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旧相,补回忆 他可以让人穿越时空……

人民资讯

2021-07-15 12:44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帐号
关注

现代人想拥有一张照片很容易,用手机一拍即有。但当日常生活什么时刻也要拍照时,那是记录,多于纪念,回忆变得便宜。相比数十年前,相机是奢侈品,很多人只在毕业、结婚、大寿等重要日子才会拍照,到影楼照一张全家福,更是一件大事。然而,晒出来的照片会随岁月而变黄、褪色,像记忆一样,逐渐模糊。照片修复师柯铭峰,专门帮人修复旧照片,令残缺影像回复原貌,让相片主人得以继续回忆拍照一刻的珍贵片段。

柯铭峰修相时会用绘画技巧,如素描般根据色调、层次的不同,令相中人的骨骼、肌肉随光影而变化,重现真实感。

柯铭峰的职业相当冷门,在香港从事这一行业的人并不多。走进工作室,两旁挂满画作及旧照,办公桌上只有一部电脑、一个电脑手绘画板及扫描器,若不知就里,会以为眼前人是个平面设计师,或是旧照收藏家。工作室主人翁柯铭峰笑迎接记者,介绍自己的职业——照片修复师,并娓娓道来一个又一个与客人的故事……

柯铭峰在内地美专毕业,当过中学美术教师,后来留在北京进修美术。然而,远大的艺术理想却敌不过现实生活,纯粹靠艺术谋生实不容易,上世纪90年代,他只好转职广告平面设计,一做就是十多年。期间试过创业,开设广告公司,做包装、产品、画册等设计工作。“看到完成的作品,很有成就感。可是,经常遇到熬夜加班做出来的作品被客户肆意修改,那股创作冲劲就逐渐被磨蚀了。”

影帝葛优的父亲葛存壮(左)也曾找柯铭峰(右)帮忙修复旧照。

当时柯铭峰感到无奈,认为过于商业的设计不是自己想要的创作,为了抒发个人的艺术理念,他公余时会用电脑手绘板绘画写实人像,并上载到社交平台公诸同好。由于拥有深厚美术根底,作品慢慢吸引网民关注。2010年,一位安徽网友在看过他的画作后,提出了特别的委托。“对方希望我帮她修复她妈妈一生中唯一一张相片,因为母亲在她小时候就已经过世。倾谈后得知她与我年龄相若,就开始产生同理心,并了解到相片背后的情感与故事,尽管相片破损严重,我还是抱着尝试的心态作了首次修复工作。当时我是纯靠手绘,利用电脑软件慢慢画。完成后,对方还特意写感谢信给我,虽然我并没有收取任何报酬,却首次尝到修复相片带来的满足感。”那次修复经历,让埋藏内心的艺术理想重新涌现,思前想后,他决定要全身投入这份工作。

让人穿越时空的老照片

旧相修复要填补照片中模糊、缺失的部分,看似简单,实则繁杂。修复者要先将照片扫描到电脑,再将之局部放大,逐少逐少地填补缺漏,是一项需要高度集中的工作。柯铭峰强调,将照片扫描到电脑这一步工序很重要:“修复旧相不会破坏到照片正本,我会建议客人尽可能提供原版照片,若用翻拍、网络工具传输会压缩像素,影响后期修复。尽管很多人因为不方便拿原相来,令我流失不少工作,但我就是不想敷衍交货。”柯铭峰2017年从北京移居香港,虽然找他修相的人与在北京时相比是少了,但仍有内地客将相片快递到香港让他修复,可见对他充满信心。

钟小姐的全家福修复前后对比。

若遇到照片缺失严重或泛白又如何补救?“我会先听客人描述,有些照片年代久远,全凭家中老一辈去回忆衣服的图案、颜色,或是周围的风景、室内装修等。修复前需要与客人详细地沟通,透过记忆点滴,尽力还原印象中拍照时的情境。有时需要在网络上搜索那个年代的产物,例如衣服款式、发型潮流等。听他们忆述那些久远的往事,再寻找相关素材,过程其实很有意思。”

柯铭峰拿出一张修复过的相片,那是客人钟小姐昔日的家庭合照,属典型旧时代香港人在影楼拍摄全家福的风格,红布背景、长辈坐在前方、晚辈站在后方,一家人打扮得光鲜亮丽,精神抖擞。之后,他再让记者看原版照片,褪色发黄,相中人五官模糊,连衣服也难以辨认,很难相信旧照竟能回复原貌。

“原版照片褪白到接近纸的原色,我先将旧照修成黑白色,再根据钟小姐要求将之修复成彩色。她的兄弟姐妹已移居加拿大,现在修好了这张照片,可以让她和家人再次回忆数十年前拍这张全家福的过程。在相片中寻回的不单是回忆,还有亲情和思念。”

延续客人的回忆

柯铭峰从事修复照片工作逾10年,期间遇见形形色色的客人,听过林林总总的故事,每次跟随客人重温相中旧人旧事旧物的描述,总有一种“回到”那个时代的感觉。

采访当天,记者遇上前来取照片的李先生,今年61岁的他,随身携带一张小学时拍摄的全家福,照片只有手掌大小,长期藏于银包内,早已泛黄,相中人的样子亦开始模糊。他于店铺附近看到广告牌,抱着一试无妨的心态来找柯铭峰。李先生说:“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原本是黑白抑或是彩色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是在万佛寺拍的,当时的景观和现在相差很远了。你看,站在后面的瘦小子就是我,和现在的体形差别很大吧!这张是家里仅存小时候的全家福。我的爸爸已经去世,妈妈亦87岁了,这也是唯一一张父母年轻时的合照,对我来说十分珍贵。”

李先生摄于四五十年前的旧 照(右上角)与修复后的对比 。

柯铭峰将李先生的旧照进行了3天的修复工作,他表示,照片属典型的严重褪色例子,原本只打算黑白上色,事先也不知能修复到哪种程度。他知道照片对李先生的重要性与纪念价值,在修复过程中细心观察,终发现背景的树木有些许绿色,就凭着那点绿色,逐步将照片修复成彩色。李先生拿到彩色照片后久久不能言语,眼角彷佛有泪光,反复看了又看后才开口:“柯老板将我爸爸的样子复原得很好,再次见到他,真让人怀念。”

旧相纵然模糊了,但经修复后重现光彩,所承载的记忆亦得以延续,这才是照片原本应有的意义。

李先生(右)收到修复完成的照片后,感动得难以言语。

修复的意义今天科技发达,电脑软件盛行,几乎一键即可修复旧照。年轻人流行用手机拍照,甚或不知道相片是可以“晒出来”的,这会否影响柯铭峰的工作量?“我也经常修复数码相片。数码相机在千禧年左右开始流行,当时的数码相片像素低,网络工具的品质也落后,所以同样需要有人修复那些旧的数码相。我认为即使再过30年,仍会有很多菲林相片需要修复,因为我目前修复的照片多是在五六十年前拍的。”

旧相修复的收费不便宜,每张相至少要400港元,收入看似可观。可是,修复一张旧照要花数日甚至数个月,也不是每人都有耐性长时间坐在电脑前工作。“之前有一位廿多岁的年轻女子拿着外婆半世纪前的婚纱照找我复修,希望在外婆80岁生日那天作为礼物送给她。没想到她在收到完成品后会在我面前哭起来,我很受触动,觉得自己成功帮助了别人。其实,这份工作不能赚大钱,只够三餐温饱,工作室的地方也不足够,有时教教学生,也是在同一个空间进行。若要挣钱的话,我大可做回老本行广告设计。”

对柯铭峰而言,修复照片是自己的理想职业,也能够帮人重拾珍贵回忆。比起广告设计的商业味,柯铭峰显然更喜欢旧照片中的人情味。

以绘画替代照片

柯铭峰修复过不少民国时期的照片,当中一位客人的要求相当特别。有一位老先生为了照片多次来找他商谈,并不是因为照片损坏有多严重,而是希望柯铭峰根据自己及亲戚的记忆,“造”一张照片。

柯铭峰于林震将军的「照片」内加入后人保存的剑,令造型更神似。

“相中人叫林震,是民国元年陆军中将,曾参与辛亥革命。其子林士谔是中国航空仪表技术和陀螺惯导学科奠基人,为航空教育家,其提出的‘林士谔法’被国际数学界广泛应用。林震的孙儿林德伟就是那位多次来找我商谈修改方案的老先生,他家中仅有的林震旧相片遗失了,只能根据小时候的记忆,以及亲戚的印象、文字记载和后人的特征作为参考,修整出一张民国风格的照片,成为林震唯一的‘独照’。”

那位老先生“修复”照片的目的,是想给后人认识这位将军先辈,令家族后代更了解祖上。老先生后来告知柯铭峰,“照片”已被海内外多家博物馆收藏,令柯铭峰更有成功感。对于后人而言,特别是那位老先生,这张“照片”不仅令他可时刻缅怀亲人,更让他找到一种心灵上的慰藉。

保存照片有办法

长满霉斑 、褪色及破损严重的照片(左),柯铭峰也能修好(右)。

旧相片记录了珍贵回忆,上一辈的人一生留下的影像不多,甚至仅存唯一,后人即使将照片视如宝贝,但岁月无情,加上保存不当,照片褪色、破烂实在难以避免。柯铭峰表示,一张黑白照的寿命大约100年,现时的彩色照片因为用机器冲晒,寿命比起人手冲晒的黑白照更短,即使不受潮、不暴晒,时间久了也会自然褪色。

如何能延续相片寿命?“照片要放相簿内,千万不要放银包,那会令其受摩擦,很容易损坏。只要不受潮,有机会保存数十年。现在是数码时代,可以利用高清扫描机将硬照上传到电脑保存,不过要留多几个备份,以免电脑坏了遗失所有照片。若发现照片开始出现小问题,可尽早找人修复,拖着不管,到想修复时难度只会更大,费用会更高。如果连照片修复师也没办法时,也许就只能留下遗憾了。”

(原题《修旧相 补回忆,他可以让人穿越时空……》)

本文来源:深圳特区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