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贪污7000万的背后

中国新闻周刊

发布时间: 07-1208:50《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95后”贪污7000万的背后

本刊记者/周群峰

发于2021.7.12总第1003期《中国新闻周刊》

近日,在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的一场司法拍卖中,一张起拍价80元的游戏卡牌被炒至8700余万元,拍卖随即被法院叫停。该卡牌的原主人是一位叫张雨杰的“95后”。

张雨杰供职于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交易管理科时,贪污近7000万元。该卡牌被炒至天价又流拍的原因,以及其贪污之路都备受关注。《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多份司法文书中,张雨杰本人及其多名前同事的证言显示,张雨杰19岁即到该单位任职,24岁时辞职,次年被刑拘,2020年底被判处无期徒刑。

近年来,多地出现90后贪腐案例。一位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他亲手查办的和了解的一些真实案例看,一些年轻公职人员贪腐的背后,往往涉及网络赌博、挪用公款、网络游戏等问题。“他们涉世未深、超前消费、爱慕虚荣的特点比较鲜明”。

贪污买房人缴纳的托管资金

6月21日16时,在阿里拍卖平台,滁州中院开始对一张游戏卡进行司法竞拍。这张名为“游戏王青眼白龙金卡”的卡牌起拍价为80元,保证金为100元,加价幅度为1元/次。上线后,不到5分钟,就引来上万人次围观。16时32分,竞买人“Y8745”将其加价至8732.6098万元后,拍卖被滁州中院紧急叫停,理由是“拍品与实际竞拍价格严重不符,可能存在恶意炒作与竞价行为”。

7月5日,《中国新闻周刊》在阿里拍卖平台上发现,拍卖状态为“已中止”,报名总人数为18104人,围观次数约为260万。

“青眼白龙”是日本漫画《游戏王》中的经典卡牌。此次拍卖的卡牌是2019年KONAMI官方发行的20周年纪念版纯金卡牌,用料为约11g的24K金。根据近期日本拍卖网站的成交价格来看,市值估价在20万元到30万元人民币。

(网页截图)被叫停拍卖的“游戏王青眼龙金卡”。

滁州中院只给出80元的起拍价,与该卡牌缺少配套证件有关。在拍卖平台上,该卡牌被镶嵌在一个黑色相框内,滁州中院在文字说明中特意提醒竞拍者“该卡使用年限不明,长久未使用,也没有任何配件及说明书,品牌真伪不详,仅供参考”。

该卡的原主人为张雨杰,生于1995年3月23日,安徽省滁州市人。相关司法文书显示, 2014年6月24日,19岁的张雨杰与滁州市劳务合作中心签订聘用及劳动合同,一周后被派遣到滁州市房地产交易监理处工作。2015年3月5日,该监理处更名为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受滁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地产管理局委托办理不动产登记服务和不动产登记管理信息。

张雨杰在该单位担任“存量房资金托管”工作人员。张雨杰在证言中表示,他主要负责办理存量房资金托管业务,具体有接收并审核材料、进入存量房托管系统录入信息、收取购房款、开具存量房资金托管凭证和支取凭证等。

2019年4月,张雨杰辞职,2020年2月27日,被抓获归案。同年11月16日,被滁州中院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滁州中院认为:其在岗工作期间,通过伪造收款事实等方式,直接侵吞公款6993.25万元,用于其消费挥霍和支付买房的费用。

张雨杰所侵吞的上述款项中,绝大部分为买房人缴纳的托管资金。公诉机关查明,2016年至2019年4月期间,他虚构信用卡需要套现的理由,通过与购房人和房产中介公司人员协商,让购房人将本应缴纳到滁州市某银行账户的托管资金转账到其个人和其时任女友谭某某的银行账户,或者让购房人直接将现金交给其本人,在向购房人开具托管凭证后不入账,直接将上述钱款据为己有。房屋交易完成后,根据张雨杰开具的资金托管凭证,从单位账户向卖房人支付相关款项,经审计查明,张雨杰共侵吞399户买房人缴纳的托管资金6288.75万元。

此外法院还查明,2019年1月,张雨杰以其时任女友周某某的名义,从范某某名下购得位于滁州市置业花苑小区的房屋一套,在未缴纳购房款的情况下,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根据张雨杰开具的虚假托管凭证,向范某某支付260万元的购房款。一个月后,他又以类似手段侵吞托管资金390万元。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期间,张雨杰利用职务之便,在收取存量房交易托管资金后,以重复打印的POS机收款凭证入账托管资金账目,实际不将资金缴入单位账户的方式,侵吞托管资金54.5万元。

一位与张雨杰前领导相熟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雨杰落网后,非常配合调查。但是其追求享受,挥霍无度,其房产被查封时,家中只有一些金银饰品、手表、游戏手柄等等。判决书也显示,2020年2月27日,张雨杰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侵吞托管资金的事实,调查机关查封了其滁州的两套房产和深圳一套房产。“案发时法院除查封、扣押了部分款物外,大部分财物都无法挽回”。

专用章“谁需要时直接用就行”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目前,已有两位张雨杰的原领导因玩忽职守罪被查处:2021年4月1日,时任科室负责人孙涛,一审获刑三年六个月,其不服判决,已提起上述。2021年1月8日,时任副科长赵元被提起公诉。

孙涛的辩护律师陈传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孙涛曾在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档案室工作, 2016年到该中心交易管理科临时负责该科室。她刚履职不久就发现科室账目管理混乱,向中心主任周立凯汇报,要求设立科室专职会计,完善财务制度,但并未引起领导重视。

张艺生于1992年,涉案金额40余万元,2018年获刑一年六个月。

在《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张雨杰的证言中,他称,在该科室工作期间,存量房资金托管专用章都是放在资金托管窗口前台的抽屉里,谁需要用章时直接用就行,其开具资金托管凭证时可以直接用章。用章过程中没有相关用章审批手续,孙涛从没有就使用存量房资金托管专用章明确提出过任何要求。其在作案时,孙涛等人从未找其核对过资金托管系统数据,如果核对就一定会发现其贪污托管资金的事实。因为存量房资金托管系统中的账户余额是本应真实的数据,而被其贪污的托管资金没有存进银行账户,随着其作案(次数的增多),存量房资金托管系统中的账户余额越来越明显比银行账户余额多。

事实上,案发早有端倪。金非的证言称,其任中国银行城南支行行长期间,就存量房资金托管业务,与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有业务往来。2017年10月左右,孙涛与其联系,说资金托管系统账上显示的余额比银行账户多出来3000多万元,让其对一下。金非先找谈慧(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交易管理科会计)对手工账,发现会计账和银行账是相符的。又查看了资金托管系统,发现系统有一个期初余额3000多万元,其不知道具体原因。2017年底,吴晓丽(滁州市住房和建设局总工程师)召集其和陈斌(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副主任)、孙涛、赵元(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交易管理科副科长)、谈慧等人开会,要求对账,请银行配合中心。

陈传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关于上述3000多万元虚拟资金问题,当时滁州市住建局局长曾安排该局总工程师查清此事。后来,滁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某领导跟该局长汇报说,查过了没问题,致使此事不了了之。今年6月4日,孙涛案二审开庭,目前还没有宣判,二审时孙涛补充上诉意见的请求是“认罪从轻”。

警惕“微腐败”变成“大腐败”

张雨杰案并非个案,近年来,多个90后贪腐案例进入大众视野。他们普遍职务低,多人在工作一两年内,就走上了贪腐之路。多人在税务、社保、财政等资金密集单位工作,任财务、出纳等岗位。他们贪腐的背后,往往有满足玩网络游戏、进行网络赌博或购买奢侈品的目的。

从涉案金额上看,一些90后贪腐案例,更多只是“小贪”。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刑事判决书显示,生于1992年的罗覃柱曾任成都高新区国家税务局协税员。2016年4月至2017年4月期间,他违规帮助他人提高建材商贸等新企业首次批票的发票份数,违规帮助他人进行改卡审批等,共受贿27万余元。2017年,罗获刑三年。

王红梅生于1990年,涉案金额1500余万元,2018年获刑十二年。

不过,一些关键岗位上,也会出现“大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曾披露,四川省马尔康市人民医院原会计季某,参加工作仅两年就侵吞公款,至2019年案发时,27岁的她已贪污公款547.1万元。

还有多名被奢侈品撂倒的“90后”。浙江杭州余杭区市民中心余杭分中心不动产交易窗口原工作人员田琦浩生于1995年,仅在2019年1月到12月之间,就侵吞国家财产达595万元,用于奢侈消费、购买豪车和网游充值;1990年出生的北京市东城区某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原出纳员王雪侵吞、骗取公款多达720余万元,用于其个人奢侈消费,如一件6.4万元的衣服,一个超过20万元的包。2019年12月,王雪获刑12年。

中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年轻干部的腐败案例跟以往的贪腐案例存在差异性。过去多是以钱权交易为代表的传统型腐败,现在年轻干部更会熟练运用科技产品、智能工具等,因沉迷网游、网络打赏、网络赌博而导致腐败的案例时有发生。“很多年轻干部的腐败,有传统腐败与新型腐败两种形式相互交织的特点”。

毛昭晖称,年轻公职人员走上腐败道路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本身存在赌博、沉迷网游、爱奢侈品等恶癖,抵挡不住诱惑;有的努力工作一段时间后,认为提拔无望,就从对仕途的追求转变为对金钱的获取;有的还与工作单位的政治生态被破坏有关系,特别是他们看到单位中主要领导有腐败行为,却未被及时查处后,产生了潜在的心理影响。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报道,贵州省毕节市织金经济开发区财政局90后出纳王红梅,为博得男友欢心,从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先后50余次从单位公款账户划转了1500余万元到自己账户,用于购买彩票和个人消费。据王红梅交代,她犯错误有“反面榜样”,该“反面榜样”就是该局原局长谭建珐。谭多次从出纳处借走大量现金,年终再要求出纳虚列办公开支来冲平借款。有一次,谭建珐竟指使她去私刻一个居委会的公章。“那一刻我才知道公章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伪造,这为我后来做假票据时用假公章提供了‘借鉴’。” 王红梅说。

西部某省份一位县纪委监委负责案件调查的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些出现贪腐问题的年轻干部身上,涉世未深、超前消费、爱慕虚荣的特点比较鲜明。“被查后,他们都后悔不已,但为时已晚”。

田琦浩:生于1995年,涉案金额595万元,2020年3月被捕。

湖南省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会长王明高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每个年龄段都有一些腐败案例,从目前披露的一些案例看,还不能得出腐败低龄化的结论,但是对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的年轻干部的反腐教育和监管值得重视。

他认为,从相关案例看,他们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很多人都在乡镇、社区等基层单位工作,职位也不高,开始都是“微腐败”。现在市场经济发达,他们受到的外界诱惑比较多,还面临购房、婚育等需求,因此对物质追求比较高,一旦有了诱因,就容易腐败。应当对他们加强监管教育,否则,“微腐败”就会逐渐变成“大腐败”。

河南省焦作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原处长张南京已退休多年,他在职时就发现身边的一些年轻干部有腐败苗头,但没有被及时制止,有的还不断“带病”工作甚至“带病”提拔,落马时已腐败多年。

张南京称,谈年轻干部腐败是个沉痛的话题,他们中很多人都很有能力,因腐败早早断送了个人前途,令人痛惜。“我们单位曾经的一位有双学士学位的检察员,被判刑的时候才30多岁”。

面对不断出现的年轻干部腐败案例,张南京认为,要想遏制这种趋势的发展,必须下大功夫综合治理,否则就有可能影响到下一代,甚至再下一代。仅靠对80后、90后腐败干部的惩治还远远不够,治标不治本。00后也即将走上工作岗位,也应该加强相应的廉政教育。

王明高发现,长时间以来,很多地方对年轻干部培训沦为一种形式。还有些年轻干部本身对这类廉政教育不重视,甚至比较反感。应该加大对年轻干部的廉政教育力度,有的放矢,特别是加大对分管人财物的年轻干部的教育力度。还应该完善日常督查和监督机制,找出风险点,有针对性地进行风险防控。

毛昭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有些地方对年轻干部的选拔和考核,过于注重学历和工作业绩,而忽视对他们心理状态的关注。今后还应对他们加强监督和关心,一旦发现腐败苗头就应及时处理、立即纠正。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