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前一天唯一亲人去世 他含泪火化后进考场,考上二本线婉拒捐助打工挣学费

红星新闻

发布时间: 07-0721:10成都商报社

19岁的陈亮是四川绵阳市安州区秀水镇人,自幼丧母,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然而,在高考前夕,他再次遭受人生的不幸——6月5日,年迈的父亲因病去世。

悲痛中的陈亮,将父亲遗体火化之后忍痛走进考场,顺利完成考试。6月22日,高考成绩出炉,他没有辜负父亲最后的期望,分数过了二本线,成为一名准大学生。

如今,陈亮一边打暑期工,一边等候大学的录取通知书。7月7日上午,绵阳安州区蝴蝶谷一家度假民宿内,陈亮正在擦桌子、切菜、帮忙做柴火鸡……他的手机里,不断有陌生来电,空闲时他就接听,然后婉拒来电者的资助;他的微信上,也有数十人申请添加他为好友,几乎都是想资助他读书的,但他都没有通过对方的申请……

面对红星新闻记者,陈亮回忆起父亲的最后时光,眼泪止不住掉下来。他说,“感谢所有好心人,但我想靠自己的双手和劳动,去挣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我也会努力回报社会……”看着一条条信息和一个个未接来电,陈亮的眼神坚定。

↑陈亮暑期在民宿打工,正在削菜

他的高考——

高考前一天火化父亲

他忍痛参考,成绩过了二本线

6月5日,高考前最后一次放假,陈亮赶回家中,带着躺在床上的父亲到医院输营养液。他一直在祈祷,父亲能挺过这一关,看到他走进大学校门。然而,这一切都成了奢望。

面对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陈亮回忆起父亲的最后时光,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但他一直告诉记者,自己很坚强。

陈亮说,他的父亲今年65岁,年初父亲一直感觉胃不舒服,难以吃下东西,但为了节约钱,不愿到医院检查。3月1日,在他的坚持下,终于带父亲到医院,但是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让他久久回不了神。父亲看见他的表情追问了好几次,他才把报告给了父亲。

“食道癌,但父亲的表情只在一瞬间的凝重后,眉头就舒展开来,安慰我说‘没得事,我能坚持,你自己好好准备高考’。”当时,他含泪要求父亲住院,但遭到父亲拒绝,“虽然父亲说没事,但我知道他是为了节约钱,也是不想让我分心备考。”

从此,每个周末,陈亮都会第一时间赶回家中,带父亲到医院输液。每个星期,他也会不定时请一次假,回家看看父亲,照顾一下他的生活。“因为不太吃得下食物,父亲逐渐消瘦,到后面瘦骨嶙峋。我在学校里,心中无时不在地牵挂着父亲,担心突然就见不到他了。”陈亮说。

6月5日上午,陈亮搀扶着输完液的父亲准备回家,父亲突然倒下,虽经医生全力抢救,仍没能发生奇迹。当天,陈亮强忍悲痛将父亲遗体火化。第二天,6月6日一早,他回到学校参加“出征仪式”,参加了高考。当考试一结束,他又回到家中处理父亲的后事。

6月22日,高考成绩出炉,陈亮的考分刚刚过了二本线(理科),他将这一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班主任曾洪军老师,两人在电话中都流下了眼泪。

“按平时的成绩,我可以冲击一本线。而这次,我原本以为只能上专科线,看到成绩的那一刻,我哭了,也在心中默默告诉了父亲。”陈亮低声说道。

他的亲人——

哥哥、母亲先后去世

父亲是他唯一,四处打零工养育他

65岁的父亲是陈亮唯一的亲人,父子俩一直相依为命。看着空荡荡的家,陈亮悲从中来,父子俩过去的一幕幕又在脑中回放。

实际上,陈亮原本有一个哥哥,但哥哥10岁时意外死亡,父母才生育了他。然而,在他1岁多时,母亲因病去世。“后来我听父亲说,爷爷奶奶也带过我一段时间,但在我还没有记忆时,他们就去世了。”陈亮说,父亲为了照顾他,只能在附近打零工,父子俩一直没有分开过。“我现在仍记得,小时候父亲帮人养猪,老板娘开了一所幼儿园,我就在这个幼儿园读书。”

小学阶段,陈亮在村小读书,早上父亲做好早饭后就外出打零工,中午他就在学校吃饭,晚上回家等候父亲。有时,父亲回家晚,他就照顾家里的鸡鸭鹅等牲口,然后将父亲早上做的菜热一热当晚饭。父亲回家后,他会懂事地跑到厨房给父亲热饭菜。

虽然生活艰辛,但父亲一直教育陈亮要好好学习,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初中和高中时,陈亮在秀水镇上念书,开始住校生活。但父亲仍然没有远离,在当地打零工养家。周末时,陈亮就回到家中打扫卫生,给父亲洗衣做饭,还要喂家中养的牲口。在邻居们的眼中,陈亮从小就懂事,俨然一个“小大人”。

高考成绩出炉后,班主任曾洪军老师曾专门对陈亮一对一辅导填志愿。7月7日,陈亮给红星新闻记者看了他所填的志愿,第一志愿是一所医学院。

↑陈亮和父亲的合影

他的生活——

一边打工一边等录取通知书

婉拒好心人捐助,声称靠自己能完成学业

6月18日,陈亮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来到绵阳市安州区蝴蝶谷翎谷濯缨度假民宿打暑期工。

7月7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在这家民宿见到了陈亮,他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一头短发显得很精干。此时,他正围着围裙,洗菜、切菜、擦桌子,还帮顾客做着柴火鸡,只要是他能做的,腿脚都跑得很快。

↑陈亮打暑期工

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陈亮的电话响了多次,全是陌生号码。空隙,陈亮接听了一个电话,对方表示想对他进行资助,但陈亮婉言谢绝了。而他的手机微信上,也有数十人申请添加好友,不少人留言表示要资助他,但他都没有接受。

“小陈,你可以接受好心人的捐助,这样你读大学就不用为学费发愁了。只要你以后有出息,能记住好心人的帮助,好好回报社会,好心人就会满足了。”同在民宿打工的人,都劝说陈亮可以适当接受资助。

但是,陈亮仍然婉言谢绝。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近段时间以来,愿意资助他的人太多了,有的是直接发微信,几百元上千元,有的还表示在他读大学期间,资助每个月的生活费。“我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我懂得,只要靠自己的双手和劳动,就能满足生活需求我非常感谢所有好心人,但我现在可以打暑期工,上大学时可以助学贷款、挣奖学金以及勤工俭学,我相信我能通过我自己完成大学学业。”他说。

绵阳市安州区蝴蝶谷翎谷濯缨度假民宿运营总监肖兴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原本他们的工人是做一天算一天工资,不过她会给陈亮保底每月1800元,而且陈亮读大学放寒暑假时,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来打工。

现在,陈亮一边打着暑期工,一边等候录取通知书。他表示,无论被哪所学校录取,他都会努力学习,以最好的成绩毕业,回报社会。

↑陈亮打暑期工的地方

当地扶助——

每月至少有1000元政策兜底资金

若被大学录取,将为其争取助学贷款等

面对好心人的资助,陈亮一直在婉拒,但也有好心人士通过学校对他进行捐助。7月7日中午,一名未透露姓名的浙江爱心人士,通过陈亮所在高中的学校账户,捐了10000元,以帮助陈亮完成大学学业。

陈亮的班主任曾洪军老师介绍,因陈亮家庭贫困,高中三年的学杂费,学校都给予了减免。陈亮父亲患病后,他曾提议让学校组织学生为其募捐,但被陈亮拒绝。高考后,班上的同学组建了一个群,在陈亮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其进行了捐款。

7月7日,绵阳市安州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陈亮以前一直是低保户,其父去世后他也将继续享受低保,每月有400元,然后按照安州区困难群众每年一次性救助3000元,再加上增加两次临时救助,可以让陈亮每月至少有1000元的政策兜底资金。

安州区教体局工作人员表示,如果陈亮被大学录取,将为其争取助学贷款和助学金,帮助他顺利完成学业。安州区学生资助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如果陈亮被大学录取,他们将为陈亮办理生源地贷款,一年最高可以贷8000元;另一方面可以为他申请金秋助学,可以资助两千至三千元。同时他们有社会资助资金,也计划为陈亮申请。

红星新闻记者 汤小均 摄影报道

编辑 于曼歌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举报/反馈