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自研芯片与操作系统,华米科技能否走好独立之路?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 07-1509:54界面新闻官方帐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记者|于浩

继推出自有品牌之后,不满足于小米生态链的华米仍在求新求变。

2018年、2019年,华米相继发布了其自研的可穿戴设备芯片——黄山1号与黄山2号。在近期Next Beat 2021大会上,华米再次发布同系列新一代芯片——黄山2S。

与此前的黄山系列相同,黄山2S同样采用双核RISC-V架构。据华米方面介绍,其大核集成了FPU,支持浮点运算,运算效能较黄山2号提高18%;小核运行功耗较黄山2号降低56%,休眠功耗降低93%,可24小时处理相关传感器。黄山2S还集成了一颗2.5DGPU,图像处理效率较黄山2号提升67%。此外,该芯片所搭载的卷积神经网络加速处理单元,可以加速识别疾病类型,其识别房颤的速度是纯软件计算的26倍。

在大会上,华米联合创始人赵亚军介绍道,黄山2S芯片已于今年三月份流片完成,并将应用于第三代Amazfit智能手表中。

与大多数指令集相比,RISC-V架构具备开源、架构简单、便于移植相关系统的特点。连续三代芯片均采用RISC-V架构,体现出华米构建生态的野心。与这一野心相照应,此次大会上,华米还发布了同为自研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Zepp OS。

与黄山芯片系列类似,轻盈、低功耗、开放成为Zepp OS的特点。据华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全球创新中心轮值总裁范美辉介绍,Zepp OS系统包仅55MB,约为苹果watch OS的1/28,在确保系统轻盈、提升续航能力的同时,Zepp OS系统也保持了操作流畅,内部多数界面帧率可超过60fps。

同时,Zepp OS上还配置有手表JS小程序框架——Zeus Mini-Program Framework,方便开发者以较低门槛开发手表小程序,后续还将开放同样易用的图形化开发环境用于表盘设计等。

健康定位成关键

回顾过去华米发布的可穿戴设备与算法,健康与运动成为其主打的产品特性。在华为、小米等背靠手机智能终端的可穿戴设备厂商的竞争中,这一点也被华米视作用户体验方面的竞争发力点。

硬件层面,除运动手环、手表之外,华米还曾推出跑步机、跑步鞋等相关周边产品,实时监测用户的健康数据。算法层面,华米此前也曾推出其自研的运动引擎、个人健康评估系统、心率引擎、血氧引擎、睡眠引擎。

此次大会上,健康也成为关键词。除黄山2S与Zepp OS之外,华米还发布了自研的PumpBeats血压监测引擎。据华米科技算法技术副总裁、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汪孔桥所说,该引擎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实验,包含27例高血压病例,共分析了354条数据,预计将会在今年第四季度正式面世。

硬件层面,华米向外展示了其投资团队在便携式MRI技术上的阶段研发成果。与传统核磁共振设备相比,高度仅1.5米、重量小于0.8吨的便携式MRI设备继续秉持了与可穿戴设备类似的轻盈特点。据了解,这一样机为华米所投资的中国独立团队所研发,成本为一百万元左右。

回顾华米近几年的对外投资,除芯片向的RISC-V商业处理器IP供应商SiFive、芯片公司诺领科技、GreenWaves Technologies之外,以Hyperfine和Promaxo为代表的医疗健康领域、以多运动传感器公司Zepp、阿迪达斯集团旗下Physical Enterprises Inc (PEI)为代表的运动领域也成为华米关注的投资重点。

对于可穿戴设备起家的华米而言,通过健康与运动来提升产品力的逻辑很好理解。但随着功能的迭代与监测范围的扩大,当智能设备逐渐向医疗器械方向靠近,就必然需要面临监管难题。

对医疗器械的安全性、有效性的监管是一个方面。其次,《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中规定,如果医疗器械的设计、原材料、生产工艺、适用范围、使用方法等发生足以影响安全有效性的实质性变化,注册人应当向原注册部门申请办理变更注册手续。

这对于更新换代频率极高的可穿戴设备而言,无疑是一大限制。在专访中,华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黄汪也表示,关于医疗方面的医疗器械准入的法律法规还没有与技术的发展完成适配。出于这一考虑,华米只能制作专门的型号以搭配心率不齐、房颤的监测功能。

独立与开放战略

自华米推出自有品牌,华米“去小米化”的市场观点便频繁出现。从财报数据来看,小米生态产品在华米的总营收内占比也确实呈现下降趋势。

2021年一季度华米财报显示,受季节因素和小米手环迭代过渡期的影响,小米生态产品出货量同比减少34.3%,而自主品牌出货量则提高111.1%。

但这一产品结构的调整并未让华米在营收数据层面加分。2021年第一季度华米总营收11.47亿元,去年同期营收为10.88亿元,同比增长率仅为5.4%,为公开财报数据的最低点。一季度毛利率为22.5%,与2020年保持同一水平;经调整后一季度仍亏损2900万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550万元。

在专访中,黄汪告诉界面新闻,与提高净利润相比,将费用投入研发对现阶段的华米意义更大,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高毛利的前提下。在毛利润持平的情况下,相较于去年,华米2021年一季度的研发费用与营销费用确实有大幅增长。一季度财报中,研发费用同比增长28.7%,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增长65.5%,这也是拉低华米净利润的一大原因。

而小米生态链一贯的性价比原则决定了毛利率必然存在上限。这一限制与华米“保持高毛利以支持研发”的战略存在着矛盾。这或许也是华米着力自有品牌、加大可穿戴设备之外的系列产品研发的原因。

除建设自有品牌之外,通过开放软硬件能力以搭建生态是华米的又一着力点。

1月5日,华米科技宣布以9.5968亿元人民币现金对价收购亿通科技29.99%的已发行股份,黄汪成为亿通科技实控人。此次大会上,黄汪则透露,华米已将自研芯片与操作系统授权给亿通科技,亿通科技将基于此做更多IOT领域的尝试。

这一开放并非面向所有第三方竞争对手。黄汪告诉界面新闻,软硬件的开放将面向如智能门锁等相对简单的应用场景。华米希望以此构建生态,当门锁与华米设备使用同一个操作系统、蓝牙联通甚至云端联通时,生态自然而然就会建立。

黄汪强调,“可能这是一个很漫长的目标,但从长期来看这就是我们的规划。”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