衣橱”公司,大多数均未撑过一年时间。如未曾获得融资的“摩卡盒子”,就在 2016 年 6 月创立不到半年后停止运营;“魔法衣橱”、“爱美无忧”、“有衣”分别在 2016 年至 2017 年期间陆续停止运营。

服装租赁平台“女神派”

不仅国内市场,今年 3 月份美国奢侈品租赁平台“Armarium”也宣布停止运营;2018 年进入中国的美国时装共享平台“托特衣箱”,在 2020 年 8 月公司旗下的“罗德与泰勒”百货申请破产保护后,相关文件显示“托特衣箱”于同一天提交了破产申请。

不同于移动电源、单车等共享概念产品的非私有性、以及刚需属性,当共享经济遇到时尚行业,逐渐体现出了自身局限性。不仅平台运营漏洞的表象诱因,“共享衣橱”几近团灭的根本,还有单一的运营模式,以及用户需求和市场增量愈发疲软后,资本市场流出后造成的资金链断裂。

于消费者而言,仅仅依靠租赁业务和会员费用作为受益的单一的运营模式,既难以满足用户瞬息万变的消费需求,也难以为平台带来殷实的商业环境以应对市场变动。公开数据显示,“衣二三”平台 75%的收入都是来自于会员费,其余来源于租赁费用。

品牌分析师杨大筠就曾指出,国内共享租衣模式基本上是学习和模仿外国租衣平台,共享租衣绝不仅仅是把旧衣服以租赁的方式让消费者购买的简单形式。共享租衣的存在需要商业环境,消费者普遍对物质的追求没有那么强烈的时候,共享租衣实际上才有存在空间。然而从当下中国奢侈品消费活力看,客观环境恰恰与此相悖。

此外,疫情期间社交场景愈发低频甚至中断,服装租赁平台月活大幅降低,以至于难以维持市场增量。同时在疫情期间,消费群体也更加注重防疫问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对租赁平台共享概念的信任度,而消毒清洗方面的成本投入,也削弱了平台收益。随之而来的资金链断裂,就为租赁平台带来了进一步的重创。

美国奢侈品租赁平台“Armarium”

于资本市场而言,多种因素导致的用户需求孱弱、月活下降以及市场流失,一向以财富为本质的资本力量便开始流出。2018 年,“女神派”在完成东方富海、经纬中国和北极光创投的 B 轮融资,以及蚂蚁金服的 B+轮融资后,便再无任何融资更新。“衣二三”的融资历程也在 2018 年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随着时尚行业风口的转向,近两年直播行业、电商平台等新零售平台相继崛起,创新模式下的市场增量也使资本市场的注意力发生转移。

2020 年 12 月,阿里巴巴和历峰集团就宣布分别出资 3 亿美元购买价值 6 亿美元的“Farfetch”私募可转换债券。开云集团首席执行官 Franois-Henri Pinault 家族所有的资本管理公司 Artemis 也将向“Farfetch”注资 5000 万美元,购买后者 189 万股的 A 类公司股份。

阿里巴巴与历峰集团确认投资时尚电商“Farfetch”

去年,直播电商服务机构“构美”于 3 月份宣布完成近亿元 A 轮融资;7 月 14 日,罗永浩直播公司“交个朋友”(由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完成天使轮融资,具体金额未对外披露;直播电商供应链平台“闪卖侠”、头部明星直播 IP 整合运营商“银河众星”均完成新一轮融资。

从产业风口兴起到资本力量的流出,短短几年时间“共享衣橱”似乎已经开始面临团灭。但显然这门生意还未停下脚步,多家老牌百货在近段时间相继推出的租赁服务,以及奢侈品集团的投资行为,似乎在为“共享衣橱”的未来留下一丝生机。

英国高端百货 Selfridges 餐厅

就如英国老牌高端百货“Selfridges”与“John Lewis”,去年 8 月分别宣布开展租赁业务,其中“Selfridges”还在今年夏季推出婚礼场所租赁服务,并提供三种不同类型的婚礼服务套餐。3 月,日本百货店大丸松坂屋也宣布结合“零售+租赁”的商业模式开展租赁服务;6 月,英国奢侈品手袋租赁电商“Cocoon”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法国开云集团成为其最新投资者。

由此不难看出,服装租赁平台单一的营收模式无法形成成熟的商业空间,但消费观念的瞬息万变,以及用户需求的愈发多元,服装租赁平台需要关注并解决的难题也是其寻找突破口的过程,正如婚礼等更场景化的配套服务、更小众的产品门类,以及与之相关的社群搭建,或许就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市场增长点。WWD

撰文yalta

图片来源网络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