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爆款小家电的中国身影:每10件产品就有一件来自这里

时代周报

发布时间: 07-1815:41时代周报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骆一帆

佛山顺德勒流镇的一家工厂生产线上,一台外观小巧精致的滴漏咖啡机组装完成下线。一段时间后,这台咖啡机将出现在某个美国家庭或欧洲家庭的餐桌上。

生产线旁的样品区上,摆放着各类半滴漏式、半自动、全自动、摩卡及当前全球流行的胶囊式咖啡机,几乎囊括目前市场上所有主流品类的咖啡机产品。

这条生产线属于新宝电器(002705.SZ)。这是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家电企业,公司名称也许并不为人熟知,但全球十大类小家电中,每10件小家电产品便有1件由新宝制造。

在顺德,像新宝这样的家电制造企业有很多,有主打大家电的美的、格兰仕、万家乐等,也有主打小家电的小熊电器、德尔玛等。它们共同打造了一条货供全球的家电产业带。

2006年,顺德被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和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授予“中国家电之都”的称号。

虽处产业链上游,但经过多年发展,顺德家电企业早已不再简单代工。许多全球网红、爆款小家电产品背后,从产品设计到图纸生成,从样品打造到产品验证,从批量生产到更新换代,所有这些环节均是由顺德的这些家电企业完成。

用新宝电器总裁曾展晖的话来说就是,“掌握了下一代产品的定义权和定价权。”

从OEM到ODM

在新宝电器总部的二楼展示厅,一面面展示墙上放满了各类小家电产品。小到电动牙刷、搅拌器,大到吸尘器、多功能锅,几乎涵盖所有小家电品类,每一品类产品中,又有许多不同款式。

之所以打造如此庞大的产品谱系,与新宝电器的ODM的发展模式有关。这种模式仅使用客户品牌,而产品设计、验证等工作都需要制造商完成,这要求新宝要把更多精力放在设计端,思考如何优化改进,如何推陈出新。

张以飞是新宝电器海外营销模块副总监,在新宝工作多年。2002年下半年,张以飞加入新宝电器,从事模具设计。彼时的新宝远没有现在的体量,由于是OEM模式(只负责产品制造),所以也不需要思考产品设计。样品比订单先到,能不能接到订单,取决于新宝能不能把样品拆掉,再装回去。

由于只是简单代工,彼时的新宝面对国外客户并没有什么话语权,这让张以飞一度很困扰。

“一个产品或一个项目,真的可以来来回回报价10多轮。”张以飞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当时,如果拿不到项目,大家只能从价格上找原因,想方设法降成本,让报价比对手刚好低一点,是公司拿下订单的关键。

这是一个颇为复杂的过程,海外营销的同事需要和客户不断沟通,以试探出那条最合适的价格线,张以飞也要不断和生产、采购等部门沟通,以确保这条价格线能让公司还有钱可赚。

十多年前的小家电市场,国内民营制造企业并不多,竞争压力相对不大,同时市场产品也相对简单,制造难度较小。虽然新宝采用OEM模式,依然能获得可观利润。

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很快,海外客户逐渐不再提供成熟产品订单,只提供一些参数,甚至只是产品概念,设计工作要靠新宝自己完成。2005年左右,新宝开始尝试ODM模式;2010年左右,新宝设立了自己的创新部门;此后,新宝又设立了产品验证部门。

曾展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众多国际品牌合作初期,都是客户拿来图纸,教新宝如何把产品实现。新宝边做边学,逐渐自己设计、画图,再给客户审核,客户慢慢也提不出太多异议。接着,新宝直接将自己设计出的产品生产出来,交给客户去验证。到最后,连验证环节也省了。

“很多年前,我还是个小工程师,我们老板在佛山勒流一个比较好的小区买了几十套房子,给技术工程师住,通过给他们解决住房、小孩读书等问题,吸引人才。”张以飞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

ODM无疑是条投入更大的发展之路,但它优势也十分明显:话语权提升。

张以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疫情让全球物流成本飞涨,新宝积极与海外客户沟通,与客户共担运费上涨的成本。

“现在整体市场环境不好,我们加价,有些客户也很不爽,但他也知道,确实不能甩锅,只有大家一起面对,才能渡过难关。”张以飞说道。

顺德小家电产业崛起

在新宝电器快速发展背后,是整个顺德小家电产业的崛起。

自上世纪80年代起,顺德便开始发展家电产业。2019年,顺德在家用电器领域,产值接近2500亿元,整个家电产值占全国的20%,其中小家电比例更大,占比超40%,家电生产及配套企业接近3000家。

(2016年9月21日上午10时,佛山市顺德区大良红岗工业区,工作人员在调试小家电的自动化生产线。图源:视觉中国)

在新宝所在的顺德勒流镇,全镇共有397家小五金家电企业,是全国著名的小五金家电生产基地和产品、原材料集散地。大小工厂分布全镇各处,为家电生产提供完整配套。

目前,新宝共有1400多家各类别的配套供应商,很多都是顺德本地企业。

“我们的供应商80%左右分布在以佛山为主的珠三角范围内,实现了‘两小时供应圈’,具有家电产业的成本和反应优势,两小时效率辐射范围内,供应商能配套到位。”吴建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吴建华在新宝负责供应链管理,在他看来,这套供应链体系,来自与顺德众多供应商的合作,并经过多年沉淀,想在其他国家或地区复制,短期内是不可能的事情。

吴建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新宝在海外的采购占比不大,核心零部件仍是国内供应链体系供给。

“印尼的配套没有国内的配套完善,价格、质量、速度、效率都跟国内有一定差距,部分关键物料需要我们协助采购和供应。” 吴建华向时代周报记者举例称。

在吴建华看来,国内的供应体系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供应商协同已非常规范、默契。未来公司海外采购的比例会逐步增大,但需要一个培育过程。

这在疫情期间表现得非常明显。2020年2月上中旬,疫情刚暴发,受延迟开工、上游零配件供应链“卡壳”等因素影响,新宝有近一半海外订单,都出现延期交货状况。

此时新宝全产业链优势表现显现,迅速反应调整后,2月26日,新宝在佛山本地的供应商全部实现复工。这在海外市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吴建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GE等客户都给新宝发来感谢信。“我们甚至还收到了东欧、土耳其等客户的慰问和防疫口罩的捐赠。有印尼的客户帮忙积极代购超过15万只口罩寄回中国,对新宝防疫期间坚持生产,正常交付订单出货表示感谢。”

国内与海外市场信息共享

伴随着顺德家电产业大潮发展的同时,新宝电器也有着鲜明的自身发展特点。

自1995年正式成立,新宝便瞄准欧美等海外市场。1998 年,新宝电器设立海外营销机构,开始全方位拓展国际市场。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这让中国获得了多边、稳定、无条件的最惠国待遇,并以发展中国家身份获得普惠制等特殊优惠待遇。借此,新宝进一步拓展海外市场。

现在,新宝的产品不仅供应欧美地区,也供应南美、中东、东南亚等全球各个市场。

张以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新宝希望未来在全球市场的业务分布,可以大致为中国三成、欧洲三成、美洲三成、剩下其余市场一成。

这种全球市场布局带来一个好处:信息、数据共享。这对新宝接下来转型发展国内市场,发展自主品牌来说十分重要。

随着大家电发展触及天花板,小家电产品成为家电企业寻找增量的新方向。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19年我国小家电市场规模达4020亿元,2021年我国小家电市场规模将达4868亿元。

“现在的品牌运作,跟10年前比完全是两回事了。可能以前很厉害的品牌,到现在这种环境,也未必能跑赢那些新品牌。国内的小家电品牌实在太多了。”张以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无论哪家企业,都不是随便投入一款产品,新品的推出一定是做了充分市场调研,包括消费群体、产品定价等。

互联网时代,国内国外信息交流愈发频繁,如咖啡机、面包机等国外畅销产品越来越被中国年轻一代消费者接受。这是新宝非常熟悉的领域,许多经验、技术甚至产品,都能在国内市场实行“拿来主义”。

“我们的市场和客户群体非常大,这是非常好的资源。”张以飞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比如新宝想在国内推出一款自主品牌的新品,产品应该如何设计?消费者能否接受?这些都可以参考海外客户反馈的数据。

曾展晖说,海外市场、品牌合作的经验,对新宝类似于拆搭积木的锻炼,使新宝沉淀产品和技术经验优势,培养设计研究、产品实现、模具研究、认证测试、量产技术的平台能力,让新宝自主品牌的发展与延伸,有了创新和想象空间。

当前,我国外贸环境也在发生变化,即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张以飞看来,对新宝而言,双循环的关键在于信息与资源共享。新宝在海外市场的信息和数据,可用于国内市场发展自主品牌。而在拓展国内市场的经验、产品数据,用户反馈,也可共享给新宝其他海外市场,甚至新宝生产的自主品牌产品,也计划去到周边国家,乃至欧美国家地区闯一闯。

“国际国内市场接轨的趋势更明显,将进一步加深新宝平台化、国际化的公司属性。我们着力打通制造基础、产品规划、品牌效应三个方面的能力,使‘双循环’形成‘相辅相成’‘双向带动’的企业发展格局。”曾展晖说道。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